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暮色西沉,又是大好的黄昏。

张猛购买完灵符之后就离开了竹林,悠闲的走在回院落的小路上。

如今张猛在外门弟子当中也算是小有资产,这还得感谢马脸弟子送来的生死挑战令。不过当这些灵石用完之后,恐怕就要去做宗门任务赚取灵石了,每一个任务都没有投机取巧的可能,价格高的任务,危险系数也大,不然就是麻烦,费时间;简单的任务呢,价格也很低,而且那么多弟子在明宇殿天天守候,要接到一个令人满意的任务实在是——愁!

张猛不禁摇了摇头,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张猛便没有多想。

眼前是一片茂密的小树林,在新人弟子的院落区到处都是这样的小树林。夕阳下晚风轻轻的吹着,地上的落叶在打卷,发出轻轻的“沙沙”声。

张猛忽然停住了脚步——四周的气氛有一丝诡异的寂静。

张猛的感官比常人更为优秀些(血丹的原因),在这片小树林里,张猛听到一丝与大自然不和谐的声音!

“谁?”张猛冷冷扫视了周围一圈,却不见有任何动静。

莫非听错了?

张猛不敢肯定,遂装作漫不经心的走到了一颗树后面,掐了一个隐身术。

不一会儿一个蒙着面的人从树的后面跑了上来,张猛虽然没能看到他的长相,但是一看到他的眼睛就明了了,不正是位分了张猛二十五快下品灵石奖励的鹰眼弟子吗?

这位鹰眼弟子手里扣着一张灵符,也不知道是什么法术,但是随时而发的样子。他左右瞧了几下之后,没能找到张猛的身影,竟然骂了起来,“抢了我二十五颗灵石,操!老子三天前就突破了,实实在在是第一位突破炼气期的弟子!若不是不知道有这个奖励,哪里还有你的份!”

“跑得真快!要是被老子追上非宰了你不可!”

说着,鹰眼弟子恶狠狠地就向前追去。

张猛散了隐身术,一脸阴沉的走了出来。当时被分走了二十五灵石自己可是郁闷不已,但是事已如此也只能自认倒霉,并没有与他发生冲突,没想到这人的报复心这么重,还真当别人欠了他的似的,还追上来讨债?

真要论谁最先突破炼气期,张猛在一个星期之前就已经突破了,只不过突破之后在化血镜中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出了院落之后才知道有这样的奖励,用鹰眼弟子的话来说真就是:不然哪里还有你的份!

张猛想着,却突然一怔,接着大骇——上当了!

“簌簌簌!”

身后由远及近传来树叶的响动,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正在飞速袭来,刹那间就临近张猛的身体!

同时一道三米多长的巨大风刃斩断无数树枝,卷袭着落叶从前方汹涌而至,刹那奔袭至张猛眼帘,在张猛瞳孔里不断的放大,放大......这是要将张猛拦腰斩成两段节奏啊!

张猛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脑海里根本就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六感大开,身体条件反射一般在空中高速旋转起来——身后一道道冰冷的冰锥划破张猛的衣衫,擦着张猛的身体而过,带出一道道或深或浅的血痕!

若是慢上一拍就是被冰锥捅成稀巴烂的下场!

张猛不敢迟疑,冰锥还未完结风刃已至眼前,一道暗青色的符箓从袖中飞迎向了风刃,在张猛身体还在空中旋转的瞬间,激发了刚刚拍到的龟甲符。

龟甲符乃是采用一阶妖兽玄龟龟甲最坚硬的部分以及玄龟之血炼制而成,防御能力极为出众,此时玄龟符被激发之后迎风变长,成为一个车**小、青光莹莹的龟甲挡在张猛的面前,“砰”的一声巨响,肉眼可见元气震荡,玄龟甲仅仅抵挡了风刃一刹那便炸散无数,流萤漫天,风刃仅是一顿,依旧威势不减的向张猛奔袭而来!

张猛暗骂一声,竟然舍得用极品灵符来对付我,好大的手笔!

好在就是风刃的那一顿,张猛得以单脚沾地,急忙一个旋身风刃擦边而过,“拂拂”的风声吹得张猛衣衫猎猎作响,又把张猛身上带出几道或深或浅的血痕,不过张猛因此却躲过了致命一击!

玄龟甲在空中重新凝聚,轻飘飘的盘旋在张猛的周围,看起来青光黯然,也只有篮球一样的大小了!俨然像一个鬼火飘荡在空气之中!

“轰!”

风刃与张猛擦肩而过之后,劈开了一排排树木,最后撞上一颗岩石,发出轰隆一声巨响,消散与天地之间。

极品灵符的价值已经堪比一件下品符器,远超二十五颗下品灵石,鹰眼弟子以及他的同伙图谋不小,看来是谋财害命来了!

“啪啪啪,”张猛前后各走出一个人影,鹰眼弟子毫不避讳地扯掉了面巾,拍了拍手戏谑的说道:“反应还不错嘛,只可惜你要命丧于此了!”

张猛嗤笑了一声,并不作答,急忙拍了一张轻身符以及一张神行符在身上,体重顿时减轻了一半,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脚下因为神行符的原因虚离地面一寸,行动起来速度比之前增加百分之五十!

“杀!”

张猛面露狰狞,那里还肯跟你废话,瞬间就向身后释放冰锥术的人袭去!

张猛这才看清这人的面貌,竟是竞拍时候用四百块下品灵石拍了张猛生死挑战令的那位弟子,张猛还记得他的名字——谭西!

潭西此时盘坐在地上,见张猛袭来却冷冷一笑,不慌不忙的取出一个黑白斑点的葫芦放到地上,开了葫芦塞子之后指甲轻轻划破手掌,几滴鲜血流入葫芦里,顿时传来一声怪异的呻Y声以及“滋滋”的声响,葫芦口上缓缓冒出一阵阵青烟,也不知道这是要施展什么法术。

身后鹰眼弟子亦是冷笑一声,吞了一颗丹药又拍了一张神行符就向张猛追来,一只手连续劈出一道道长条形淡黄色的剑阳剑气攻击张猛身后的玄龟甲,另一只手里不停的掐决,一根根尖锐的地刺突兀的从张猛身下冒出来,向着张猛扎去!

地刺术!

张猛面色阴沉入水,鹰眼弟子释放的剑阳剑气一时半会儿不用管它,玄龟甲作为上品灵符释放的法术,能够根据异类灵气的震荡而自动护主,因此张猛暂时不担心会被剑阳剑气击中,反而是地刺术倒有些棘手,这个法术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突兀”,令人防不胜防!

仗着身体敏捷险险避过几次地刺术的袭击,不过鹰眼弟子将地刺术催发得一道比一道迅疾,而且也变得越发密集起来,张猛只好弃了身上神行符加持的神行术,双脚落了地,速度虽然减慢了下来,不过双脚着地之后更好的感知地下的震动,躲避地刺术反而变得更加从容起来。

但是鹰眼弟子已经迅速的追了上来!就在张猛越来越靠近潭西的时候!

身后的玄龟甲已经被鹰眼弟子击打得破损不堪,即将有破碎的征兆,潭西身前黑白斑点的葫芦口上,涌出的青烟越来越多,在空中翻滚不休,青烟里传来一声邪魅的诡笑,也不知将有什么怪物孕育而出,张猛面无表情,缓缓抬起了衣袖!

————————

写了胡蒙大汉武林大战之后,突然转换了一种战斗方式,自己有点适应不过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