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易阅读 >  为奴不奴 >   第一章 妖刀

一千年前,吠舍与首陀罗两大种族突然开战,一时间尸横遍野,死伤无数,最终,吠舍族族长侥胜首陀罗族长半招,毙其族长,封其族人血脉,宣布首陀罗族世代为奴,自己也因为重伤,三月后不治身亡。

千年后

白首村

“霄,快点跑,我快要追上你了。”男孩边跑边喊着,言语之中充满兴奋。

“你赖皮,说好的数到一百追我的。”这个被称为霄的男孩飞快的回头看了一眼,心中暗暗的计算着两个人的距离,脚下暗中加劲,企图拉开距离。

“是你自己数数太慢,怪得了谁。”男孩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深吸一口气,速度也渐渐提升起来。

半盏茶之后,男孩伸出手,一把抓住霄的衣服,长时间的奔跑导致他面颊通红,脸上的得意之色抑制不住,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道:“怎么样,服不服?”

“不服,你耍诈”霄咬着牙道。

男孩伸出另一只手轻拍霄的头,道:“好你个臭小子,被抓住了还嘴硬,不服下次再来过。”

“还怕你不成”霄拍了拍衣服,随意的坐了下来,“阿默哥,累了,休息一下吧。”

原来,男孩的名字叫做默,和首陀罗族的其他人一样,黑色的皮肤是他们最显著的特征,默今年七岁,从出生起,注定了为奴的一生使得他拥有和超乎年龄的成熟,和他的名字一般,平日里沉默不语,只是面对着这个同族弟弟,话语才多一些。年龄真的是一个奇怪的东西,霄今年也五岁,上天同样赋予了他黑色的皮肤,只是他的眼睛不像默一般平静,灵动有神是两个人最大的差别,在他的思维之中,快乐的生活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可能真的是太小了吧,对于为奴,没有一丝概念。

默同样席地而坐,随手拔了一株狗尾巴草放在口中,对着远方发呆。

“阿默哥,你在想什么,最近你好像有心事?”霄关心道。

默将思绪从远方收拢回来,回答道:“你一个小屁孩,现在还懂得看出别人有心事了?”

“你现在和娘越来越像了,娘回到家也是对着窗口发呆,有时候我叫她好几声,她才听得见我说话。”霄耸耸肩,无奈道。

其实不仅仅是默,凡是首陀罗族人年满七岁半者,按规定进入矿山进行开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至生命的终结,才算是得到解脱,这是为奴者的命运,一代代传下来,已臣服,已麻木,没有人会去改变,下个月,命运的枷锁会牢牢地套在默的身上,不由得他不黯然悲伤。

默转过头,问霄:“你知道咱们村为什么叫白首村吗?”

“知道啊,娘和我说过”

“那你说说。”

霄不明白为什么问他这个,但还是如实道:“是希望,是祝福,和爹娘一样,年轻时许下的约定,相约一起到白首。”

默伸出手指摇了摇,道:“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玲姨对你说的只是千年前的白首村。”

“切,阿默哥,你少来了,娘难道会骗我?”

默看着霄,笑了,随后再次将思绪飘向远方,眼眸之中悲伤浮现,道:“玲姨没有骗你,只不过玲姨告诉你的是千年前的白首村,那时候没有奴役,有的只是和平与欢乐,那是我们首陀罗族的白首村,如今的白首村是吠舍族的白首村,奴役千年,血流不止,那用无数白首搭建的祭坛说不定将来的某一天,我也会成为其中的一个。”

“阿默哥,你怎么流泪了,我有些害怕。”霄听着默的讲述,虽然不完全懂,心中也暗暗悲伤起来,不由道:“我长大了也会那样吗?”

他明明还是个孩子,既然两年后的命运无法改变,为什么现在让他承受呢,默不由得心疼起这个弟弟,他现在的音容笑貌真真是两年前的自己,可是,默忘了一件事,他自己其实也是一个孩子,不过是比另一个孩子大了两岁而已。

“别想了,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你还有阿默哥呢。”默拍了拍霄的肩膀,给予他信心。

霄点了点头,笑道:“我才不怕呢,如果真的出了事情,不是还有娘和你嘛,行了,阿默哥,你也别想了,咱们再来,这一次你可不能在使诈了,一定要数到一百才可以哦。”

“你个臭小子,还记着呢。”默笑骂道,随即开始数起来:“一,二,三••••••”

这一次,霄可没有丝毫犹豫,在短暂的休息之后,浑身充满了力气,向前跑去。

“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一百”默睁开双眼,冲着远处还在奋力奔跑的霄大声喊道:“我要开始了。”

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奇怪的是,并没有跑多远的路程,腹中翻江倒海般涌动,头也变得昏昏沉沉,一股呕吐感袭来,霄停下脚步,待在原地,尽可能的压制住这种感觉。

默也渐渐追了上来,但看他的脸色,并不比霄好多少,默眉头紧锁,促声道:“霄,是不是你也感觉到了?”

此时的霄已经瘫软在地,脸上流露出极度痛苦的样子,咬着牙,小声道:“阿默哥,我有些难受。”

只顾着玩闹的两个人重新的打量起周围的环境,不由得二人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原本湛蓝的天空愈显昏暗,隐隐更甚,草木在肉眼能辨识之下,似乎被抽走了生机,枯黄起来,更为诡异的是,并无半点风吹,荒草犹如群魔乱舞,冲着四面八方摇摆起来。

默将霄一把抱入怀中,毕竟自己年纪稍大,呕吐感没有像霄一样强烈,他强忍着将霄拖走,想要尽快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因为他有种预感,一种阴霾垄上心头,压抑的环境,身心的难受,心脏的跳动自己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走,赶紧走,这是此时他唯一的念头。

“不要走了,留下来见证这伟大的时刻吧,嘎嘎~”声音沙哑枯涩,让人不寒而栗。

默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忍不住的浑身一颤,寻声四望,没有看见任何人,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弟弟,颤抖道:“谁,谁在那儿?”

很快,那阴冷的声音再度响起,“两个小鬼,既然想看老夫了,那就一起进来吧。”

环境突变,似乎只是一瞬,四周已不再是白首村熟悉的景象。

数千丈的天坑凭空而现,一股陈年的血腥忍不住的冲着鼻腔钻去,似是一口大锅,要将其中的所有融为一体,无数幽魂为之癫狂,嘶喊,杀戮,求饶,冤屈之声不绝如耳。

两兄弟看着眼前的景象,一动不动,是的,呆了,完完全全的呆了,甚至连呕吐都感觉不到了,强烈的画面感冲击着他们的脑海,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昏暗之中,一个人影慢慢走出,一步,又一步,向着二人的方向走过来,两兄弟缓过神,双目对视,眼神之中显现出同样的震惊,现在是白天,为什么,为什么竟看不清他的脸,这到底是什么人,他究竟想做什么?一个接着一个的疑问不停地从他们脑海中闪烁,当然,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他们始终没有提及,自己还能不能看见明日里朝阳的升起。

直至走到二人身前,他们才看清此人,腥红长袍披在身上散落在地,看样貌也就二十少许的样子,消瘦面容棱角分明,双目之中尽显阴冷,唯一与常人不同的是,他的身体,自头颅以下毫无血色,皮肤如枯槁紧紧贴着骨头,星星斑点,印在其中。

“你是谁?你怎么长得这么奇怪?”霄直言道。

那人低下身体,将脸探到霄的脸上,这一刻,空气都沉寂了,呼吸异常沉重,他张口道: “恐惧,我是你们无尽的恐惧,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小鬼,你害怕了吗?”

霄赶忙用双手捂住鼻子,道:“你好臭啊。”

默低声道:“霄,别乱说话。”

那人打量完霄,又开始打量默,嘿嘿的笑道:“到底是年长了几岁,看样子,你很是担心你旁边的这位小兄弟啊。”

默站起来,一脸正容,双手抱拳道:“这位前辈,我兄弟二人,年少贪玩,误入贵地,正所谓不知者无罪,前辈您大人有大量,希望您高抬贵手,今日之事,我兄弟二人保证不会泄露半句。”

“小娃娃,你说的好听,老夫为什么要听你的,给我一个理由。”

“前辈德高望重,高风亮节,自然不会和小辈一般见识。”默的语气更加恭谨,态度更加谦逊,心中犹如火烧一般,看样子,眼前之人是不准备放他们离去了。

“嘎嘎,看你年纪不大,说话倒是条理有分寸,这样吧,老夫给你指一条明路,如何?”那人说道,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默心下道,多少今日之事还有转机,当下道:“前辈请讲。”

“看你们两个都是娃娃,老夫今日不给你们计较,不过,你们擅闯我处,险些误我大事,惩罚一下还是有必要的,这样吧,给你们两人一个时辰的时间考虑,你们二人,只能离开一人。”声音虽然沙哑,其中的笑意确是隐藏不住的。

“那另一人?”霄急声问道。

那人伸出干枯的手臂,冲着远处天坑一指,邪笑道:“另一人,自然是化为精魂。”

听闻于此,默双手紧握,脸色铁青,很明显,今日是难逃一死了,只是自己从小没爹没娘,生来无人养,死后无人识,但是霄不一样,他是玲姨唯一的儿子,不能在激怒此人了,如果再激怒此人,万一他改变主意,两人都会死,现在只求他能够说话守信,保霄一命。默深吸一口气,从没有如此认真过,他说道:“我们兄弟二人已经做好决定了,今日确实是我们擅闯贵地,愿用我一命,换取前辈原谅,放我弟弟安全离去,希望前辈守信。”

“滋滋,不愧是做哥哥的,小辈,老夫说过的话自然算数。”那人说道。

“多谢前辈”尽管自己要死,尽管满心愤怒,默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恭敬。

“哼~杀意已决,何必再演。”一声冷哼打破了沉寂。

默寻声而去,这一再激怒的声音正从身边发出,他猛然捂住霄的嘴,厉声说道:“住嘴,你知道你在讲什么吗?”

此时的霄不再像是一个年仅五岁的孩子,他冷眼看着那人,丝毫没有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道:“哥,不要再心存侥幸了,他根本没有想着放我们离开,反正我们兄弟也走不了,你是谁。”

“啪啪啪”那人不禁抚掌,惊讶道:“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心智竟如此成熟,比你这傻哥哥可强多了。”

“你~”此时的默再也忍耐不住,挥拳冲着那人打去。

那人不闪不避,手轻轻一挥,将默击退而去,嗤笑道:“就凭你,真的以为能改变些什么吗,痴心妄想,小子,下了地狱一定要记得老夫名讳,嫽。”

霄拉着默一步一步的向后退着,待到退至天坑,已经无路可退,霄丝毫感觉不到害怕,他微笑道:“最初在我弟兄二人头晕目眩之时,你没有杀掉我们,反而是将我们带入此地,想必是怕动静太大,招引来附近的人,坏你大事吧,如今还给我们一个时辰的时间让我们自己做一个选择,仅仅只是两个小孩子,依旧没有选择立刻杀掉,原因只能是一个,那就是这件事情对你很重要,你不允许它失败,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概率失败,你也是不允许的,我说的没有错吧。”

嫽面容没有起伏,心中却已经波澜万分,这真的只是一个年仅五岁的小孩子吗,在生死之间,思绪条理,虽没有猜中全部,却也猜中了七七八八,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有违人和,真是一个万中无一的孩子了,他平淡道:“你说的不错,我不允许失败,哪怕他的概率是万分之一,我也绝不允许它存在。”

霄没有理他,回头望着还在沸腾的天坑,血液的腥味弥漫周围,无数幽魂在聚集在天坑边缘,似是在倾听,他背身而指,道:“他们是什么?”

嫽嘴角泛起一抹邪笑,自顾自的低声笑起来,道:“说起来,他们应该和你也有部分渊源,你们族不是有祭坛吗,他们便是祭坛附近游走的幽魂,被我收集起来,共同助我完成大业。”

“什么”两兄弟同时大吃一惊,这幽魂,竟然,竟然是自己的族人,生已为奴,死不入轮回。

嫽的脸上流露出玩弄的表情,他喜欢掌控别人的生死,在死亡面前的恐惧,咒骂,怨念,是对他最好的奖励,他站在不远处,静静地欣赏起二人的表情,道:“和你们的先人一起见证这伟大的时刻吧,你们两个小鬼死的也不冤了。”

无数幽魂似是听懂了嫽的声音,一个个张牙舞爪,不知说些什么,天坑之中,血腥更甚。

霄拉着默的手,小声说道:“哥,敢不敢和我赌一次,我们跳下去,就是死,也要扰乱他的计划。”

“有何不敢,只是做哥哥的对不住你了。”默歉意的说道。

两兄弟突然跪在地上,对着天坑中的幽魂三叩首,当下心念道,首陀罗的先人,族人们,请保佑我们吧,随即,二人站起,笔直的挺起自己的脊梁,藐视道:“首陀罗族不论先辈还是后生,虽生而为奴,却也不是尔等宵小之徒任意宰割的,嫽,你看好了。”

没有丝毫犹豫,两个少年纵身一跃,像两个雨点般汇入天坑,融入血池。

咕嘟,咕嘟••••••

血池中瞬间开出两个血花

嫽冷哼一声,心下道:“蝼蚁,终究是蝼蚁,死不足惜。”嫽盘膝而坐,闭上双眼,准备着最后的冲击。

无疑,等待是十分漫长的,嫽对于这一次似乎势在必得,脸上已经流露出成功的微笑,突然睁开双眼,双眸之中似是在燃烧火焰,充满渴望,双手托天而起,道:“熔炼吧,吸尽这千年的幽魂,铸就你的不灭辉煌。”

天坑内

血池中央出现一个极小旋涡,形成血眼,随着时间的增长,不断地扩大,池中之血呈沸腾之势,配合着旋涡疯狂起来,血眼贯穿了整个血池,一股幽绿荧光在一抹红色之中格外显眼,如果说,血液是舞台,那么这股幽绿是舞台之中唯一的焦点。

嫽对着幽绿目不转睛,生怕错过了它变化的瞬间。

无数幽魂伴随着血池转动,冲着血眼,奔腾而去,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幽魂没有嘶吼,没有吵闹,池中除了沸腾之声,再无他音,嫽现在处于极度兴奋之中,似是并没有注意到这微不足道的变化。

幽魂转动到血眼底部,被幽绿照射后,发出油炸般的嘶响,便被吞没。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千年的幽魂也已经被吞噬了大半,池中的颜色也浅显不少,血腥之气已无最初浓厚,终于,透过幽绿,看到了其中的庐山真面目。

原来,池底竟是一把一寸长的石胚,随着幽魂的吞噬,石胚在这天地之中被打磨,雕琢,碎屑掉落,在空气之中转瞬消失,没一会儿功夫,这天地的鬼斧神工将这石胚锻造成刀状模样。

此时,嫽,眼眸中彰显无尽的狂热,妖艳面容早已扭曲,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终,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妖刀,现世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