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张楚领了游击将军的配备,用青骢马驮着,慢慢走进前军大营。

“来人止步!”

两名值守大门的卫兵将长枪交叉,拦住了张楚的去路。

张楚从腰间取出他刚领来的游击将军官印“本将乃新到任的游击将张楚,这是我的印信。”

两名卫兵辨认清楚张楚的官印,纳头便拜“标下拜见张将军!”

“起来吧!”

“来个人,领本将进营看看。”

“是,张将军!”

一名卫兵站起来,领着张楚走进前军大营。

张楚牵着青骢马走在卫兵身后,左右打量这座大营。

这座大营的规模,比张楚想象中的要小。

据他目测,这个营寨,最多只能容纳五千人。

“我们前军现在还多少袍泽?”

“回张将军,我们前军现在还有三千四百三十二名弟兄。”

前边领路的卫兵,咬字清晰说出“三千四百三十二”这个数字。

就像是在强调什么。

张楚沉默。

从一个二万五千的满编军,打成三千来人的残部,怎一个惨字了得……

不过也是,前军为镇北军前驱,这一路上的硬战、恶战、死战,必是由前军打前锋,伤亡怎么可能会小。

若不是这样,前将军江寒怎么可能会战死。

那妥妥是位中三品气海大豪啊!

让他来暂统前军,那位冠军侯世子还真是看得起他张楚啊。

他沉默了一会儿,正准备让前边领路的卫兵给他介绍一下前军各部的情况,忽然听到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

他一扭头,就见到一道身金晃晃的人影,领着一大票人马气势汹汹朝自己这边冲过来。

再一细看,那道金晃晃的人影,却是一条身高八尺有余,身披黄金怒狮铠的莽汉。

他立马就认出来,这厮不就是前日镇北军进城时,那员倒提方天画戟冲在最前方的战将么?

他就是姬拔?

张楚皱着眉头,扭头看了看左右和身后。

没其他人。

就是冲他来的啰?

下马威?

张楚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但下一秒,他的眉头又松开了。

因为他感觉,这位姬将军,好像只是个七品啊……

这就很有意思了。

姬拔气势汹汹的冲到张楚身前半尺,几乎要撞上他“你就是新来的游击将张楚?”

他的身量要比张楚高大半个头,看张楚都是用俯视的,这一番劈头盖脸的话语,唾沫星子都飞张楚脸上了。

张楚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我就是,姬将军找本将,有何事?”

“没什么事儿!”

姬拔嘴边无毛,但他话说时的气势,总是让张楚不由自主的想起狮子仰头咆哮时的表情,“听说少帅赐了五十颗蛟骨丹给你?”

蛟骨丹?

他不要不说,张楚都快把这事儿给忘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青骢马背上驮着的两口大箱子,记得刚才领配备的时候,军需官是好像是将几个青瓷瓶儿放到了某一口箱子里,他当时候心里想着事儿,没在意。

现在想来,他立下了那么大的功劳,冠军侯世子却没赏他钱,而赏了他这种丹药,这种丹药肯定比钱值钱罢?

可别是补充血气的丹药……

“是有这事儿,姬将军有何见教?”

张楚点头,淡淡的说道。

“老子出一千两,卖老子十颗!”

姬拔大刺刺的说道。

他的话音一落,他身后的那一票看血气拨动不是百户就是千户的人马,齐声爆发出一阵“哈哈哈”的哄笑声。

“哦?”

张楚也笑了,“凭什么?”

姬拔提起自己沙包大的拳头,朝他晾了晾,一脸张狂的问道“凭这个,够吗?”

张楚“你的意思是说,这里谁的拳头大,谁就能当大哥是吗?”

“哈哈哈,那当然!”

姬拔狂笑道“军营里难道不比拳头,比谁生得更好看吗?”

“哈哈哈……”

他这么一说,他身后那一大票人马笑得更大声了。

张楚不生气。

姬拔怎么说,意思是他已经承认了自己生得不如他英俊帅气。

不过该反击,还是要反击的。

“那你甭笑了。”

张楚松开青骢马的缰绳,“咱俩比比拳头吧,谁拳头大,听谁的。”

姬拔一挑眉,冷声道“就凭你?也配跟老子掰腕子?”

“配不配,总要试过才知道。”

张楚不紧不慢的说道“划道儿吧,是比拳脚还是比兵刃,我都接着!”

见张楚这么刚,姬拔的脸上反而浮起了犹豫之色。

这个细节,令张楚知道,这个姬拔并不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之辈。

他是八品。

姬拔一个七品,没道理会怕他。

姬拔犹豫,应该是怕收不住手,伤了他。

还有姬拔要强买蛟骨丹,一张口也只喊了十颗,并没有见他只是个八品,就狮子大张口,要二十颗、三十颗。

这是留了余地的。

张楚自己估摸着,应该是冠军侯世子的命令已经下达到姬拔手中了,他心头不服,才气势汹汹的领着人过来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这是人之常情,换了他,他可能会做得更过分。

简而言之,这个姬拔,就是一个算不上蠢货的直肠子。

“姬老大,你是不是怂啦?”

“姬老大,你是要怕下手太重,小弟替你代劳啊!”

姬拔犹豫了,他身后那一票人却在大呼小叫的起哄架秧子。

张楚慢慢扫过那些人脸,将他们的长相深深记在心里,同时心中又给姬拔加了一条治军不严的标签。

“滚犊子!”

姬拔的脸上到底还是挂不住,扭头怒骂一声,回过头对张楚道“到底是袍泽,兵刃就算了,只要你能接老子三拳,老子就听令,将前军的军务移交给你!”

张楚笑了,慢悠悠的撸起袖子“你的赌注也太小了吧,这样,只要你能接我三拳,我掉头就走,再不踏进前军大营半步。”

七品而已。

死在他手下的七品都有好几个了!

他现在全力爆发的实力,连他自己都怕!

“好胆!”

姬拔大怒,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登时就涨得通红“老子要是连你三拳都接不住,老子认你的当大哥!”

“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能反悔!”

张楚一听,脸上的笑容顿时更加浓郁了,“接好了,第一拳!”

话音落下,他催动体内三成血气,以二叠劲打出一记直拳。

姬拔毫不示弱的同样轰出一拳。

两只拳头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嘭。”

强烈的气劲从二人的拳头碰撞出激荡而出。

张楚和姬拔同时后退了一步。

“这家伙,有点强啊!”

张楚感受着有些刺痛的小臂骨骼,有些惊讶的看着姬拔。

却见姬拔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紫,心头顿时一阵偷笑。

姬拔的确十分震惊。

他觉得,张楚拳头上的力道只能算是平平无奇,没什么出彩的,他只有了四成血气就将张楚震退了。

怪异的,张楚的血气里,似乎有两股诡异的气息,顺着他的拳头涌入他体内,搞得他这会儿又是发寒又是发热,难受得紧!

“再来!”

张楚一个箭步上前,催动七成血气,以二叠劲轰出。

姬拔见状,强行压下体内不适,奋起全身血气,一拳轰出。

“嘭。”

声如擂鼓。

张楚与姬拔两人稳住身形。

一股雄浑的力量在二人脚底下荡开,平坦的地面,登时下降了半尺有余。

姬拔瞪圆了眼珠子。

明显了!

更明显了!

这家伙拳头上真有两股怪异的气息!

不是他的错觉!

张楚也感觉到全身骨骼都在发出不堪重负的刺痛,心道不愧是七品,化劲的确够难缠,哪怕他带着火气和寒气的血气凝劲,足以震散大部分的化劲力道,但只要一丝丝化劲渗入他体内,就足以震颤他全身的骨骼。

“不错不错!”

张楚点了点头,神色渐渐变得肃穆,“准备好了吗?下一拳我要出拳力了!”

“大哥!”

姬拔张开了,嘴里冒出大量热气儿“别打了,俺认输了,你以后就是俺亲大哥!”

张楚???

围观的所有人???

……

看戏的犊子们,都已经被姬拔连打带踢的给撵走了。

等到周围的人消失后,姬拔再也绷不住了,哭丧着脸说道“哥,你这是什么拳法,整得俺体内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你赶紧想办法给俺化解化解。”

张楚嗤笑了一声。

还用什么拳法?

要用上拳法你现在还能站着我说话?

姬拔实力不弱。

在张楚交过手的七品里。

除了顾雄之外,姬拔算是最强的!

但现在的他,莫说是以二叠劲的手法打人,就算是只是单纯的催动全身血气打人,一般的七品都接不住!

主要是他血气里那股火气太变态了。

如果说他血气是一锅热油,那么血气里的那一股火气就是一根点燃的火柴。

虽然两者的体积完全不成正比,但有这一股火气之后,他的血气爆发出来的杀伤力,却是呈几何数增长的!

至于他血气里多出来的那一股寒气,因为总量相当于火气比较少,张楚感觉没什么用,还老跟火气打架,一直在想办法排出体外。

昨夜,他就曾试过将体内的血气消耗掉九成,然后不借助小老头留下的药酒,只以最普通的食物恢复血气。

但两百多个馒头、肉包子下肚后,无论是火气还是寒气,都跟随着他的血气一起恢复了,连比例都和之前一样。

他自己感觉,如果说他的血气是一个大树的话,那么这两种特殊力量,就是嫁接到这颗大树上的两根枝丫,无论他摇下多少树叶,重新长出来的树叶,都还会和以前一样。

除非找到砍掉这两根枝丫的办法。

不然就只能将整颗大树都砍掉,才有可能枯死这两根枝丫。

“要不,你找一桶冷水泡一泡试试?”

张楚想了想,对姬拔说道。

“冷水?”

姬拔一听,转身就拼命的往一座军帐跑去。

张楚牵着马,不紧不慢的远远跟着姬拔,他也想看看,泡水能不能解决他打进别人体内的血气和寒气。

……

姬拔坐在大木桶里,清水淹没至他的脖子,只余下一颗脑袋在外边

然而他还是感觉到火气和寒气在自己体内乱窜。

“没用啊大哥。”

他委屈的朝张楚喊道。

张楚想了想,又道“你慢慢的把体内的血气排出来试试。”

姬拔依言,伸出双手慢慢的将体内的血气挤出来。

没过多久,姬拔就咋呼道“有用有用!”

不用他说,张楚已经看到了。

木桶里边,一边像开水一样“咕咚咕咚”的冒热气,另一边的水面则结出了薄薄的一层冰。

他面上没什么表情。

心头却是震惊万分。

这可不是一瓶水或者一锅水。

而是一大桶水!

要多高的温度,才能将一大桶水的一半煮开?

要多低的温度,才能将一大桶水的一半结冰?

他以前试过手掌煎蛋,那时这股火气的温度,还没这么高!

还有那股寒气,比火气还有稀少,但实际温度竟然这么低!

“大哥,你这练的这是什么拳法啊,这么古怪。”

姬拔虽然没蓄胡,但说也是三十出头的人了,但对年纪轻轻的张楚一口一个哥,却一点都不害臊。

张楚看出来了,这厮是一个只敬畏强者的人。

只要你比他强,他在你面前就会老老实实的当弟弟。

如果你没他强,那么你官位再高,也压不住他。

“就瞎练出来的呗。”

张楚不想让他再追问下去,他血气里的火气和寒气,现在是他除了饭桶流之外最大的秘密,“对了,你刚刚问我索要蛟骨丹,那玩意儿到底有什么用?”

姬拔惊讶的说“大哥你不知道?”

张楚“别废话,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

“哦。”

姬拔老实了,“蛟骨丹是加速练髓的丹药,大哥你现在是二转练髓吧?一颗蛟骨丹,应该能抵得上你一个多月苦修。”

“一个多月?”

张楚练髓从来都是开挂的,他哪知道正常的二转练髓的八品,一个月是什么进度,“说仔细点,蛟骨丹到底是怎么加速练髓的?”

姬拔“哦,蛟骨丹,是以化蛟大蟒的蛇骨炼制而成的,能加速骨骼吸收血气的速度,还能加速骨骼愈合,俺八品二转练髓的时候吃这玩意,三天就能淬炼好一块骨头,如果不吃这个,俺得十来天左右才能淬炼好一个骨头。”

“蛟?”

张楚这已经是第二次听到有人提起这种神奇的生物了,“真有蛟?”

“可不咋的!三年前,俺跟着几位将军去天极草原上围杀过一条!”

姬拔给他比划“那畜生腰比水桶还粗,脑袋比饭桌还大,头上还有角,一口就能吃下一个人,蛇皮都跟盔甲一样,只有几位将军的剑气、刀气才砍得破,那一次,几位将军围着那畜生生生磨了半宿,好不容易才把那畜生给磨死。”

张楚听完,只想大喊一声“卧槽”。

这穿越武侠剧,不是要崩成穿越仙侠剧吧?

“那有龙么、有妖怪么?”

张楚追问道。

姬拔用一种看智障的目光看着他,“你听书听多了吧?这么大的人,还信这些?”

张楚无语。

说来你肯定不相信,我坐过在天上飞的铁鸟、海里游的铁鱼,还开过路上跑的铁马,就没见过脑袋比饭桌还大的蛇……

不过这蛟骨丹,的确是好东西。

他二转还剩下一百多块骨头,按照他现在的练髓进度,还需要两个月才能开始三转练髓。

如果蛟骨丹真像姬拔说的那样神奇的话,那他最多只需要二十天,就能开始三转练髓。

“姬拔,这个蛟骨丹的药力,是怎么消耗的?是每过几天消耗一颗丹药,还是淬炼完几块骨骼就消耗掉一颗丹药?还有,三转练髓、四转练髓,这丹药还有用么?”

姬拔想也不想的回道“二转练髓一颗蛟骨丹能加速淬炼五块骨头,三转练髓一颗蛟骨丹能加速淬炼三块骨头,四转练髓一颗蛟骨丹能加速淬炼一块骨头,五转练髓这玩意基本上就没用了……这是咱镇北军这几十年来,一两千号八品袍泽总结出来的经验!”

蛟骨丹以骨骼淬炼数目来消耗,这张楚能理解。

以他的思维来理解,蛟骨丹里应该是有一种成份,具有强壮骨骼和治疗骨骼效用,这种成分沉积在人体内,只要不用就会长期,并不会随着时间而流失。

然而,他刚这么想,就听到了姬拔说道“你连这些不知道,肯定是以前管蛟骨丹的那个医官死路上了吧?那肯定也没人告诉你,吃这玩意儿的时候要忌口,少喝水、少吃饭食,免得拉屎撒尿的时候,把这玩意儿的药力给排出去,可以少吃点肉,要不差钱儿,直接啃补药进补也成。”

张楚笑了笑。

拉屎?

说出来吓死你!

老子都有一年半没蹲过坑了!

“那为什么吃蛟骨丹,会越来越没用?”

“这个问题,俺以前也问过管蛟骨丹的那个医馆。”

“他说,一是因为蛟骨丹里有一味中和蛟骨烈性的辅药,八品武者吃不了那一味药又排不出去,只能沉积在咱们体内,吃得越多,那味药就会沉积得越多,后边再吃这个蛟骨丹,下肚子就直接被中和。”

“二是因为练髓次数越多,难度就越大,这玩意的效用,也就越来越低了。”

张楚听着心头暗喜。

这药的效用越来越低?

不怕,只要有用就好,反正他又不止靠这一种丹药练髓。

辅药消化不了?

有多难消化?

有我昨天吃的那两百多个大馒头、大包子不好消化么?

“那这丹药真是好东西啊,假如我想弄的话,怎么弄到?”

姬拔“咱镇北军内,八品的袍泽弟兄,每个月都有两颗配额……至于多的,就得靠杀敌立功了。”

张楚点了点头,忽然又想起一事来“那你丫都七品了,还强买我的蛟骨丹干嘛?”

“嘿嘿。”

姬拔尴尬的笑了笑,“俺那时候不是不知道大哥你这么厉害吗?十颗蛟骨丹,能在医官那里换来一颗七品练肺腑的五气丹……”

“呵呵!”

张楚冷笑一声,陡然伸出双手,按住姬拔的双肩,两股血气通过他的双手,滚滚的涌入他体内。

姬拔立刻就又感受到了的快感,瞬间就嚎了出来“啊啊啊……大哥,俺错了,俺真的错了,你放过俺,放过俺啊!”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