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众人随小张老师回到教室,刚坐定就一片闹哄哄的,有的还高喊“小张老师万岁”,张春生站起来道:“小张老师,今天谢谢你,要不是你,不知道吕校长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们个承诺”。其实大家都知道,张正清老先生虽然都退休好几年了,但在学校影响力还是很大,所以吕校长才会给小张老师一个面子,再加上所有老师中,我们跟小张老师最能聊得来,之前上课我们也经常给小张老师诉苦,小张老师也不赞成这样的教育方式,所以才会那样跟吕校长说。小张老师笑道:“也没帮上什么忙,可能吕校长跟我父亲比较熟吧,看我也支持你们,所以给了我一个面子”,然后顿了一顿,小声道:“最重要的是刘老师不教课,在学校众老师中意见比较大,再加上你们这么一闹,吕校长他现在也是没办法”。众人这才明白,不止我们看不惯刘红兵,学校老师亦是如此。到了第二天中午,结果就以校公告的形式出来了,罢免刘红兵五班班主任职务,任命何瑞刚为五班班主任,但学校的这个决定,并没有人来到我们班告诉我们,连贺主任都没有来,只是贴在校园公告栏上,看来由于我们的校碑下示威,让校领导不太待见我们五班了。

这事刚过了几天,一波刚平,一波又起。记得是刚过了那年的中秋节,那天晚上,下了自习,宿舍里就我、陆靖、郑成豪三人,其他人都还没回来,大概晚上九点五十左右,只见李伟急急忙忙跑回宿舍着急道:“王......王信被王浩峰他们拉到了他们宿舍,气势汹汹的,我感觉王信要被他们打”,我们三人一听,都是一惊,陆靖道:“怎么回事”。原来李伟刚和王信从教室往宿舍走,走到王浩峰宿舍院门口的路上时,王浩峰和他的狐朋狗友关瑞、焦景云、葛达飞四人走到二人身边,指名让王信去一趟他们宿舍,王信无奈,只得去了,所以李伟才回来报信。陆靖听了,一边从床底下摸出一个凳子腿一边骂到:“他大爷的,这王八蛋,肯定是因为朱琳的事”,然后对李伟道:“你赶紧回教室叫人”。高中时候,几乎每个宿舍都有一两根不知道是哪届的前辈留下来的凳子腿。我和郑成豪也赶紧换了鞋子,跟着陆靖往王浩峰宿舍走。刚出宿舍院门,就看见张春生、萧成、李飞李翔兄弟四人结伴往宿舍走,只见李伟在跟他们说着王信的事,我道:“你赶紧回教室叫人,咱们得赶紧去王浩峰宿舍,去晚了王信就要挨打”。这个时候的五班,经过陈风家游玩和刘红兵的事,已经不是一个月之前的性格之交,而是有了某种默契的团结,也可以把这种默契称之为信仰。

王浩峰是文科三班的,三班在学校是有名的混混多,几乎高一时在学校叫的上名的混混都在他们班,他们的宿舍在倒数第五排宿舍院里第三和第四宿舍,王浩峰在第三个宿舍。我们八个人到了王浩峰宿舍门口,一推门,见门从里面闩上了,从窗口玻璃往里看,只见七八个人坐在床上脸露微笑,王信和王浩峰站在宿舍中间。王浩峰听见有人推门,叫道:“谁啊”,陆靖回答道:“我,陆靖,你把门打开”,王浩峰笑了一声道:“陆靖呀,咱俩好几年都没联系了,找我啥事”,陆靖道:“你把门打开,我进去给你说”,只听里面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从玻璃看到王浩峰把一个凳子腿用力仍在地上道:“你他妈说打开就打开,草”,这时里面传来一个声音“你以为你是谁呀,滚蛋”,听声音应该是关瑞在说话。郑成豪听后道:“别跟他废话了,踹门”,说着一脚踹在门上,陆靖也跟上一脚。由于那门是木门,而且也有些朽旧,两人踹了三四脚,也就五秒时间就把里面的门闩弄断了。门开后,只见里面加王信有十个人,都站了起来,王浩峰的狐朋狗友之一关瑞用手里的甩棍指着走在最前面的陆靖骂到:“你他妈胆挺肥,敢他妈踹我们宿舍门”,陆靖也伸出凳子腿指道:“我他妈就踹了,你要咋地”,这时张春生道:“王信,出来”,王信听后于是往门口走,关瑞见状就用甩棍往王信身上砸,只见陆靖向前跨出一步,一脚踹向关瑞腹部,关瑞“啊”的一声就踉踉跄跄的往后跌倒,最后摔在左边第二张床的下铺上。陆靖身高近一米九,而且每天晚上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没事就拿个哑铃在手中玩,全身肌肉,用彪形大汉形容一点都不过分。这时李伟也领着众人来到了宿舍门口,第四个宿舍王浩峰班里的人也都出来了,院里其他宿舍的人也出来看热闹。谁知陆靖踹完关瑞,见他躺在床上,扔下凳子腿,扑过去一手压住关瑞,另一只手就扇他的脸,一边扇一边道:“叫你他妈的嘴臭”,王浩峰等人见到陆靖这样打关瑞,都要过去帮关瑞,众人见状也都冲了进去,20多人打9个人,宿舍里大概20平米的空地挤满了人,班里有些人高一的时候还跟这9个人是一个班的,现在这种情况只能亲疏有别了。除了陆靖和王信下手狠了点,其他人都相对手下留情了,有些人根本没进得了宿舍,因为宿舍已经满了,进不来人了。只见我和郑成豪以拉架的姿势架住王浩峰,王信抬起脚对着王浩峰的肚子踹了几脚,由于用力过猛,我跟郑成豪随着王浩峰的身体都往后跟着退了几步,接着王信冲上去打了王浩峰几巴掌,一脸狠劲的道:“我他妈就追朱琳了,你能把我怎么地”,说完又打了几巴掌。而王浩峰所谓的那些同班的第四宿舍的混混,除了有一两个想过来帮忙,被站在门口的人堵着门没能进来,其他人都当热闹看了。那晚全班31个男生,除了陈平请假不在学校,王祥和郑宾成第二节自习没下课就去县城网吧包夜外,其他28人全部到齐。

混战持续了不到两分钟,只听宿管阿姨在门外叫道:“干嘛呢,干嘛呢,咋这么多人”,众人听到宿管阿姨的叫声,都停手了。宿管阿姨往回勾着手道:“都出来,都出来,这么小的一个宿舍挤这么多人”。众人都出来后,两帮人怒目相向的站在宿管阿姨两侧,宿管阿姨对王浩峰道:“王浩峰,你这宿舍是咋回事,隔三差五的打架”,王浩峰听后也不说话。然后转过头对我们班的人道:“你们是哪个班的,怎么跑到这个院里打架来了”,众人也不回答,宿管阿姨又转回头看着脸上还有掌抽后的红印的王浩峰道:“让你天天打架,这次让人给打了吧”。宿管阿姨刚说完这句话,院里的同学就有人笑出了声,王浩峰可能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于是指着我们狠狠的道:“你们他妈的给老子等着”,只听陆靖道:“等着就等着,谁怕谁”,宿管阿姨见双方又在叫嚣,指着两边道:“怎么,还来是吧”,陆靖见有宿管阿姨在,这架是打不下去了,转身向众人道:“走吧”。这次打架就以宿管阿姨的参合而到此为止。

众人回到宿舍,都聚在了第一个宿舍。郑成豪道:“听王浩峰的意思,这事还不算完”,陆靖一脸无畏道:“打就打,谁怕谁”,这时冯道祥问道:“王信,你没事吧”,王信笑了一声道:“没事,你们去之前那厮踹了我一脚,打了我两巴掌,不过我刚刚都还回去了”,郝文宾也问道:“是不是因为朱琳的事”,王信点了点头道:“是的”,然后点了一根烟,接着把烟盒扔到陆靖手里,吸了一口道:“本来那次去陈风家,再加上这一段时间,我跟朱琳又恢复了恋爱关系,但王浩峰还在纠缠朱琳,我于是让朱琳跟他说清楚,谁知朱琳中午刚跟他说了,晚上就发生了这事”,王信说到这,仰起头看着众人道:“兄弟们,这次谢谢你们了,刚才王浩峰让我去他宿舍时,我还抱着爱面子的心态,觉着这事自己可以解决,也多亏了李伟当时和我在一起”。张春生道:“兄弟之间无所谓谢不谢了,现在最关键的是解决接下来的事,今天王浩峰他们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这时萧成问陆靖道:“以你对王浩峰的了解,他会在学校内还是学校外解决这件事”,陆靖语气肯定的道:“学校外”,然后用嚣张的语气道:“就凭他在学校里的那几个人,我一个人就可以挑他们一半人,他肯定会在校外找人,据我了解,陈大毛应该会帮他”。陈大毛这个人很多人都没听过,于是问道“谁是陈大毛”,陆靖道:“这人是青云镇的,比咱们大两届,以前打架挺狠,不过去年开车撞了人逃逸了,后来就很少听他打架了,而王浩峰跟他搭上关系,就是因为这起交通事故是王浩峰他爸帮陈大毛摆平的。如果王浩峰找陈大毛,这事就有点麻烦了,陈大毛身边有不少跟他混的小痞子”,萧成听完一拍大腿道:“在学校里我可能帮不上大忙,要是在学校外,我可以把我家的建筑公司的工人都叫来,至少能叫30个工人,这个建筑公司归我舅管,我舅对我特别好,他要是知道我被别人打,一定会听我的”,冯道祥听了后笑着道:“这个好,咱也不让人家工人过来打架,就撑个场面,让他们知道咱们有人”,然后又一本正经道:“咱们的身份是学生,今天是逼不得已,最好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如果建筑工人能来,让他们多带些铁锹钢管什么的,最好能把工地的大卡车开来拉着工人,到了现场也不熄火,油门能加多大就多大,我觉着这阵势,至少可以让他们动不起手来”。众人听后,也觉得说的有道理,再加上有萧成这三十个建筑工人,比我们这三十个高中生强得多。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