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瞳映三生。

与其说是一种制敌的手段,倒不如说它是一种另类的神魂试炼。

瞳中世界,演化万世,一眼,即是三生。

这是瞳映三生的技能说明,可瞬间将指定之人的精神意识拉入瞳中世界,自此迷失其中,非大毅力者,终生不得出。

显然,这是对一个人毅力、意志还有神魂强度的全面考验。

并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能够体验三生三世的经历与阅历。

杨帆朝着朱华南的身上探视了一番。

按道理来说,随着施术者的死亡,瞳术的效果应该也会随之消失,朱华南的神魂意识失去了黑龙猩的禁术限制,应该会自主回归才对。

可是现在,朱华南明显还迷失在瞳映三生的瞳术效果之中。

这已经有些不太正常了。

黑龙猩已死,瞳中的世界理应随之溃散,朱华南无处安放的神魂意识,不回归身体的话,又会去向何处?

“难道是因为那颗通天灵猿的眼球?”

杨帆的意念扫了一下采集空间,一翻手,将那颗从黑龙猩身上采集到的通天灵猿的单只右眼给取了出来。

足球一样大小的珠子。

晶莹剔透,蓝白相间,看上去像极了一只巨大的蓝宝石,与杨帆想像中的眼球有很大的不同。

没有血管,没有血色,外表裹着一层碧玉一般的硬壳,拿在手中,冰凉透体,灵气逼人。

尤其是那只宝石蓝的圆形瞳孔,让人看上一眼就会有一种精神恍惚的感觉,邪门得很。

杨帆运转瞳映三生的行功法门,一点点地将相应的灵力涌入手中的灵猿目中,而后灵猿目的瞳孔竟然亮起了一道微弱的光芒呼应。

瞬间。

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在杨帆的体内充斥,这时候,他手中的灵猿目就像是他身上衍生出来的一个新的器官,完全听从着杨帆的指挥与摆布。

杨帆意念一动,一道神念很自然地涌入瞳中的世界,居高临下地观摩着里面的一切。

这一刻,杨帆感觉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着世界内的一切规则与事件演变。

“很神奇啊!”

杨帆轻声感叹,做为这个世界的gm,也很快就定位到了朱华南所在的方位,看到了朱华南正在经历的一切。

尸山血海,煞气冲天。

朱华南一人一剑,正在一座名为落羽山的山头大杀四方。

无尽的青猿接连惨死,无数的妖将妖王也悍不畏死地将朱华南围在中间。

“今日,你们青猿一脉,谁也别想逃离这里,不死不休!”

朱华南一剑砍掉了一只六级妖王的头颅,神色冰冷地扫视着眼前的一切青猿妖兽。

在落羽山的外围,灵能护罩冲天而起,将整个落羽山脉完全笼罩其中,在山脉的边缘地带,无数实力低微兽龄幼小的青猿在不停地拍打着阻碍它们逃生的护罩。

每一只青猿的脸上全都带着无尽的仇恨与惧怕。

“朱华南!你一定要如此赶尽杀绝吗?!”一只七级青猿王飞身与朱华南遥遥对视,“你当知道,我们青猿一脉并不是斩杀你妻儿的罪魁祸首!你没有能力去找真凶报仇,只会如此欺负我青猿一族吗?”

朱华南随手向其斩出一道剑气,剑气凌宵,锐不可阻。

青猿王不敢硬接,侧身躲避,虽然自身无恙,可是一直躲在它身后的那些妖族,却无一幸免,全都被剑气扫荡而亡。

“凡参与者,皆是死罪!”

“灭族绝户,在所不惜!”

这一刻,朱华南仿若入魔,眼中尽是杀机,不存半丝仁慈。

杨帆了然。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三十年前朱华南一剑挑一族的落羽山之战了。

没想到,朱华南的执念竟然如此强大,哪怕是入了瞳中世界,都还在重复演绎着当年的事件。

据说当年的华南宗师并没有真正成功。

虽然斩杀了落羽山上绝大多数的青猿妖兽,但是因为青猿一族中的某位王者出手,庇佑下了一部分青猿族人。

现在,朱华南重演当年盛事,莫不是想要补足当年的遗憾?

杨帆没有直接插手事件的进程,不过,为了实验他对瞳中世界的掌控程度,轻一挥手,便有一道空间规则钻入朱华南的识海之中。

同时,又汇聚了一万灵能打入了他的气海丹田。

只是一瞬间,朱华南就修为暴增,直接于战斗中顿悟,将修为到了半步王者境,而后剑光一挥,整个落羽山都被他给轰成了平地,护罩内的所有青猿,全部死于非命。

“半步王者,还是有些不太够啊。”

想到朱华南的真正复仇对象是青猿兽王与太康城的王家老祖,所以,杨帆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又加了数道空间规则放在朱华南的识海之中,加速他对空间规则的领悟。

下方世界中的朱华南,如有神助,在将青猿一脉的妖族全都灭族之后,突然念头通达,灵识大涨,对空间规则的领悟竟一下就达到了圆满境界。

刹时。

天地变幻,灵力如雨。

朱华南一举破境成王,而且是空间规则领悟程度达到百分百的绝世王者。

杨帆满意点头。

这才是妥妥的主角模板,既然是要做梦,自然要做得圆满一些才好。

“再加点气运吧,让华南宗师也体会一把气运之子的爽点!”

杨帆伸手微抓,聚四方气运于一掌之间,然后把手就将之打入了华南宗师的体内。

看到朱华南飞身冲向太康城,杨帆便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精神意念。

突破成王,又有气运加身,只要不是太作死,华南宗师怎么都能遇难成祥,想要把王家老祖还有域外青猿兽王给搞死,并不是什么难事。

随手扒拉了一下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速,杨帆的神色微变,不由轻骂了黑龙猩一句。

“这个混蛋,竟然把瞳中世界的时间流速放慢到了一比一千的极限比例,这里过一天,外界就是三年,这特么是存了心想要拖死老校长呀!”

不安好心。

若是真按照这个时间流速来的话,等到朱华南将这个世界的时间进程走远,外面说不定都过了三五百年了,老都特么老死了,出去还有个毛用?

“本帅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瞎耗。”

杨帆意念微动,直接把时间流速调整到一千比一,同时又设置了一个末日来临的时间终点,好方便朱华南结束这一世的历练,及早出关。

做完这一切。

杨帆的意念就缓缓退出了灵猿目中的瞳孔世界,看到傅正卿几人全都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不由摇头轻笑:

“诸位不必担心,我刚才说过了,华南老校长这是在神游物外,未必就是一件坏事。说不定,他老人家这一次,还能因祸得福,否极泰来呢!”

这个时候。

田不器已经换好衣服返了回来,掠过杨帆几人,直接就奔向了黑龙猩的尸体处。

弯身在已经变成了圆球的黑龙猩尸体上不停地拍打搜索,重点关注着腹部位置,嘴巴里面小声地嘟囔着:

“应该就在这里呀,老夫绝对没有感应错,绝对是一件顶尖符宝无疑!”

“好端端的,怎么就不见了呢?不应该呀!刚才确实就是这里没错!”

田不器像是着了魔一样,脑袋都快要贴到了黑龙猩的肚皮上,又是摸索,又是神念探查,结果忙活了半天,却依然是一无所获。

杨帆见状,不由摇头轻笑。

他自然知道田不器想要搜寻的是什么,但是这老头儿注定是要失望了,已经进了他杨帅帅口袋里的东西,哪有再掏出来的道理。

“大黑,这可是本主人厚着脸皮为你讨来的伪王血肉,还不快去尝尝?!”

正好看到大黑在几百米外的一棵古树上露了一下脑袋,杨帆便轻笑着向招了招手。

“粑粑!”

“粑粑!”

大黑兴奋鸣叫,身若闪电直接就窜到了杨帆的跟前,摇着尾巴欢快地围着杨帆转了两圈以示感谢,然后便直接向黑猩王的尸体扑去。

田不器见状,不得不失望地松开黑龙猩的尸体,不过却仍未死心,仍然执着地站在尸体的旁边,看着大黑一口一口地吞噬着被撕裂开来的凶兽血肉。

大黑警惕地看了他一眼,还以为这老头儿要跟它抢食儿,恶狠狠地冲着田不器呲了呲牙,然后小心地叼拽着地上的皮肉,缓缓地挪到了杨帆的身边,这才安心地大块朵颐起来。

田不器见状,脸有点儿黑。

特么。

这条白眼狗。

这明明就是他田某人的战利品好不好?

吃了老子的东西,竟然还把老子当贼看,果然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狗,都特么不是好东西。

不过,慑于杨帆也在一旁边,田不器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打狗还要看主人,眼前这只大狗的主人,惹不起。

看到大黑只用了三两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将公猩猩的血肉吞食了大半,却没有从中发现任何可疑的物品,甚至连一根囫囵的骨头都没有,田不器也渐渐死心。

那件疑似顶级的符文秘宝,根本就没有存留在这只猩猩的体内,之前或许真的只是他的错觉。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