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2002年,1月5日,农历冬月二十二,小寒。

李东文终于回到了通远。

通远公司正在筹划今年的公司年会,各部门正在进行年终总结。

李东文一回来,马上召集中高层干部开会,主要议题是如何发钱,李东文讲了一个大致原则,具体细则由通远公司自己制定。

“年终奖,按照惯例,每人发放两个月工资。不满一年的,发放一个月的工资。”

“优秀员工表彰,按照20的表彰比例,分成几个档次,一档五千块,二档三千块,三档一千块。”

“年货,按人头发放,按照两千元的标准,发放公司自有产品。”

“明年的工资,普遍上涨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五十,具体到每个人,谁调整多少,由各公司各部门自己考核。”

“中高层干部的奖金,公司给出一个总额,由何安江具体研究分配方案。奖金总额是员工总数乘以一千元。”

李东文发布的每一条奖励,都让在场的人为之亢奋。

尤其是领导干部的奖金,现在通远的员工总数已经超过了六万人,那么,这个奖金总额就超过了六千万!

六千万啊!何安江兴奋得有些头疼,这该怎么分呢?

此时的通远县,兴奋得有些头疼的人,不止何安江一个,还有通远县的两位县太爷,书记孟斌和县长谷春吉,他们正在为如何上报gdp数据而头疼。

他们兴奋的是,通远今年的gdp,妥妥地爆发式增长,头疼的也是这个问题,爆发得太猛烈了!

桃花仙公司的报表,已经交上来了,仅花生一项,就出产了10万吨。由于今天调整了出厂价,由10块钱调到了5块钱,产值倒是减少了,只有10个亿。

但是桃花仙公司已经没什么库存了,已经基本都卖完了,而县里各乡镇农户手里的花生,还没有卖出去,县里撒出去的推销队伍,按照5块一斤去外地招商,到现在也没有消息,这产值该怎么算呢?

好好的花生,你们今年为啥就降价了呢?害的我们县里一个劲地坐蜡。

桃花仙公司产值贡献最大的竟然是枸杞果!

亩产超过了八百斤,总产值超过了20个亿!

明年咱们县是不是也发展一下枸杞产业呢?谷县长心里又开始犯嘀咕了。

玉米竟然也卖了三个亿!

那都是没成熟的青棒子啊,这帮城里人难道就不知道吃点好的?

油菜籽和油菜饼,加起来产值也过亿了!

蚕蛹,卖了二点五个亿!

蚕丝,三千多吨蚕丝,怎么才卖二点二个亿?靠,才三十块一斤,卖给了自家吴州桃花仙纺织厂了!你这是左手倒右手?

山楂也能卖一个亿!县里之前怎么就没重视呢?

产值过亿的产业,谷县长都重点看了好几遍。

孟书记感兴趣的,却是那些个产值没过亿的。

蜂蜜,五千万!

榛子,三千万!

鸡和鸡蛋,三千万!

酒店收入,三千万!

水产,鱼鳖虾蟹鸭子鹅,一千五百万!

蘑菇,一千两百万!

桃花仙公司这些产值加起来,足有四十多个亿!

再看各个乡镇交上来的报表,也是大幅度上涨,尤其是参加春季种桃树的那几个乡,很是赚了不少。

这些乡镇再加上城区,上报的总数也超过了八个亿!

通远县去年上报的数字是十八点二个亿,今年该报多少合适呢?

孟斌和谷春吉还在发愁。

桃花仙公司的年终奖,李东文已经定下了调子,就让周道平形成文件,下发到全国各地,参照执行。

通远桃花仙各分公司的年会和表彰会,正在一个接一个地举行。

六万多员工,集中起来开会已经不太现实了,桃花仙酒店的大宴会厅,已经对年会进行排期了。

李东文只参加了通远公司的杰出员工表彰大会。六百多位杰出员工,虽然只有总数的百分之一,但这些人都是公司的骨干,是公司的精英阶层。

李东文亲自为每个人颁发了荣誉证书和奖金,这种事情,只有亲力亲为,才能让员工有荣誉感和自豪感。

桃花仙公司全国各地的年会,都向李东文发出了邀请,全部参加已经有些困难了,李东文计划先去徽城。同样是甘省,参加了通远的,不参加徽城的,好像不大合适。

李东文还没出发,就被孟斌和谷春吉联袂堵上了门。

“李老板,你们桃花仙的花生都卖完了,我们县里的花生还一斤也没卖出去,求您帮想想办法……”

“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就因为今年种植的多了,我们公司都是降价卖的,跟去年相比,我们亏了十个亿呢。”李东文不想搭理这个茬。

“你们公司专卖店多,渠道广,能不能帮着卖一些?”谷春吉还是不想放弃。

李东文“据我们公司了解,鲁省出产的花生比通远多得多,也没听说他们的花生滞销啊?你们还是先从自身找找原因。”

鲁省的花生,才卖一块多一斤,那能一样嘛?我们的花生……嗯?

谷春吉很想这么怼李东文一句,话到嘴边,有感觉好像哪里不对。

我们的花生比人家的好,咋就滞销了呢?好像是价格问题,人家卖的便宜。

但,真的是价格问题吗?

桃花仙公司的花生,比农户的还多,五块钱一斤也都能卖光,为什么我们也卖五块,就没人要呢?

这花生要是卖不出去,明年还怎么在全县推广?

岳州长还想着在全州推广呢,这事解决不好,那是给州长上眼药呢?还是拆州长的台?

谷春吉越想这事越严重。

孟斌看着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当然,他也看出了问题的关键,好像就是价格问题,如果农户也肯卖一块多钱一斤,大概早就卖光了。

他看了谷春吉一眼,然后对李东文说“李老板,我说一个假设,假设你们公司来收购县里的花生,你们愿意出多少钱?”

李东文对“假设”的事情,都不感兴趣,你都知道是“假”的了,还“设”个毛线啊?

“无论怎么假设,都不如用事实检验,我们公司是不会收购县里的花生的,价高价低都不合适。市场才是检验价格的唯一标准,我们今年就大幅降价了。你们可以多跑几个地方,也许能卖得比我们的还贵呢,这也说不定。”

李东文说到这里,见两位都不吭声了,就开始送客“我马上要去徽城,就不陪两位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