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易阅读 >  海蓝之夜 >   第220章 一枚弃子

当天晚上,当林若然把坏消息告诉林雅的时候,她哭了,哭得很伤心。

原以为自己的丈夫能够通过变卖裕隆参馆搏出一线生机,杀出一条血路来,没想到今天的裕达除了被踢出文韬集团失去继续承揽工程的机会外,还要面临破产清算的危局。

她后悔了,后悔把裕隆抵押出去,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坚持自己的观点而听从了丈夫了决定!否则,有那么好的一处餐馆在手,不管是对自己和丈夫,还是对刘裕后、张德仁、林若兮等人,那都是一种安慰,一种希望!

可是,它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了!

看来她太高看自己丈夫的能力了,她对他太自信,觉得他就是自己的一片天,可是,实践证明他不是,至少暂时的情况就是这样的。

她太喜欢裕隆那间餐馆了,每次经过它的门前,她都会驻足停留一会儿,它倾注了自己太多的心血和热情,以至于每当想到它,她的心就会痛。

原本打算在索非亚酒店干上几个月就能重回裕隆参馆的想法被无情浇灭,她感到失望和沮丧,所以她全然不顾丈夫的宽慰大声地哭泣,她要通过阵阵哭声宣泄心中的悔恨和不满。

林若然,你个人渣,你个骗子,你今生欠我一铺餐馆!不,两铺!!!

林若然通过刘锦城知道宝元进驻佳名花园进行分集水器更换维修是一天后的事情,这件事情是物业管理员刘师傅询问时告诉刘锦城的,原本他以为会是裕达的人进场,可是一问却是宝元的人。

王守则的动作真够快的,送走裕达请来宝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跟玩儿似的,让他再次对这个人的能力刮目相看。

他依然没有接到刘伟的电话,不过他相信刘伟已经知道宝元进场的事情,虽说过保后的维修工作由王守则全权负责,可是进场干活就需要合同或者协议做支撑,而这些文件的草拟和盖章离不开风控部的张宝玉,只要这个人知道了,那刘伟自然就知道了。

何况,他刘伟就住在佳名花园里!

可是他却未在第一时间接到刘伟的电话,看来对方所谓的边走边看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裕达公司和自己已经完全成为一枚弃子,被对方丢进了棋盒里……

这当然不是他想看到的事情,他不相信对方会这样做,不过眼前的事实再清晰不过了,不由得他不相信!

资金的持续短缺让张德仁不得不暂停已付工程款项目的进场需求,特别是管件、元器件、设备等,一是考虑偷窃问题,二是考虑材料设备老化问题。

一句话,他希望裕达能够东山再起,他要尽可能地保全更多的柴火!

现在的工程部已经着手减员工作,这项工作他交给了刘锦城,一个原则,安抚情绪,结清工资,办理劳保手续,不能让员工离开时再抱怨裕达什么。

如今的林若然能够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探视的日子终于来到了,张德仁需要应对讨债的人,脱不开身,林若然便独自一人见到了久违的刘裕后。

“老同学,你是有日子没有过来看我了,在忙什么呢?”

“我?在忙着把裕达公司搞破产了,呵呵……”

“……嗯,这是什么话?上次你嫂子过来,跟我说了一些关于佳名花园还有贵和花园的一些事情,快,快跟我说说,现在这两个项目情况怎么样了?”看得出来,刘裕后很着急。

“嗨……别提了,一切都完了。”林若然下着结论。

“……”刘裕后露出疑问而吃惊的表情。

“老同学,实在对不起,我的能力有限……我把裕达搞砸啦,目前的情况一团糟,公司正在辞退员工,做清算破产准备工作。”

“……”

“嗨……都是我不好,没有能力弄到更多的钱,没有能力支撑裕达继续运营,没有能力置之死地而后生!刘总,你责备我吧,打也好,骂也好,反正怎么舒服怎么来,只要你能解恨就行!”林若然心情很糟糕,一边说话一边自责。

“好了,老同学,快别这样说。你……你这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平复一下心情,嗯嗯,安静一会儿,然后跟我说说这么多天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不好?”刘裕后有些焦急,安慰着林若然。

“好吧,好吧,我说,我说。你知道吗,刚才的这些话压在我心头很久很久了,几乎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现在说出来,心里痛快多了,真的,我的错误我承担,我要向你,张总,还有锦城,若兮他们说声对不起,真的,我让你们失望了,很彻底的那种!”

“好,若然,我知道了,有错我们一起承担,我想不是单单你一个人的错误。好了,快说说吧,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刘裕后催促着。

“……这些天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具体情况是这样的……”于是林若然快速地海建集团撤离贵和花园,佳名花园上电视和宝元公司过保维修的事情说了一遍。

“哦……原来是这样的。”刘裕后闭上了眼睛。

“是啊,祸事来了挡都挡不住,一件接着一件,弄得我们措手不及啊!”

“若然,你说我是不是在一个错误的地方做出了一件错误的事情?”刘裕后环视了一下探视室,睁开了眼睛看着林若然。

“……”林若然马上领会了刘裕后的意思,可是他又能说什么,不能!

“都是贵和花园惹的祸!原本以为那块荒草之地是一块黄金宝地,现如今却成了埋葬你我埋葬裕达的一处坟地!若然,其实你哪里有错,所有的根源都在那块地上,所有的苦果都是我,刘裕后一手酿成的!”

“……”

“若然,知道吗?反思以前做过的决定,我也后悔过,可是我不甘心,总觉得凭借我们三人的力量能够撬动那两栋楼房,可是拿地拿地时我出了事,建设建设时我没出力,还几次三番说服你和德仁继续找钱继续投资……所有的这些,都是我做的,而现在看来我所做的就是一个错误!”

“……”

“你说,若然,我不就是一个笑话吗?!一个天大的笑话!”刘裕后的心情很不好,双手攥紧了拳头,低着头,不去看对面的林若然。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