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易阅读 >  为奴不奴 >   第四章 预言

玲听大族长的话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不明白他意欲为何,疑惑道“大族长,您是要?”

大族长神秘一笑道“你还记得预言石吗?”

“预言石?你是说预言石?”玲如何能不记得,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听族中的老人讲过,历任首陀罗族的族长都保管着预言石,能被预言石预言的人,首先要通过大族长这一关,不用问也知道,能得到大族长的青睐,必定有其过人之处,得到预言石的真言,日后必定可以更上一层楼。

大族长打趣道“怎么,小玲,你不会认为我这个老头子在给你说笑吧。”

玲看着地上两个迷茫的孩子,竟不知他们已经获得了如此造化,看来自己当初发现妖刀,来找大族长求证,真的是最正确的一步选择了,她赶忙说道“你们两兄弟还不快谢谢大族长。”

尽管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见母亲的兴奋溢于言表,想必不会是什么糟糕的事情,当下,兄弟二人跪下,恭恭敬敬的对着大族长扣了三个头,道“谢大族长。”

“何谢之有,老头子倒是真的想看一看,你们两个娃娃还会有什么惊喜?”大族长一边说着,一边凝聚气力,不见他的手臂任何动作,空气再一次加速起来,大族长口中道出一字“启”

整个房间发出隆隆哄响,大地也在不停的颤抖,片刻之后,一块紫色方石凭空而出,如砚台一般小巧玲珑,原来,这就是预言石。

“你们两个小家伙,一个个来,第一滴鲜血在这预言石之中,然后耐心等待便可以了。”大族长此时心情巨佳,毕竟每个人对于未来要发生的事情,总会有一些莫名的小期待。

默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搓着双手,满脸的兴奋抑制不住,道“大族长,我先来吧。”说吧,他从大族长那儿接过预言石,食指伸入口中,稍一用力,鲜血便已流出,默甚至顾不得十指连心的疼痛,赶忙将滴落的鲜血洒在预言石上。

四个人,八只眼睛,目不转睛的对着默手中的预言石,生怕错过了它的丝毫变化,一秒,两秒,待到第三秒时,房间瞬间被白光充斥,让人无法睁开双眼。

随即,凭空生出十个金黄大字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一个七岁的孩子,怎么会有这种预言,既不是对一身修为的指导,也不是未来人生的方向。

大族长也泛起了嘀咕,这小子虽说聪慧,但距离绝艳天纵还是有很大的距离,为何他预言却与常人有异 ,让人捉摸不透。

别看默的只有七岁,一般的书信已经可以这十个字自然不在话下,他口中不停地念到,马上会心一笑对着霄,说道“我理解的字面意思是不是咱们两个要做一辈子的好兄弟了,这倒是挺好,那你小子这辈子算是跑完不了了。”

听罢这话,还在地上的霄直接赏了默一个大大的白眼,双手抱头,做痛苦状,说道“啊,不是吧,谁愿意与你做一辈子的兄弟,自打我记事起,就一直被你欺负,那我岂不是太惨了。”

“哼,你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能当我兄弟算是便宜你了。”默撇撇嘴,这臭小子,现在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少来了,让你看看我的,说不定未来的我时来运转,每天都以欺负你为乐趣呢。”霄得意道,眼中止不住的兴奋,自己的未来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马上就要知道了,一想到这里,他也咬破了手指,从默的手中接过预言石,一滴血直接滴落在上面。

这一次,没有耀眼的白光,有的却是一阵轰鸣声,不同于默的金光色字体,霄的预言语竟是鲜红色的,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血红,“妈呀,这也太长了吧。”霄盯着自己的预言,竟是呆了。

不仅仅是霄,剩下的三个人更是目瞪口呆,如果说默的预言已经算是奇葩了,那么霄的预言,只能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对未来的预言啊,只见空中写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玲看着眼前的预言,又看看大族长,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她小声的问道“大族长,是不是这预言石出了问题,怎么这两个孩子的未来如此奇怪,真是捉摸不透,让人匪夷所思啊。”

大族长也是很无奈,自己预言了这么多的族人,没有一个人和他们两个似的,别说他们三人,就是自己这个老头子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啊,他尴尬的笑了两声,道“你带来的这两个孩子当真是谜一样啊。”

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霄拽了拽玲的衣袖,问道“娘,刚才的字是什么意思啊?”

玲不断地回味这霄的预言语,突然,平静如她的脸上绽放出惊喜,那笑,在胖胖的脸上愈发灿烂,像是会传染一样,渐渐地,大族长也在跟着一起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大族长仰天长啸,似乎多年来的压抑,在一瞬之间突然得到了释放,“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这是天意,这当真是天意啊。”

“对,大族长,咱们首陀罗的族人们有救了,在寻找光明,追求自由的路上不远了。”两个人的笑声此起彼伏,倒是弄得两个孩子一头雾水。

两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二人从对方的眼中同时得出了四个字的结论一脸懵逼。

“一千年啊,整整一千年啊,终于还是让我等到你了,孩子,你是咱们首陀罗族的希望啊。”大族长的激动溢于言表,甚至就连头发都站立起来几根。

总是说结果,也不告诉原因,这谁能忍受得了,霄有些不忿,说道“大族长,什么事情这么好笑,让你们开心成这个样子。”

大族长对着玲颔首示意道“小玲,你来告诉他们吧。”

“好”玲很快恢复了正常表情,对着他们两兄弟解释道“霄,一切皆是定数,你是上天选中的孩子,是我们首陀罗族人千年来的希望,这预言石上的预言,昭示着未来的某一天,你会带领我们,不,是带领所有首陀罗族的族人们打败吠舍族,解除族人们的奴隶身份,恢复祖先千年前的荣光。”

“我?”霄伸出食指,反指向自己,满脸的质疑。

大族长说道“不错,孩子就是你,你是上天给我们的恩赐,你现在还小,接受不了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天意不可违,你懂吗?”

默在一旁疑惑道“大族长,您的意思是霄是咱们首陀罗一族的希望,可是现在的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大族长不在意的说道“无妨,无妨,你们可曾记得,为什么同是首陀罗的族人,留着相同的鲜血,你们两个都可以操控那妖刀,而小玲却不可以吗?”

两兄弟同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

“其实道理很简单,并不是你们选择了它,而是它选择了你们,因为霄是天选之人,这一切都是定数,往往最简单的道理世人撞破了脑袋都不会相信。”大族长不厌其烦的解释道。

霄还是有一些疑惑,问道“大族长,您说我是天选之人,可是这把刀默哥同样也能用啊。”

“霄,你还记得默的预言语是什么吗?”玲开口回答了他的这个问题。

默口中念道“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不错,是上天让你们此生做兄弟,是这刀选择了你们二人,小玲,这两个孩子你要好生照顾,他们是希望,是真正的希望。”尽管大族长全身骨骼尽断,他的威严却依旧没有减少,高昂的头颅一刻也不曾低下,依靠在墙壁之上,他放肆大笑,口中道“痛快,痛快啊。”

在辞别大族长后,三人回到家中,今日所发生的一切像是一场梦,让人看不清摸不着,却又亦真亦幻,不由得心生欢喜。

玲警惕的向四周窥去,确认四下无人,关紧屋门,将两个孩子叫到跟前,嘱咐道“今天的事情你们牢牢地记在心中知道吗,否则不仅仅是我们三人,此事牵连甚广,一个不小心,传到吠舍族人耳中,咱们整个首陀罗族都会有灭族之灾。”

两兄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霄从衣袖处拿出妖刀,在手中打量着,问道“娘,我们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玲一时之间不明白霄的用意何在,反问道。

默接过话语,道“玲姨,霄的意思是问,要不要给我们找一个师傅,提升我们的修为。”

“对对,娘,我就是这个意思。”霄向默投去赞赏的目光,似乎在说,还是你老哥真正的懂我啊。

其实,两兄弟所想,玲未尝没有考虑过,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两个孩子如果超出同龄人很多,势必会引人瞩目,结果必定是被抹杀,倘若什么都不教给他们,如何能担负的起复兴首陀罗族的大业,玲思前想后,不知如何是好。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欲修武,先练体,没有一个好的根基,再高端的武学,你也不可能驾驭的,你们两个,懂吗?”在玲的心理斗争之后,终于得出了这个结论,先将两个孩子的体魄练好,打好根基,即便是日后被人所察觉,自己也有一个很好的说辞。

默环顾四周,看了一下这个简陋的家,四下并无任何可以练体的器材,挠了挠头,疑问道“玲姨,您说的我们都懂,只是我们该如何做呢?”

霄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拍了拍默的肩膀,大大咧咧的说道“我的默哥哥啊,放心吧,有娘呢,咱们现在能做的只需要听从指令就可以了,对吧,娘。”

“哼,你小子啊,天生就是心大,以后有空多跟你默哥学习一下,省的以后出去,让为娘的担心。”玲伸出手指,冲着霄的头重重的弹了下,以示惩罚,“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你们先去休息,等着明天早上,可是还有任务等着你们呢,到时候你们两个小子可别喊累。”

“知道了,娘也早休息。”

“知道了,玲姨也早休息。”

真的是上天的安排吗,默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看着自己这个弟弟没心没肺的睡着,默无奈的笑了,看来真的是人越长大,烦心事就越多啊,大族长和玲不知道的是,其实在默的小小的心中,还是有一丝失落,他的心中似乎也明白了,如果说天选之人有一个的话,那一定是这个没心没肺的弟弟,那一天发生的事情,记忆的片段零零碎碎,他大体也明白了,那刀是因为这个弟弟,才保全了他的性命,内心不由的有一些嫉妒,可是为什么自己也能用妖刀呢,默摇了摇脑袋,算了,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要强迫自己去想。

第二天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玲做好了饭,便开始叫着两兄弟起床了。

对未知的事物好奇是人的本能,两兄弟也是很配合的没有赖床,早早的洗漱完毕。

“咦,今天的早饭怎么有两个鸡蛋?”霄惊讶道,在他的记忆之中,自己吃鸡蛋的次数,真的可以用屈指可数来形容,想来也不奇怪,首陀罗族被迫成奴,男子白天出门开采矿石,女子白天养殖牲畜,所获得的果实全部被吠舍族掠夺,而对于他们的恩赐,则是苟延残喘的活着,得以看见明日的太阳,日复一日,周而复始,直至死亡。

玲宠爱的摸着霄的头发,给他们分发筷子,笑道“傻孩子,有鸡蛋吃不好吗?”

默接过筷子,拿起鸡蛋,剥了起来,口中道“啊,闻着这煮鸡蛋的味道就让人流口水了,我还真舍不得吃有些。”

“你这孩子,一个鸡蛋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尽管吃,你们现在是打基础的时候,身体可是修炼的本钱,但是你们两个小子可是要给我记住了,鸡蛋也不是白吃的。”一边说着,玲一边拿起石勺舀起粥,给默递了过去。

“哎,我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早餐。”霄哀叹一声,老气横秋的样子。

玲赏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佯装怒道“你这臭小子,怎么说你娘呢,我还会坑你吗?”

默嘿嘿的笑着,似是等着看好戏。

“哼,那可说不准,我总觉着默哥才是亲生的,我才是大街上捡的那个。”霄打趣道,脸上彰显出许久的委屈。

“讨打”玲一个板栗就要送过去。

霄微微一撇头,躲了过去,伴着鬼脸说道“打不着,打不着。”

一顿早饭就在这打打闹闹之中过去。

当然,一句话的确说的很对,天下没有白吃的早餐,玲在临走的时候给两兄弟布置好了任务,与其说是任务,不如说是两兄弟的训练目标。两兄弟互相监督,上午打猎,食材不限,自行解决温饱,不得使用工具。下午在家中冲着西边方向挖地道,暂且每天向前推进五米,同样,不得使用工具。

面对着玲布置的奇奇怪怪的训练目标,让两个孩子着实无奈。

山坡上

霄坐在地上,口中叼着一株狗尾,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说道“默哥,不行了,不行了,歇一会。”

默年长两岁,体力不像霄消耗的如此严重,脸上的汗水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伸手用胳膊擦了擦脸上的汗渍,道“啊,我也不行了,这野兔子跑的也太快了。”

“就是就是,果然是两条腿的跑不过四条腿的。”霄抬起头,眯着眼,对着天空发问道。

默被霄的话语逗乐了,扭头说道“我说你小子啊,就别感悟人生了,有这时间,还不如抓紧想想,怎么解决问题呢,要不然啊,中午咱们就真的要饿肚子了。”

霄将胳膊放在腿上,托着脑袋,使得自己尽量舒服些,道“捕捉兔子很简单啊,守株待兔听过没,我们做个陷阱,放点它喜欢吃的东西,找个地方偷偷瞄起来,等它自投罗网就是了。”

在这个方法公布的时候,默直接给他否定了,捏着霄的耳朵,大声的说道“不准使用工具,听到没。”

霄揉着耳朵,嘟囔道“这么大声干什么,耳朵都快给你震破了,那你说,能怎么办。”

“跑”默吐出一个字。

“啥?”霄听了,吓得一激灵,自己的这个哥哥,是不是今天跑疯了,如果能跑得过,他们两个现在还至于还饿着肚子吗?

默从旁边捡起一根小木棒,在地上比划道“你先听我说啊,咱们两个跑,不是和刚才似的,追着一个兔子,漫无目的的吓跑,还是要讲究一些方法策略,你看啊,这是兔子窝,你先埋伏在这个位置,我呢,先去追,我不需要完全追上,只需驱赶到你的方向就可以了,等到兔子来了,你抓住它,我们的午餐不就有着落了。”

霄抿了下嘴唇,似乎已经能闻见烤兔肉的香味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