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辻栢杄是一个头脑清醒又简单的人,他的逻辑很直接,看到萧络的状态不对,就知道他陷入了幻象,而触发这件事的当然就是那个女孩。

萧络是永昼宿主,永昼这个东西,恰好辻栢杄还是有所了解的。

这石头喜欢储存宿主的记忆和周围人的极端情绪,然后根据宿主的经历,还有对永昼的把控程度,时不时地来上一段幻象,称作侵蚀表现。

“侵蚀是一直的,但侵蚀表现就要看宿主强度了,厉害的数年都不会有一次,弱一些的几天就能碰上一回。”祁成插话科普了一句,因为看着萧络的样子有些紧张。

萧络因为永昼只剩下了一半,而且还十分有可能正忙于自己的小打算,所以侵蚀表现目前来说,不算多。

“嗯,没事,抗疯这方面我有经验。”凌央让萧络放心,顺便示意辻栢杄继续说。

辻栢杄对自己的话被两人打断一点也不介意,还在等着他们越聊越远又七嘴八舌起来,自己就可以不开口了。

结果这群人倒是突然有了主次缓急,居然就扯了两句,回来了。

他只能继续往下讲,“你们是不是都忘了,上次抓的逃兵他们找洛晓是因为什么。”

“洛安邦的遗物。”祁成说完还故意看着凌央。

可惜凌央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恍然大悟道,“雷猪头说是上古神器,还说跟永昼一样厉害。”

没有人相信那些逃兵的描述,当然也就没放在心上,不过蒋迫还是皱了皱眉,“难不成洛晓身上的东西,跟永昼有关?”

祁成刚才就已经猜到辻栢杄的脑回路了,现在也得出了自己的解释,便总结道,“姑且当雷勒的话有三分可信,那么洛安邦留下来的东西,与永昼匹敌是不可能的,但或许跟永昼有关。”

辻栢杄确实就是这么想的,“这份有关,又可以理解为相连。”

“相连?”凌央依旧一头雾水。

“相通?”祁成换了一种说法,自己还没想到这一层,啧了一声。

“总之怎么就得出了那姑娘见过洛晓的结论?”陆霄又问了一遍,这是他搞不懂的地方,其他的什么永昼和洛安邦的遗物,暂时没有录入他的脑海。

凌央倒是终于想明白了,连忙解释了起来,以显得自己比陆霄聪明,“就是因为萧络不认识那个人,却被她召出了幻想,所以只有一个解释,永昼通过洛晓身上与之相通的物件认识了她。”

“嗯,永昼不是一块独立的石头,至少现在不是,所以只能通过人类去接触人类。”祁成接下话来,帮大家弄懂辻栢杄的思路。

陆霄歪着脖子瞅了一眼辻队长,“就是说,你从【永昼认识那姑娘】和【洛晓拥有与永昼相关的物品】这两条信息,结合得出了洛晓见过这姑娘?”

不是不能想通,而是完全想不到。

辻栢杄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一切显而易见,前提都摆在那里了,因为所以接一下,答案不就出来了吗?

祁成也承认,他某些方面不如自家队长敏锐,就好比萧络看到了异象,如果换他来推断,可能还会把中了幻术作为另一个可能。

他开口安慰了一下陆霄,“你可以简单理解为,直觉。”

这种直觉不一定总是对的,但绝对是最直接最快速的。相反,祁成和凌央顾虑都太多,会自己反驳自己,自己给自己列第二第三种可能,这样一来通往正解的路虽然出错率低,却异常的慢。

“那洛晓就更有必要找了。”蒋迫用手指敲了敲窗户的玻璃。听完萧络讲述的幻象后他就有些担心,这预知画面十分不妙,但不会是今天还没出现的新组合。

新组合投放量不大,不可能造成巨大损失。

暴瀑和八六一两只特殊小队就能挡下小半个正常投放,新组合自是不放在眼里。但萧络看的应该不是待会可能发生的事情,而是几天后一定会到来的正常投放。

他们若是没有预料错误,这一次异变会是以往的六倍投放量,而基地队员却还是那么几个。

这几日招的新兵确实很多,有关部门也拨了相应的人手来接受培训,但都绝对不可能马上投入实战。

凌央看得出来蒋迫嘴里提到了洛晓,心里却在想着更大的事情,但她只是比了个放心的手势,没有开口,现在不是讨论的时候。

“我们现在过去吧?”萧络知道了洛晓的行踪,自然又是那副着急得站不住的样子,还很有礼貌地补充了一句,“对不起,但是我很担心她。”

“不用道歉,也不用担心。”凌央宽慰他一句,“暴瀑小队你也认识,个别人不怎么讨人喜欢,但总的来说业务能力都过关的,而且”

“而且无论是李锡还是萧氏旁支,都不敢在公开场合杀人。”祁成指了指窗外。

“嗯嗯,所以放心,这两方暂时都只敢跟基地叫板捣乱,因为基地其实挺弱的。”凌央也懂这个道理。

暗中伤人自是无人知晓,但如果李锡或者萧家人在公开场合下重手,造成极大恐慌,惹的就不只是基地了,而是基地以外更高层次的部门。

无论是另外两方的哪一个要抓他们,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李锡和萧家人都聪明,自然不会惹上头。

“放什么心?人不死就万事大吉吗?绑架呢?或者她是个女孩子!”萧络急了,音量都加大了不少,还吓哭了在后面玩沙雕的小孩子。

“好好好,我们错了。”陆霄对付凌央早就有了经验,萧络自然也是一样的。那就是炸毛了就要捋顺,捋顺的方式便是无条件承认错误。

“对对对,给你找,保证今晚带回基地。”凌央对付自己也是老手了,当然知道急了是个什么心情。这种时候,想要什么给什么就对了。

蒋迫皱着眉头无视了他们,一直看着窗外的马戏表演。他看了一眼手表,转过来问,“表演早就开始了,为什么明明人很多,却一点也不热闹。”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