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易阅读 >  混天神饲 >   第十五章 鸿雁

太阳西落,石山顶上的活人祭品被笼罩在一片柔和而迷人的橘红色的余辉中,四个祭品的影子纤细修长……

“呃!”

一声类似鸟鹤的啼叫声从远处悠悠传来,乌黑巨大的身影自天际投射,梭状的躯体上插着一对微型的翼,看起来无比滑稽可笑。

“他们居然想捕捉风鹤!”

宇奇听到声音,抬头望天,吃惊道。

“风鹤?”

孙天也微微抬头看向远方,不解地问。

风鹤,传闻是仙界凶兽霸的后裔,它身躯异常臃肿,常伴风飞翔,喜欢傍晚出没,好食猿肉,因叫声与鸟鹤相似所以被人称做风鹤。

宇奇看着空中巨大的身影,轻声诉说。

风鹤在石山上空盘旋环绕着,方仙面色显得有些难看,双手握拳,手背青筋暴起,不停的抖动着,似乎情况有些不对劲。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痛苦声从山顶上传来。

一个祭品的头部血淋淋的,脸上的皮肤仿佛被利器从额头处一条条割下,一片片的人皮伴着鲜血挂在他的下巴处。

“他们居然用人来当诱饵。”

孙天咬牙切齿地说道。

天空中的风鹤,雀跃的拍打着幼小的双翼,嘴里不停的欢快的叫着,祭品脸部无数细小的毛孔如喷泉般冒着血红色的粘液,他用一双吃人的眼,恶狠狠的盯着不远处的方仙。

“碰!”

那祭品的头部突然炸开,头颅里白色的**伴着红色的鲜血四溅散落一地,而后缓缓漂浮起来……

忽然,在半空闪烁了几下便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另一个祭品的胸膛莫名的张开一个大洞,肠子内脏冒着热气哗啦一声,从里面流出,白色的肉末混着血液顺着肠子流在地面……

他双眼突兀布满血丝,胸膛处的心脏此时还在不停地跳动着,整个身躯血淋淋的,旁边其他两个祭品早已被眼前的噩梦吓晕……

不远处的孙天,看到眼前的场景也有些被吓到,虽然他刚刚经历过一场灭族见惯了死人,可眼前的景象还是有些渗人。

“方石!怎么还不开启凤血阵。”

方仙厉喝。

“少爷!一处阵眼被风鹤毁了,我们正在重新布置……”

方石擦擦额头渗出的冷汗道。

“我首后仙环有异动,情况不对劲,尽快开启凤血阵法,动用禁忌灵术捕获风鹤,这地方让我很不舒服,我怕迟则生变。”

方仙左右环顾惴惴不安。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杀了……”

这时山顶祭台上刚被吓晕的两个祭品不知怎么清醒了过来,看着空中的风鹤惊恐万状,嘴里嘶吼不止。

空中的风鹤却不知为何变的极为安静,只是围着石山上空盘旋……

孙天伸手捏捏嘴唇,搞不懂是什么情况,低着头不由得向着方仙所在的方向看去,只见方仙来回踱步,不知在想些什么。

“少爷,这风鹤有点不对劲啊!”

石山的另一侧几个人躲在一处凸起的岩石后面,轻声说道。

“哼!恐怕他方大公子现在想抽身都难了。”

“嗡嗡…嗡嗡…”

类似大量蜜蜂聚集飞舞的声音从四周向着石山袭来。

两个祭品听到“嗡嗡”的声音,突然开心的大笑起来,他俩抖动着身体,似要起势展舞……

“嗡嗡”的声响越来越大,两个祭品的笑声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撕心裂肺,慢慢的,那种聚拢密集的“嗡嗡”声变的低沉浑厚,仿佛某种巨兽的吼叫声。

夜幕很快就将天空占据。

“怎么回事?这里的极昼极夜为何如此之快!”

孙天疑惑地看着快速暗下去的苍穹。

“这片遗迹应该是旧界时光,日夜交替往复,我们的计时法应该就是以此为规……”

宇奇抬头看着逐渐昏暗的天空说道。

“难道黄爷爷之前所讲的故事都是真的?”

孙天沉思自语道。

夜色越来越强势,四周寂静的可怕,气氛显得有些诡异,血淋淋的山顶祭台上,两个祭品手舞足蹈,欢快大笑,就连捆绑他们的赤金锁链也被撑断了。

“这他娘,到底怎么回事,赤金可是号称可以困缚上古凶兽的,那两个将死的祭品哪来那么大力气!我这个脑子啊!”

王狗子摸摸头,无比震惊地看着祭台上的两个祭品又迟疑地扭头看着方仙,看大家没人搭理他,也就闭嘴了。

许久过后。

“好了!阵眼已经修复,可以开启了!”

方石双眼紧紧盯着自己手掌中阵图。

“少爷!醒醒,他们要开始了。”

石山一侧,一个随扈轻声呼叫。

“方石!告诉大家捕获风鹤后,使用道法七决配合凤血阵法猎杀!”

方仙面色凝重紧紧盯着石山上久久不愿离去的风鹤,心中有些兴奋。

“啊!”

祭台上,两个祭品突然开始疯狂地相互撕咬。

高个男子向着旁边的小矮子脸部啃食撕咬,鲜血顺着高个男的嘴角流出,白色的骨头从脸部露出,血浆不停从伤口处涌出,高个男咀嚼着嘴里的人肉,咧着嘴露出血色的牙齿,呵呵的傻笑。

小矮子则刨开高个男的腹部,拉扯着五脏六腑……

果然,看到祭台上的惨景,方仙终于对自己的判断没有一丝怀疑,就是它。

“鸿雁!”

石山一侧的少爷激动地就要站起来。

“快!释放灵鹤路标,通知家里的人全部向这里赶来。”

“鸿雁怎么了!”

孙天一如既往的懵逼。

“鸿雁乃是上古飞兽,实力强悍,生性残暴,传闻外形与风鹤极为相似,好黄昏时分吃鲜肉,每次进食都异常血腥残忍……”

“那他兴奋个屁啊!留着畜生干嘛?”

孙天忍不住骂道。

“孙大爷,您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术士突破上界三宫境后,需要开启顶上三宫,每开启一座宫殿都需要捕获一只凶兽,镇守灵宫,而同等级下,凶兽的强弱,也就直接反映自身的强弱……”

“猿火境的术士可外放灵气施展术法,听闻上界三宫境修行圆满便可释放三宫内的凶兽为自己助战……”

宇奇边解释边好奇地看着孙天,想知道孙天的三宫凶兽是怎样的。

他自上次见识到孙天修炼时的异常景象后,便判断孙天的实力在十二重楼境。

可惜他并不知道,孙天所表现出的境界是假的,他此刻真实的境界只是猿火境……

“太好了!我决定了,等会就和这方大公子抢这头鸿雁。”

“孙大爷,您疯了,您知道他们是谁吗?”

“知道啊!你不是说了吗,青城方家。”

“孙大爷,您听我说,青城方家真是仙人后裔,通着上界甚至仙界呢!背景非常恐怖,招惹不得。”

“仙人怎么了?我连上界的神兽英招都敢揍,还怕他一个后裔。”

此时正在遗迹内一处宫殿溜达的神兽英招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该死的,是谁在骂我。”

死去祭品的鲜血冒着热气在地面缓缓流淌着,莫名的力量在血浆的四周拉扯流动……

天空沉闷静止,一道道凛冽的白色光线在空中闪烁,气流由祭台向外扩散,如水面的波纹急速放大……

方石从未像今天这样专注于手中的阵法,金色的线丝如虫蛹般前进,那近在咫尺的两条线,今晚相连的却异常的缓慢。

他听着祭台上,祭品们不断发出的惨叫声,心里越发的紧张,以至于双手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双眼突兀整个人因为太过专注而陷入一般极度的病态。

“凤血阵已经开启,道法七决准备。”

方石猛地收紧右手四指,祭台上白色的飓风伴着强烈的吸引力盘旋上升,一声凄惨的鸟鸣纠缠着一股强大的气流腾空而起,一下就升到几万米的高空盘旋着抵御飓风。

方石看着天空中对着自己咆哮的鸿雁冷笑道。

“畜生永远都是畜生,刚脱身便来示威,想不杀你都不好意思谢绝你的美意。”

“四圣封魔。”

白色的飓风如通天梯一样延伸向高空,在这刚刚沉寂的黑夜里显得是那么的耀眼……

随着方石的一句话,飓风底部开始膨胀变大,“咚”的一声,膨胀的底部犹如炮弹般被打了出去,刚刚死出的四个祭品旋转着向高空呼啸而去。

四个祭品的下半身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金鳞蛇尾、赤焰兽足、棕毛巨爪,银光鱼尾。

“这是什么阵法?竟如此厉害,只怕里面随便一个都能轻易灭杀我们。”

孙天惊叹道。

“不清楚,我记得父亲以前曾说过,方家原本是不在青城的,后来不知为何,突然举族搬到青城来,崇武山里面的人,对他们都不是十分的了解。”

高空中四个变异的祭品,或摆尾、或踏足,他们占据东南西北四方,残破的躯体内冒出无数金色的触角从各个方向包围着鸿雁,逼压着空中的鸿雁向下。

“呃!”

一声声鸟鸣响彻夜空,鸿雁微型的翼沿着莫名的轨迹划动,伴着鸟鸣之音,四位祭品延伸的金色触角被不停斩断……

“方石!别磨蹭了!出杀招!”

随着方仙的大喝,四周潜藏的随扈们,从自己金室内催出一股金色的灵液,他们左手插入石头中,口中低语念诀。

金色灵液蠕动迸溅着,一枚枚奇特的符文从随扈的口中没入灵液内,不多时灵液幻化成七把造型古朴的宝剑……

“希望可以将它斩落于此!”

随着七把宝剑的凝实,一股凌厉的杀意席卷石山,斩人心神,躯体欲裂,骨骼将折……

孙天悚然,他对于阵法的恐怖有了新的认识……

宇奇脸色苍白,他紧紧贴近岩石缝隙,阵阵来袭的剑气,令他肉身将崩,非常难受。

“这就是方家的道法七决吗?”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