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易阅读 >  我的地下城与魔物 >   196

这群不惧攻击能力的幽魂地窟最低级的魔物,在他们的冲杀下,逃跑,这个洞穴除来时的石道,只有一条石道相通。

看着满地的尸体,凡尔从克夫手中接过幽魂地窟的地图,他在确定自己三人的位置,与科嘉失去了联系,聪明的凡尔立时知道来时的路是不能通行的了,既然不能往回走,那么他们就要选择新的道路,去与同伴会合。

他很快在地图上面找到了自己所在的位置,手指移动,去查看接下来要走的道路。

走出这个洞穴,石道相连的是一个分岔口,有三条道路选择,左右两边的道路,曲折,成弧度型通往幽魂地窟深处,虽然两条道路最终都能到达他们全部人最后一起走过的洞穴,可是需要蛮久的时间才能走到,而且人数不过三人,走太远的路程,恐怕会有危险。

凡尔把目光锁定地图分岔口中间的石道,这条石道连接着一个洞穴,洞穴再有左右两条石道选择,左边是通往幽魂二层的去处,右边的石道尽头相连的洞穴,有条路能够通往同伴那里,而且是目前看来最节省时间的路程。

凡尔仔细思想,他在猜测科嘉的心思,虽然科嘉对突来的情况应变不如自己,但是他也绝对是一个聪明的人,唯一的缺点是有时不够心狠。

凡尔把科嘉过往的行事风格回想了一遍,对杜拉和克夫说道:“这个洞穴走出去,中途会有分岔口,两条需要绕远路才能到达科嘉他们那里,中间一条是最近的,我想科嘉也不会在原地逗留,会来找我们,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发生,我们应该会在这里与他们相遇的机会最大,希望中途不要出现我们暂时不能对付的魔物阻拦,不然错过与他们相遇,会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凡尔的指尖落在地图上,指住的洞穴,正是科嘉现在要去的洞穴,没有多休息,他们匆匆吃过食物,凡尔、杜拉、克夫三人上路,为保存魔宠的体力,杜拉和克夫都将魔宠召回,独留凡尔的百战雄狮在前为他们开路,只剩下三人的他们,克夫在中间,杜拉殿后,凡尔在百战雄狮后,一行人不缓不慢的沿着石道前行,凡尔在观察石壁与地面结起的冰层的厚度,不管怎样,这些环境的变化,总能告诉他们一些潜在的危险。

“这里离二层的入口偏近,可能潜伏者着不少贪婪的猎魔师,我们要多加小心。”凡尔提醒同伴,越是这种接近重要位置的地段,越充满着危险。

当走出身处的洞穴,石道走了几百步远,他们看见了分岔口,三条道路,他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中间的一条,这条石道宽敞,能够容许三人一起走,不显拥挤,但是石壁与地面结起的寒冰却明显的变得厚实。

凡尔将龙骨牙剑举在胸前,眼睛微眯,这样能够集中精神,同时他的耳朵仔细倾听周遭的动静,出声提醒同伴,“这里的冰层在变厚,我们小心幽魂之口,它们会藏于寒冰中,能够感受生命的气息,在我们经过时,破冰发起袭击。”

凡尔刚说完,克夫就叫住了他们,示意他们去看前边,凡尔早就发现了那一团漆黑的东西藏身在前边的岩壁寒冰中,借助弥漫的冷气,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不能轻易发现它的存在。

“是幽魂之口。”克夫为保险起见,施展了一次天赋,神使天赋的3级【测心】,能够将魔物名称及类型、种族、皮表坚硬程度、天赋攻击免疫情况,与能力一起详解,克夫觉得同伴都应该熟知了这里的魔物,就简单的说道。

凡尔一个手势,百战雄狮最先冲出,他随同伴一起杀上去,刚踏出几步,凡尔立时发觉了不对劲处,与同伴彼此的默契,杜拉和克夫马上与他一起停止奔跑,一道水质的波纹从他们后方掠近,殿后的杜拉急忙将两把匕首交叠一起。阻挡住空气里挥落的锋利短剑,偷袭者的短剑与他的武器相碰,传来的阵阵力道,震得杜拉的手臂发麻,“好大的力气!”他下意识的说

偷袭者的出现,凡尔马上防备起周围,确定只有这一名偷袭者,他和同伴联手朝他发起攻击,凡尔不惊讶这人会独自一人来袭击他们三人,不少猎魔师喜欢独来独往,有时团队出没的猎魔师,彼此间常常会发生流血的事件,这是导致他们宁愿一个人冒险的原因,因为谁也不想身边有一个随时可能会趁你睡觉时将你暗杀的同伴存在。

偷袭者避开杜拉划过的两把匕首,似乎看出凡尔、杜拉、克夫三人中,克夫是最弱的,或者说他已经观察了很久。

偷袭者直接施展隐魂天赋的【闪烁】,瞬移至克夫身后,杜拉与克夫的位置有两米远,说明他的【闪烁】等级至少有2级,凡尔一边猜测他的天赋实力,一边惊呼,提醒同伴危险的临近。

偷袭者现出了身形,是一个双目阴沉的男人,穿着一件普通的长袍,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短剑割向克夫的喉咙,克夫早感受到危险,提前召唤魔宠,星辰马几乎是与男人同一时间出现,原以为这必杀的一击,星辰马却带着克夫诡异的躲过。

它的四蹄有七彩绚烂的颜色突然缭绕,四蹄贴住地面,硬是向旁快速的平行移动了半米,躲过了男人凌厉的刺杀。

凡尔来不及多想,举剑攻向男人,杜拉也已【闪烁】靠近,星辰马的突然出现,让男人略一惊讶,说道:“今天的收获不小,看来几天的等待,确实值得!”

他身影凭空消失,躲过凡尔和杜拉的夹攻,现身在几米外,将短剑收入剑鞘。

他的话暴露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他已经在他刚才的藏身除,一动不动多天的时间,才会让他所在的位置的环境看起来与周遭没有什么两样,凡尔让同伴靠后,这不是一名菜鸟猎魔师,光是他这忍耐的意志,已非寻常的猎魔师会拥有的。

男人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皮肤黝黑,留着络腮胡须,体格健壮如凡尔见过的血狼密境里的魔物,他全身除佩戴一把短剑再无其他的武器,他没有再展开攻势,而是静静的观察着凡尔、杜拉、克夫三人,百战雄狮回到了凡尔的身边,对着这偷袭的人高声的嘶吼。

“将你们的背包和这头魔宠留下,你们可以活着离开,毕竟我要保存一些体力,来应付其他的猎魔师,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杀死你们,我不需花费多大力气,这样的选择你们应该高兴,自己还有命能或者走出幽魂地窟。”男人考虑一番,说道,他的话语傲慢至极,惹的杜拉怒道:“你一个人想要连杀我们三人?”

凡尔却知道,眼前这人并没有说假话,隐魂天赋本就在前期要比其他天赋在战斗方面有优势,而一名领悟了高级别【闪烁】的隐魂天赋者如强大魔物,添上了翅膀一样,难对付。

“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考虑,我的耐心虽好,但时间有限,我还需要去寻找其他的猎物。”对于杜拉的愤怒,男人仿若没有看见,盯着凡尔说道。

“背包给你,魔宠我们带走。”凡尔回答,他不想再多浪费体力,必须要赶快和失散的科嘉会合,后边的道路同样充满着危险,如果能够避免这样的战斗最好。

“嘿,你难道听不懂我的话么?”这个双目阴沉的男人冷笑,“我现在改变了注意,你们谁也别想走!”

他的身影出现在凡尔身后,这一次他想要直接击杀队伍近战能力最强的凡尔,凡尔时刻在防备,见他消失的瞬间,没有丝毫的犹豫,纵身向前的同时转身,将剑翻转,男人的短剑刺中龙骨牙剑的剑身,贪婪的说道:“不错的剑,连它一起留下。”

说着,男人双目圆睁,落地后,凡尔连续倒退了四五步,表情痛苦,男人握着短剑硬是将他逼的连连后退,从对方的剑传来的阵阵大力,让凡尔苦不堪言,这不是由硬物与硬物相碰撞,对方施加的力量传来的简单重力,而是一种暗力的传递。

“炼气!”凡尔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人,他的气场等级,竟然已经是气场五阶段中的第三阶段,能够简单的控制气场的变化,这已经不是凡尔现在能够战胜的敌人,至少是在面对面的情况的下,哪怕是近身战斗也是必败无疑。

看着凡尔眼里流露的恐惧,男人放肆的大笑:“我早给你们选择,是你们自己不懂得珍惜。”

他的笑容在凡尔嘴角浮现出冷笑的时候凝固,“所以,才想让你对我们产生轻视。”

一头蝎子从冰土中钻出,迅速的离开男人的脚边,从脚部传来的麻痹感让男人的面色大变,这种感觉在迅速的侵占整个身体。

“是毒!”他咆哮道,疯狂的攻向凡尔,从旁偷袭的杜拉被他一脚踢中胸口,吐着血跌倒在地,一时半会无力再爬起来,克夫受到凡尔眼神的暗示,没有靠近。

男人已是强弩之末,苦苦的在支撑,每一秒流逝,来自魂之魔蝎的剧毒都在刺激着他的神经,击溃着他的意志,在他刺出了几剑后,猛的双膝跪地,绿色的线条从他露在袍子外的脖颈蔓延向脸部的皮肤,他痛苦的睁着眼睛,眼里的杀意在消退,“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别杀我!我不想死啊!放过我……”他乞求着凡尔,因为剧毒攻心,他的身子开始不自然的抽搐,带着绿色的鲜血从他嘴里流出。

凡尔的龙骨牙剑划过男人的喉咙,带走他的生命与忍受的痛苦,从克夫险些死在他的剑下开始,凡尔就没有再对他保有怜悯的心思,即便此刻男人哭着呼求饶恕,那悔恨的模样看起来有几分真切,也不能阻止凡尔杀人的决心。

带着撕裂防御效果的剑锋在男人脖颈上切开一道很深的口子,不过是一剑,近乎要将他的脖子划断,鲜血顿时从伤口喷洒而出,染红了龙骨牙剑苍白的剑身,凡尔轻轻的一甩剑,那血便从剑身飞离,一滴不留,他看着冷气弥漫的石道,叹息的说道:“不知道还会有多少贪婪的猎魔师在前方埋伏,希望科嘉他们不要有危险才好,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怎样,能不能应付得了突变的情况。”

杜拉由克夫搀扶着站起身,伸手抹去嘴角溢出的鲜血,男人刚才对他胸口的一脚,至今仍在隐隐的作痛,他愤怒的走近,一脚将男人的尸体踹倒,狠狠的踏住了他的脑袋,说道:“凡尔都亏有你,要不是你吸引走他的注意力,想出让魂之魔蝎偷袭的办法,我们可真没办法将他杀死,嘿嘿,个人的实力差距很大又怎么样,最终还不是被我们给杀了!以后在军方混出头,谁敢欺负我们,我们要他不能轻松的死去!”

杜拉再用力踩了几脚,蹲下身,在男人身上翻找起来,看他的那一把短剑不错,锋利且精致,便顺手拿来给自己用,除短剑,杜拉在男人身上搜出一个囊脏的小布袋,里面装着满满一袋的戒指、项链、耳环等首饰,看来这男人孤身冒险,杀死不少的猎魔师,由于重物不容易携带,就取了些能够随身携带的小东西,这些首饰全都染着血,特别是戒指,有不少是连着手指头一起斩下的,那血肉在腐烂,臭气颇重,说明时隔多天,亏他愿意将死人身体的一部分长久的带在身上。

这让杜拉更为的恼火,如果没有成功的杀死这男人,恐怕他们现在的下场会和这些首饰的主人一样,杜拉用匕首再给男人狠狠的补了几刀,才解恨的起身,用手掌拖着搜出来的布袋,跌量几下,笑道:“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几件会是带有效果的装备,回去让凯丁帮我们看看,虽然学习了如何辨别装备的品质,但我仍旧是分辨不出来装备的好与坏。”

“我也差不多,那些复杂的辨识过程,记忆起来可真麻烦,不过,如果认真的背诵,将入门的基础知识学会,分辨简单的装备倒也不难。”克夫接过杜拉递来的布袋,说道:“装备分为破损、普通、良好、精良、完美、神魔,六种,大部分具有特殊效果的装备,效果都是源自有特殊的宝石镶嵌,其次是制作的材料影响,另一些是由制造它们的制造者施加的巫术决定,你看这一枚戒指。”

克夫从布袋中翻出一枚染血的戒指,用袍子将表面的血迹擦拭干净,这是一枚土黄色的戒指,戒指上面镶嵌着一排细小的宝石,散发着淡淡色泽,一道明显的裂痕划过所有的宝石,那色泽在变得暗淡,克夫聚精会神的看着戒指,将戒指在眼前翻转几次,说道:“宝石是一种易碎的东西,它里面蕴含的能量也极容易流逝,一道小裂口,有时就会让一颗神奇的宝石失去任何附加的效果,而这一枚戒指的宝石全部破碎,所以这枚戒指不论怎样,都将是一件破损的装备,它具有的效果将大大的减弱甚至不复存在,装备破损的意思即是失去实用的价值,这枚戒指看起来已经不具有效果存在。”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