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易阅读 >  万道天河 >   41 还是一掌

“这屋里还有人?”众人都是吃了一惊。

王月婵循声望去,沙发上坐着一名光头大和尚,身穿黄色僧衣,脚下软底布鞋,面容威恶,望之令人胆寒,尤其是一双眼睛,仿佛是山间猛兽之王,睥睨一切,冷酷无情。

“你们之前看到他了吗?”王月婵问身边的女同学。

“没有,”大家都是摇头。

王月婵感觉一股冷气从后背直窜上来,太匪夷所思了,活生生的一个人,竟然都没看见,简直如同鬼神。

他要是意图不轨,想对王月婵下手,轻而易举,王月婵到死都不会知道是怎么死的。

“小子敢而?”大和尚突然暴喝,双目瞪圆,仿佛远古凶兽复苏,屋内刮起一阵腥风。

苏剑沙充耳不闻,手臂原式不变,已是印在苏春雷的胸膛,砰,触手却是如中败革,苏春雷诡异的冷笑,身躯奇怪的一扭,竟是要错开,躲避开苏剑沙的攻击,同时他体表亮起微弱的金芒,如同披上了一层金衣。

“别以为只有你会武功,我也会,”苏春雷冷冷说道:“密咒金钟罩!”

顿时,苏春雷的肌肉贲起,身躯如吹气一样,涨大了一圈,皮肤如铁,闪着淡淡的金光,和传说中的少林寺铜人一般。

“你伤不了我,有金钟罩护体,就是普通刀剑,也砍不透,更不要说你的拳头,”苏春雷有神功护体,腰杆顿时硬了。

“是吗?”苏剑沙依旧淡淡,手掌去势不变,看上去只是轻轻一按,印在了苏春雷的胸膛。

咔嚓

苏春雷如被重型卡车撞击,炮弹一样向后抛飞,直掠过数米的距离,像是一片死猪肉,啪的一声,摔在墙壁上,骨骼碎成七八断,贴着墙面滑落。

屋内一片寂静!

“太厉害了吧!”曲若曦玉手掩着小嘴,惊讶的瞪着眼睛。

“感觉寻常的重型大卡车,也没有这样的冲撞力。”

大家看苏剑沙的眼神变了,苏剑沙前几次出手,展露的是上乘武功花间游,袖里乾坤,折花百式,出手如电,肉眼难辨,还看不出有多恐怖。

刚才的一击,却是有板有眼,放了慢镜头一般,那冲击力,爆发力,杀伤力,比世界上最重量级的拳王都要凶猛。

“小子敢而,”慧空大怒,苏剑沙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把苏春雷打成重伤,自己喝止,却一点也没有留手。

“死来!”

慧空甩掉外面的宽袍,露出里面明黄僧衣,大步如飞,只是几个跨步,就到了苏剑沙身前,手掌一伸,居然变成蒲扇大小,皮肤赤红,掌纹金线,顿时空中刮起一阵腥风,像是积年大虫出山,偏又带着一丝佛理佛性,金刚怒目。

这是密宗绝技,密宗大手印!

修炼此绝技,极其艰难,慧空足足花了九年时间才小成,又三年才大成,期间苦行练掌,禅坐练咒,身心一体,密咒加身,吃的苦楚可不是一星半点。

不过威力也是极大,一旦练成,寺庙内的方石碑,都能一掌震裂,寻常武林中人挨上就是筋断骨折,慧空更是凭此门神功,练出内劲,如今已是内劲大成,少有敌手。

轰轰

掌风如刀,向外扩散,曲若曦,王月婵等几个女同学双眼一翻,天旋地转,仿佛被万斤巨大的佛像镇压,发出娇呼,昏厥过去。

“小子,就让佛爷爷超度了你,为我死去的徒儿报仇。”慧空声音如雷。

“你身为佛门中人,不去吃斋念佛,却凶恶狠毒,喊打喊杀,其罪当诛。”苏剑沙神色淡然,面对慧空的绝强攻击,依然保持平静。

苏剑沙手臂伸出,没有任何威势,递入慧空掌力最强处,造化神奇,阴极而阳生,阳极而阴生,生死气转换,阴阳循环。

拳掌相交,发出沉闷的气爆,仿佛是油罐车内部汽油燃烧,爆炸滚滚,偏偏油罐坚硬,并不破裂,那种压抑的震撼爆炸之声,令人心中惊悸。

屋内的同学更是被气浪掀起,惊呼之中,向后抛飞,白良撞翻了桌子,张郃撞碎了挂壁电视,曲若曦头颅撞在了一人多高的立式花瓶上。。。一时间高声惨叫惊呼疼之声不绝,屋内一片狼藉,人人摔倒。

咔嚓

慧空感觉手臂骨骼咔咔作响,竟是不堪重负,接着身前一空,竟是虚不受力。

“不好!”

他战斗经验丰富,瞬间想到,这是双脚离地,没有凭依,自己此刻肯定是被打的凌空飞起。

“这怎么可能?”

下一刻,慧空听到自己胸腔,后辈,手臂,肋骨发出连续的清脆声响,像是放大了几倍的打碎鸡蛋的声音,但是却更加渗人,慧空毛骨悚然,自己的身躯竟然不知有多少出骨折了。

潮水般的疼痛涌上慧空头颅,胸腹之间一股腥甜的高压气浪蒸腾,他抑制不住的张开嘴,鲜血混合着粘稠的心脏瓣膜,喷射而出。

“心脏被打爆了?”慧空大吃一惊,滚落在地,他自小练武,生命力旺盛,一时还不死,模糊的视线中,看到苏剑沙平静的转身,竟是再无一丝一毫的关注。

“该死的,”慧空双目圆瞪,血腥恐怖,死不瞑目。

嗷嗷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雪原高山上,一座巍峨连绵的庙宇之中,传出愤怒的咆哮。

“苏春雷,你给我出来,敢绑架我,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屋外传来桂沐琴的声音。

“咦?弟弟,你也在这,屋里怎么跟招了台风似的,苏春雷。。。”

当桂沐琴跨步进来,看到屋内的情形,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屋内一片狼藉,许多人倒在血泊之中,罪魁祸首苏春雷浑身是血,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这是你干的?”桂沐琴看苏剑沙的眼神都变了,自己这弟弟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

她知道苏剑沙平时只爱钻研科技,智力超人,对武功,搏击,不感兴趣,体弱力小,所以在地下车库,她让苏剑沙先回家去报警,自己却留下来,想要找狄豪报仇。

桂沐琴翻遍了帝豪大厦,也没见到狄豪,反倒是听说他把苏剑沙掳走上了顶楼,顶楼的房间里竟然住着苏春雷。

顿时桂沐琴怒了,追踪而来,没想到来到这里,一切都已平息,自己的弟弟毫发无损,倒是狄豪,苏春雷死的死重伤的重伤。

“还有个大和尚?”

“弟弟,你没事吧,”桂沐琴扑过来,检查苏剑沙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苏剑沙脸上露出笑容。

“苏春雷是你杀的?”桂沐琴问道。

“不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格斗,手无缚鸡之力,哪里会杀人,更何况他觉醒了VR附体,武功不弱,还有一位大和尚护持,我想杀也杀不了。”苏剑沙说的滴水不漏。

反正他的同学都昏厥过去,人事不知,有的甚至流血不止,伤势严重,一时半刻也醒不过来,揭穿不了苏剑沙的话。

“那倒是,”苏剑沙的话也印证了桂沐琴的想法。

“是一位武功高手,闯入进来,大发神威,把苏春雷等人重创杀死,我看他的背影,像是在地下车库出手的那位前辈。”苏剑沙说的有鼻子有眼。

“是吗?”桂沐琴自己的武功也是一位不知名的峨眉派高手所传授,再加上是苏剑沙亲口所说,虽然事情还有许多疑点,桂沐琴也是深信不疑。

“这位前辈倒是嫉恶如仇,高风亮节,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感谢他的恩情。”

“什么武功高手,就是你弟弟我啊,要感谢就感谢我吧。”苏剑沙心中暗道。

不过不管怎么说,苏剑沙安然无事,只是虚惊一场,桂沐琴大大的松了口气,要是苏剑沙在她眼皮子底下出事,那才是悔恨终生呢。

接下来就是善后事宜!

出了这么大的命案,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又有白良,王月娥等许多伤员,自然是要报警,叫救护车的。

可桂沐琴却皱起了眉头:“那恐怕不行。”

“嗯?”苏剑沙不解。

“唉,这里是空隙灾区啊,是被划为禁区的,”桂沐琴说道。

自从空间裂隙之灾发生后,各大国的警察,军队迅速出动,紧急布置,但是成效甚微。

岚州的高新代区,也是如此。

“虽然比起M国的恶魔之眼,欧洲的巨龙深渊等大的空隙狂灾,高新代区的空隙只能算是平常,但是同样的带着匪夷所思之处。”

“岚州派出大批干警,武警,特警,进入高新代区,但是只要是带着武器的士兵,不出个把小时就会昏迷不醒,手中的武器甚至会自动开火,造成极大的恐慌和损失。”

“在多次尝试仍然如此之后,岚州政府和军区不得不做出撤退的决定,在高新代区外拉起了警戒线,进行隔离处理。”

“自那以后,高新代区就成了没有管理的地域,黑道,白道阴暗面,商道阴暗面,等等社会上的阴暗力量,看到了机会,纷纷把触须伸出,在高新代区建立据点,进行见不得光的交易。说来也奇怪,只要不带着枪械进入,就什么事都没有。”

“时间一长,这里也成了年轻人寻奇探幽,冒险游玩的地方,各种游乐设施,KTV,游戏厅,酒店等等,都再次开始营业。”桂沐琴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苏剑沙恍然大悟,“狄豪的这间酒店没有遭受到大的破坏,他看中了机会,非但没有撤走,反而继续营业,大赚特赚,看楼内处处房间都爆满,就可见一斑。”

“咦?”桂沐琴睨了苏剑沙一眼:“你就在岚州,这些情况怎么会不知道?”

“我,”苏剑沙挠了挠头,一时语塞,总不能说自己穿梭去了大唐双龙的世界吧。

不过还好,桂沐琴只是随口一问,很快自己给自己找了解释:“你小子长长三五个月也不给义母和我联系,失踪一个月,是不是又去泡VR游戏吧了?”

“你能这么想最好了。”苏剑沙不置可否,算是默认了。

“不过他们都是你的同学,也不能就扔在这,他们的伤势也需要治疗,要尽快把他们送回城里去。”桂沐琴当机立断。

两人找了一辆双层推车,把白良,王月娥等人抬了上去,蒙上了白床单,坐电梯直通楼下。

帝豪酒店前停了许多车辆,其中不乏BBA的好车,不过都是轿车,跑车,SUV,要拉着许多人,明显是不够用的。

桂沐琴寻找片刻,眼前一亮,不远处居然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九座商务车。

咔嚓

她以衣服盖着手肘,用力一击,车窗破碎,三两下拽出打火线,滋滋的开始打火。

“琴姐,你盗车的手法很娴熟啊。”

“那是,”桂沐琴脸有得色:“在金睦州我也是手下数十小弟的大姐头,砸车打火,都是小意思。”

“大哥大姐,”一个粗大的嗓门在身后响起:“你们是在偷车吗?”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