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顾晚风丝毫不理会这家伙自顾自的表演,只是伸着手道:“快点拿来!”

“不给!”

“你给不给?”

“不给!”

“这可是你说的,非逼我出……”

“给给给,都给你!”

司徒空一脸气愤,却还是果断将自己的钱囊递给了顾晚风,冷哼道:“我所有钱都在这里了,全身家当!”

顾晚风看了看钱囊,居然空空荡荡没有多少银两,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司徒空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立刻说道:“虽然我现在身上没多少钱,但我很快就有钱了!”

顾晚风摇了摇头,依旧没有搭理他,虽然钱不是很多,但也不算少了。

于是他转头看向一旁始终低着头的店小二,把钱囊递出说道:“今天的事情不要说出去,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知道吗?”

店小二没敢收下钱囊,但却是连连点头道:“少侠放心,我今天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人都没见过!希望少侠能饶小的一命,我上有老下有小……”

顾晚风直接出声打断他,沉声说道:“把钱收下。收了我的钱,你就知道该闭嘴,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我知道死人的嘴是最严的,可我不想滥杀无辜,所以你只要乖乖听话,什么事都没有,否则就别怪我剑下无情。”

说着突然寒光一闪,他身旁的那扇木门瞬间断裂,轰然倒塌。

而顾晚风却如同无事人一般,似乎连剑都未曾拔过。

店小二被吓得直接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眼泪都流了出来,凄惨的说道:“小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钱我收!少侠饶我一命……饶我一命吧!”

顾晚风冷哼一声,随后将钱囊丢在了地上。一言不发,如同一个冷酷的剑客转身离开。

在一旁的司徒空人都看傻了,难道这才是他的真实面目?难道之前那副青涩少年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

怎么感觉这家伙装酷倒是有一套啊!

而且刚才那一剑有点帅啊,连他都没能看清楚刚才那一剑。

只是看见顾晚风的手放在剑柄上,随后寒芒一闪,就什么都没有了。

好快的剑……

于是他没去管地上瑟瑟发抖的店小二,也没去管自己的钱囊,朝着顾晚风追了过去。

今晚司徒空倒是有点郁闷,好像全过程要么就是顾晚风追着他跑,要么就是他追着顾晚风跑,真是一刻都不能闲。

追上前面的顾晚风之后,司徒空才开口说道:“我说你倒是挺有一套啊?连哄带骗,给一大棒再给个红枣,厉害啊。”

顾晚风叹气道:“有什么办法?我只是不想这件事让其他人知道了,若是被有心人知道我对天寒玉魄有想法,那我才危险。”

司徒空笑道:“看来你这家伙还不傻啊,看事情倒也算看的清楚。”

顾晚风瞪了他一眼,有些气愤道:“要不是你,怎么能出事?还在这说什么风凉话。我就问你,你之前说的话做不做真?”

司徒空想都不想,果断说道:“那是当然,我司徒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件事,我帮你!有我这个将来的盗圣帮你,什么天寒玉魄都不在话下。就是什么玉清广陵天丹、太易紫玉宝丹我都能给你顺来!区区天寒玉魄又算得了什么,小菜一碟。”

顾晚风顿了顿,看着他咧嘴笑道:“既然你这么厉害,你就把那个什么太易紫玉宝丹给我,我相信拿这个东西去换人罗刹堂应该也愿意。不,应该是肯定愿意!”

虽然顾晚风不知道这个什么太易紫玉宝丹到底是什么,但光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很有可能是道家炼制的一些丹药,反正不简单很稀有就对了。

司徒空被顾晚风这样一说,顿时如鲠在喉,很多还想继续吹下去的东西都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难受的不得了。

他说的这些丹药名字当然不是随便胡诌的,都是门派里所记录的一些很宝贵的资料。

传说这些丹药,吃了就能一步登天!

当然这所谓的登天并非是破开天门,而是能够直接从一个普通人迈入先天境界。

不过这些东西早就成了传说了,现在哪有人能够炼制出这种丹药。要不然以朝廷的德行,早就把东西抢到手了。

看司徒空一副便秘的模样,顾晚风才心情略微好了些许,说道:“走吧,这个罗刹堂我不会放过他们的。但一切都要等待我朋友相安无事之后才行,我不想杀人,有些人还真把我当成软柿子捏了?果然师父说的没错,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司徒空闻言顿时赞同道:“就是,做人不能太善良了,不然谁都敢欺负到头上来。你有这个觉悟,为师很欣慰。”

‘砰’!

他话音刚落,身后的一扇门就应声而破,一个人影轰的飞了过去。

顾晚风收回左腿,不屑的笑道:“你就还想做我的师父?再等等吧。”

说完他便直接纵身离开了明月客栈,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应该很多人都会被这个声音吵醒,再不跑就要赔钱了……他可没钱。

司徒空骂骂咧咧的站起身来,看着顾晚风是离开的背影有些疑惑,这家伙怎么感觉有点不一样了呢。

可司徒空的感觉并不深刻,毕竟他和顾晚风又没认识多久,而且好像认识也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开头。

只是他觉得这家伙应该不会动手才对,他刚才为什么突然给自己一脚?不就稍微开了个玩笑么……

晃了晃脑袋,司徒空已经听见周围有人被吵醒,似乎想往他这里走来,连忙从窗口跳了出去。

他现在也是穷光蛋一个,身上一文钱都没有,这要是让他赔钱可不得了。

那家伙跑这么快,是不是也因为这个?

司徒空边想边朝着顾晚风追了过去,奶奶的今天一晚上就追这家伙了。

他要是个美女还好说,可偏偏是个大老爷们……真烦人。

顾晚风可不管这个司徒空,他此刻心里其实焦虑的很,但始终都是隐藏着没有表露出来。

万事藏于心不表于情。哪怕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对他打击很大,刘杜鹃被人抓走让他很是懊恼,但他不能够表现出来,因为表现出来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还会被人笑话。

他不知道此刻有没有人在暗中盯着他,所以他需要表示的很平淡,越平淡越好。

都说咬人的狗不叫,顾晚风觉得他或许可以学习一下。

因为他现在很想杀人,很想杀了罗刹堂的那群混蛋。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