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拂晓,天刚蒙蒙亮,伴着几缕炊烟,安宁村的人们开始了日复一日劳作,两兄弟随口扒拉完早饭,向着村口走去。

令他们意外的是,少年口中的十个少年早已经站在村口,看见他们走来,同时好奇的将目光移去。毕竟刚来到安宁村并没有多长时间,对于其他的孩子没有太过熟悉,甚至有的连招呼都没有打过,默一眼扫过,不禁眉头微皱。

原来,少年要求的首陀罗人还要出十个十二岁以下的孩子,但看现在的状况,十个少年年龄即便是没有十二岁,至少也没有小于十岁的,除了肤色黝黑的相同点之外,每一个人的身高保守估计都要在一百五十公分以上,有的甚至达到了一百六十公分,霄现在六岁,默也仅仅比霄大两岁而已,年龄的差距造成的不仅是身高体质的差距,更重要的是心智的差距,虽本同族,可是现在看来,两个人夹杂其中,是那么的不合群,如若不是当初误打误撞的被老洛服食了还魂丹,使得他们对身体有信心,将他们两兄弟和这十个族人在一起,根本就是陪葬品。

少年依旧是一袭白衣,个头虽不比首陀罗人大,修行和心性着实令人胆寒,想想也不难让人理解,吠舍族之所以数千年压制首陀罗族为奴,与他们强者为尊的思想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毕竟本身没有实力,仅仅是依靠父亲是城主的关系即使管理一个小小的村落,定当不会服众的。

心狠唯有手辣。

“放轻松,你看你们还是太过紧张了,放心,我只是和你们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算是一个养成类游戏,我更喜欢称之为成长游戏,它会将你们变成强者。”少年开口说道。

十二个人就怔在原地,面无表情,没有人知道他们各自在想些什么.

少年邪魅一笑,道:"游戏最初我想骗你们,十二个人,六组人,游戏结束最终活下来的只有两个人,所以,如果不想被淘汰,你们懂了吧。"

“卑鄙,无耻。”霄最初能够想到的词语只有这两个,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相比起游戏规则中被淘汰,同族之人的自相残杀更令人心寒,在少年一席话后,感觉周围人相互之间对视的眼神都多了一层敌意,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事关己身性命呢。

吾亦无害人之心,他人休有亡吾之意。

少年单臂成拳,紧紧握住,较之平日漠视,现在更显严肃认真,一字一句说道:“你们记住,种族没有优劣,更没有怜悯,你们唯一靠得住的,只有自己的实力,这是我对你们唯一的忠告。成你们所想,自动分成六组,即日起,编号是你们唯一称呼。”

本以为编号会有什么玄机,最差也会是抽签决定,让人没有料到的是,编号排列结构简单,简直是简单的有些掉渣,竟是随意按照每组个头进行排序,毫无意外,一号和二号分别就是霄和默了,听到这个答案,着实让人哭笑不得。

“你当做游戏一样让我们强大,就不怕哪一天死在我们手中吗?”霄目瞪少年,径直说道。

少年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捧腹哈哈大笑起来,好久才说道:“如果你有这个实力,尽管来。”

由于少年游戏的开始,无暇顾及其他,整个安宁村开始了短暂的安宁,男人们早起而行,日落而息,奴隶的身份虽未改变,至少可以苟且一段时间,性命无虞,麻木的脸上渐渐有了满足,只是不知首陀罗这个种族是否真的在千年之中磨灭了血性,放弃了追逐自由的心。

少年俯下身子,从地下捡起小石子,不多不少,刚刚十二枚,手腕反转,单臂甩出,以一种撒豆成兵的手法,将其抛出,十二个人零散的站在各处,有的孩子反应极快,求生意识下无意的只能用同伴当挡箭牌,进行躲藏,十二枚石子一起飞出,看似杂乱无章,有十二枚直接击中其中六个孩子,其中六枚击中他们身体后借势反弹击中剩下的四个孩子,霄和默眼尖手快,十二枚石子全部躲避过去,正在他们沾沾自喜时,令人惊愕一幕发生,那六枚石子在反弹之后,四枚石子已经没有了动力,径直落下,却还有两枚石子竟然借助第二次反弹之势进行第三次反弹,“砰砰”两下,击中了霄和默,十二枚石子,无一例外,全部命中。

如果说,这看似随手一甩,撒豆成兵的手法前六枚石子击中是功底,二次反弹的四枚命中是实力,令人惊艳的第三次反弹当真只能用心思缜密的恐怖二字来形容,出手的一瞬间,将他们的所有动作以及反应能力全部预判。

默一言不发,陷入了沉思,霄知道他在想什么,所谓的天选之人,能带领首陀罗人走向自由,这种所谓的预言给了两兄弟莫大的信心,尽管最后知道是玲姨所为,但天妖刀的出现,拜战为师,以及之后误打误撞服用了还魂丹,体能不弱于成人,诸多天时地利的出现使得他们低估了对未来的路,只是因为他们忘了,数千年,首陀罗绝艳天纵之辈不乏少数,数千年的血依旧没有换来自由,吠舍族底蕴之深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哥,别灰心,未来咱们一定可以超过他。”霄安慰道。

默没有说话,只是对着胸前指了指,让霄仔细观察。

这一观不要紧,霄的信心也受到了打击,原来,十二枚石子不仅击中了所有人,石子在衣服上的印记表明击在了左胸口三分处,这还能用恐怖来形容吗,恐怕只能用变态二字描述了吧。

“刚才我替你们开启了封印,将你们的血脉解开,今后的修行将不会受到血脉的影响,我们的游戏现在正式开启了,欢迎你们。”一边说着,少年一边双手摊,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让人看去,似乎不是游戏的开端,确实修罗之门的开始。

血脉就这么解开了吗,默低头看着胸口处那抹淡淡的印记,疑惑道,情不自禁的伸手去触摸,想要记住这个位置,如果自己能和霄活着走出这个游戏,一定要给洛大叔和小洛解开封印,让更多的首陀罗人掌控自己的力量。

默的一举一动都被少年看在眼里,他说道:“不要痴心妄想了,即使你记住了我的手法,落点位置也于事无补,激发血脉需要我们吠舍族独有的内力,你和你那个弟弟是唯一三弹击中的人,我越来越期待你们在游戏中的表现了,不要淘汰的太早,要不然会很没有乐趣的。”

“好,你想玩,我们两兄弟陪你。”霄不甘示弱的回应道。

少年伸出一根手指,展现在众人面前,他的动作可以减慢了很多,手指修长,动作轻柔,一颗白点,从无到有慢慢生成,米粒大小却是不再变大。

尽管都是普通人,少年指尖充盈的能量他们依旧能够感受得到,那跃跃欲试的能量玲珑饱满,纯净无暇,不可方物,只见少年指尖轻点,白点轻轻向前飘去。

十二双眼睛紧紧盯着白点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径直落在了数米开外的一颗大树树干上。

“轰~”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不起眼的小小白点竟将这四人合抱的粗大树干拦腰截断,霄看的清楚,最外围的树皮边缘渐黑,应该是瞬间炙热的高温灼烧所致,树干内化为灰烬。

“不用有任何惊讶,基础操作,未来你们每个人都要学会掌控体内之气,这是修行的基本。”少年淡淡说道,毕竟在他眼中,面前的这群年龄相仿的首陀罗奴隶未曾修行,对气的运用和认知都处于小白的状态,也没有什么好炫耀的。

五号出声道:“这些你都会教给我们吗?”

“当然,只有你们强大了,这个游戏才有意思不是吗。”少年如是说道,言语之间说不清的戏谑之情。

“气是修行的基本,是身体能量实体化攻防一体的一种形式,无论是战士还是法师,都需要凝聚能量,以气为导,你们现在需要做的最基础的一步,凝气,说白了就是先将体内的能量汇聚在一个点,随即转化为气的形式,以意聚能,化能为气。”不要看少年心狠手辣,每天都是一副玩世不恭,喜欢将人玩弄于手掌之中的浪荡公子,谈及修行,哪怕只是最简单的凝气环节,竟无丝毫敷衍。

“是这样吗?”默从人群之中侧身出来,伸出手掌,问道。

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少年也寻声看去。

在默的掌心之中,虽然并无少年刚刚凝气光鲜亮丽,能量饱满的白色光芒,细看之下,像火苗一般若隐若现,毕竟是第一次凝气,默的气有些不稳定,与空气做着激烈的抗争,嘶嘶的摩擦声从掌心传来,默努力控制着微弱的气,试着将其壮大。

“啪,啪,啪”少年不禁拊掌,口中道:“二号,看来我没有看错人,你们之中你的悟性是最高的。”

明知少年话中暗暗为其树敌,默心中不由一宽,听其话,知其音,这气虽弱小,却是成功了。

霄搂着默的肩膀,竖起大拇指,道:“哥,你真厉害。”笑容发自肺腑,沁人心脾。

“哼,雕虫小技,不过是会凝气而已,有什么可沾沾自喜的。”一个不和谐的声音蓦然从人群之中响起。

不要看默的年龄小,经历了如此多的事情,默不会因为这些小事影响自己的心境,自然不会说什么,他不说,霄却忍不了,马上回击道:“八号,你这属于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怎么,看我哥会凝气,现在就开始嫉妒了?”

一句话,让八号无话反驳,毕竟嘴强王者是没有用的,一切还应以实力去说话,恨恨说道:“你等着,到时候你们两个第一个死。”

霄不屑道:“就凭你?”

“凭我自然是不够,可我们有十个人。”八号说罢,其余九人目光一同盯着面前的两兄弟,如果目光能杀人,现在他们已经千疮百孔了。

这个时候,默绝对不会让霄独自承担,轻轻将霄拉在身后,眼珠微转,说道:“你能替他们做决定吗?你当他们是你的走狗吗?”

不用说,这个他们便是指的剩余九个人了,不要看他们十个人,在人数上占优势,如果真的是,生死相搏,默有很大的把握将他们全部杀死,毕竟他们现在的气力已经和成年人向媲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他还是懂得,现在的他怕的不是面前的十个人,而是为他们制定游戏规则的少年。

默希望自己的这句话能够激怒他们,至少不会树敌太多。

十号嘴角一抿,说不出是微笑还是愤怒,指着面前的两个人说道:“都是因为村子里面来了你们两个不速之客,才导致了今天这样的结局,你们自己说,从你们来到安宁村之后,死了多少人,你也不要用言语来激怒我们,没有用的,我们十个从小在安宁村一起长大,即使死在对方手中,那也是技不如人,但是,但是你们确是罪魁祸首,你们必须死。”

“哈哈哈哈,好一出精彩的决裂啊,看来首陀罗族内部并不是钢板一块,分崩离析欠缺的仅仅是一点外力啊,现在有意思了,二比十,似乎这游戏比我想象的还要有趣的多。”在他们争吵的过程中,少年一言不发,静静地做一个旁观者,看着他们内斗,这种作壁上观的感受似乎更令他惬意。

十号的一番话令两兄弟吃惊不已,从他们最初进入安宁村装伤,以外的骗走了老洛的还魂丹,即便是到最后,老洛因为两兄弟自断两指,不仅仅是他,甚至连小洛也没有丝毫怨恨于他,两兄弟无形之中已经适应了这种无私的好,享受着老洛父亲一般的庇护,一时间,甚至忘了,原来自己在别人眼中依旧是一个外来人,一个不速之客,怕那是同根同族。

霄低下头,抿着嘴,许久,才从口中道出三字:“对不起。”

“你们少在这里惺惺作态了,现在对不起有用吗,十二个人只能活下来两个,幸存的两个最后还不见得能活着出去。”九号说道。

默毕竟比霄年长两岁,经历事情的沉淀,本心不易动摇,内心的愧疚之情当真存在,更多的是为首陀罗这个种族而感到悲哀,未满十二岁的少年,已经失去了自由的向往,成功变成了吠舍族的奴隶,那一张张愤世嫉俗的嘴脸现在便用在了自己人身上,活着,已形如走肉,对着冷眼旁观的少年说道:“这场游戏,刚开始,他们十个注定要淘汰了。”

少年将手指放在唇边,做出了一个嘘的动作,示意他无需再说,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对自己是一种保护,也是给了别人一层遮羞布。

“以后每七天我会指导你们修行,下午你们十二个人全部去挖地道,不得借助任何工具,每次挖掘多少你们自己定,但是七日后,最少向前拓进二十丈,晚上的时间你们自己安排,听清楚了吗?”少年一副老成模样,这一刻,给所有人的错觉竟是他不是一个吠舍族人一般。

“少爷,晚上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家了。”十二号偷偷的打量起少年,试着问道。

少年随手一指远处的一间茅屋,回答道:“那是你们住的地方,你也可以选择回家,不过,”少年脸色瞬间冷却,那眼神让人不寒而栗,继续道:“回家算是退出,你的同伴就要死,你可要想清楚哟。”

下一刻,没有人再怀疑少年说话的真实性,狼就是狼,纵然有温顺的时候,依旧不能大意它展露獠牙的瞬间。

少年转身而去,临走时留下一句,“给你们准备了十个人的饭,如果不想饿肚子,你们知道该如何去做吧。”

意思在明显不过了,少年走后,三号至十二号十个孩子自动抱团成为一个小团体,将霄和默孤立起来,如果是只有默一个人,他当真不会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一群目光短浅的乌合之众,即便是人数在多,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可是他不愿,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弟弟了,不愿意同族相残的血在霄这么小的时候便染指双手。

“咱们的身体里面都流淌着首陀罗的血脉,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为了霄,默试着做出妥协。

八号道:“你少在这里惺惺作态了,你不是很紧张你弟弟吗,我便先杀他。”八号仗着自己年龄身高都比霄和默要大不少,再加上他们十个人打小都在安宁村长大,心中自然没有顾及。

如此挑衅磨灭了默最后一丝耐性,面色逐渐变的阴冷,直言道:“你敢伤他分毫,定让你悔不当初,不信,你现在试试?”

人活一世,为的终究是一个面子二字,任谁也没有想到,默的反应如此激烈,使得八号脸面无光,很是下不来台,一把抓住默的领角,嚣张道:“有种你再说一遍?”

“你敢动我弟一下,你试试?”简简单单十个字,言词之间比八号更加嚣张。

“好,我让你嘴硬,今天我便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一边说着,八号另一只手握拳,直冲默的面门打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