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只见裕王头戴翼善冠,身穿紫色锦袍,肩上绣织蟠龙飞舞,脚踩软底毡靴,眉毛舒朗,眼眸墨黑,面白如玉,鼻梁高挺,欣长的身材,在寒风中挺立,浑身散发出一种高贵王者风度,让人钦慕敬畏。

裕王后面跟着几名侍卫,进了王府,裕王左右看看,蹙眉问道:“李总管呢,怎么不见他的面?”看门人叩首答道:“秉裕王殿下,李总管刚出府去了,很快就回来。”裕王略显疲惫,说道:“把我的马牵走,我今日乏了,现在要休息,不要打扰我,李总管叫他晚上来找我。”说着径直走了。

柳香痴呆呆看着,直到裕王走远,她才回过头,吐了吐舌头,悄声说道:“哎呀,裕王长得真标致,我来王府两年多,从未见过,今日总算看见了,果然俊美。”彩凤道:“咱们赶快走吧,快去快回。”两人出了王府,买完东西回洗衣坊。

晚上,柳香在床铺上绣着衣服,彩凤绣着一个手帕,彩凤绣了一会,手帕上就出现一副风景画,是雪天红梅。柳香看了,惊叫起来,众人全都围在一起,夸赞说针脚细密平整,颜色搭配漂亮,绣技精湛绝妙。

柳香笑道:“云儿,你绣的真好,应该到王妃身边去,王妃身边就缺你这样的人。”另一个道:“柳香,你经常给王妃绣东西,对王妃身边的人说一说,让云儿到王妃身边,这儿的活云儿姑娘也吃不消。”

柳香将彩凤绣品带到陈王妃殿里,王妃看了手帕,深为赞叹,说起彩凤,笑道:“原来就是云儿姑娘,能化腐朽为神奇,不错,这姑娘心灵手巧,到我身边来,绣些精品,裕王殿下需要。”于是,彩凤被调到王妃身边。

李总管回到王府,听门人说裕王回来找他,让他晚上过去。等到晚上,李总管急忙拜见裕王,裕王道:“最近我不在府里,有何事发生?”李总管答道:“回殿下,近来王府无事,一切都好。”裕王又问道:“宫里的人可曾来过?”李总管道:“没有来过。”裕王又问李总管一些事情,李总管作了回答,告辞走了。裕王陷入沉思,王佑怎会长时间没消息呢?

裕王这几日颇是繁忙,先是裕王师父高拱讲了一些朝廷事宜,分析当前局势。高拱相貌俊朗,为人豪爽有谋略,是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以翰林侍读身份选为裕王府的首席讲官,高拱进裕王府已经八年,和裕王有很深的感情。

当年,嘉靖帝深信“二龙不得相见”的道士之言,不见裕王,不让裕王见自己的母亲杜康妃,裕王十几岁的孩子,没有母爱和父爱;他应该是皇太子,可嘉靖偏偏不让他的弟弟景王就番,景王赖在京城不走,不时的威胁他,大有夺嫡之势;严家父子支持景王,裕王忍辱负重,得亏高拱出谋划策。

从高拱踏进裕王府,就一直悉心传授裕王知识和教诲做人的道理,对裕王多方扶持和照顾,所以无论外面朝堂闹得如何,裕王府始终能平安度过,高拱始终陪伴左右。裕王听了高拱的一番话,两人悄悄谈论严家父子和徐首辅的争斗,以及裕王一路的所见所闻,然后高拱悄然离去。

裕王又去拜会世族国公,送上礼物,对皇宫也免不得,送去一些特产礼品。见了王佑,裕王问道:“王公公,上次给你说的事,可曾有希望?”王公公道:“殿下说的是小凤的事?办妥了,人已经到了裕王府。”裕王听着愣了,道:“什么时候去的,怎的没人对我说?”王佑道:“大约半月前,殿下到王府一看便知。”裕王告辞,转身急回王府。

裕王派人找来李总管,急问道:“半月前有位姑娘进到王府,为何你不对本王讲?”李总管听了,扑通跪拜在地道:“前些日子确实来了个姑娘,说是逃难来的,王府各处人满,姑娘已被我安排到洗衣坊。”裕王忽地站起身,急得脸红了,他大声斥责道:“什么?你把她安排到洗衣坊?!你干得蠢事!”说着急忙往外走,对呆站着的李总管冷声道:“前面带路,到洗衣坊,给我传话!”

洗衣坊一群姑娘正在洗衣服,突然听到有人喊:“裕王殿下到!”春嬷嬷等人都下跪,裕王看看道:“抬起头来!”裕王一个个看过去,没有见彩凤,转身对李总管道:“人呢,你说的姑娘呢?”李总管问春嬷嬷道:“云儿姑娘呢?怎的不见她?”裕王愣了一下,云儿姑娘?她不是叫小凤吗?春嬷嬷答道:“云儿姑娘前几日被调到王妃身边,现在王妃寝殿。”裕王听了,转身直奔王妃寝殿。

王妃寝殿里,陈王妃正在琢磨彩凤绣的手帕。京绣和苏绣的结合,大气磅礴和细腻雅致,衬托着雪花洁白无瑕,梅花清幽高雅。裕王快步疾走,进到殿里,看见王妃手里拿着手帕,图案十分漂亮,便问道:“王妃,你拿的什么?这是你绣的吗?”王妃答道:“前几日有个叫云儿的姑娘绣的,她绣的手帕真好,殿下你瞧。”说着将手帕给了裕王。

裕王看见手帕上的梅花白雪,心中一怔,这是小凤绣的,是那天的落雪红梅!裕王急忙问道:“云儿姑娘呢?云儿姑娘不是在你殿里么,她人呢?”王妃满心纳罕,说道:“她在旁边屋子里。”

裕王转身到隔壁房间,看见彩凤低着头,身穿粉色襦裙,正在一针一线的刺绣,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裕王看见朝思暮想的彩凤,心情再难抑制,他疾步上前,一把拉起彩凤道:“小凤,原来你在这儿,小凤,走,跟我回去。”说着,拉着彩凤的手,回到他的房间。

彩凤心里慌乱异常,脸上泛红,她怕裕王的热情。裕王到陈王妃殿里,她躲了两次,现在终究让他知道了。两人进到房里,裕王仔细看着彩凤,那新月眉毛,墨黑眼睛,挺直鼻子,小巧嘴巴,无一处不想念,无一处不动人,她的一切都是如此美好。裕王一把搂着彩凤,柔声说:“小凤,我很想你,离开很长时间,我想尽办法就想见你,要和你在一起。”

彩凤有点发懵,什么?是自己在皇宫待不下去,逃命出来,怎会是他想办法的?彩凤抬头望着裕王,道:“殿下,我在皇宫里的事你知道么?”裕王道:“你在皇宫里发生什么事?我到天津近一个月,皇宫里的事我不知道,我临走前找过王佑,想把你要到裕王府。”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