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易阅读 >  一人镇世 >   第十章 授课

一个老顽童,一个小调皮,一个跟屁虫,一个可怜鬼,再算上那一个有两颗脑袋的大怪鸟,古山依旧显得人丁单薄。可是古墨不在乎那些,一直以来,他收徒弟的原则都是宁缺毋滥,他日行走江湖,免得丢人。

想当初云枫以为自己已是必死无疑,可不知道自己的小师弟有何通天之能,居然硬生生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或许就是古墨口中的血脉吧,而且醒来之后居然只养了十天,身体就恢复如初,或者应该说比当初受伤前还要好上许多。

就在云枫身体恢复后的第一天,古墨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了第一次的正式授课,对于云枫首脉破头脉的秘密,他可谓早就心痒难耐了。

水潭边上,古墨站在一块高高的怪石上面,下面依次站着自己的三个徒弟,可怜几人找了一个多么不良的师傅,那古命和李香茗二人因为个子太矮需要全程仰望着古墨,云枫个子稍高一些,倒是影响不大,时间一长,这两人的脖子就开始抗议,奈何以前三言两语的古墨,今天特别兴奋,说起话来滔滔不绝,丝毫没有尽兴的意思,不过大多都是废话,吹牛的成分最多。

“师傅,我们双双的毛最近掉了好多”李香茗突然打断了古墨的侃侃之谈,她感觉到再这样下去,自己的脖子就要断了。

“嗯?这是为什么啊”古墨不明所以,奇怪的看着打断自己的小徒弟。

“这山上没有牛,师傅自然是吹不到了,想来想去这山上毛多一些的也只有双双了”李香茗说完对着古墨就是一个鬼脸。

原本口水四溅的古墨不由得一愣,随后脸拉得老长,被徒弟拆台后气得不轻的他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有些人的屁股,奈何李香茗丝毫不惧,还挑衅的对着古墨扭了扭自己的小屁股,这一来,古墨真恨不得把脸拉到裤子里去,真是太丢人了,一个女孩子怎能如此不害臊。

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傻笑声突然从古命那传了出来,在古命眼里今天香香很是可爱,特别是刚刚扭屁股那几下。傻傻的古命注意力全放在了自己的香香身上,哪里看到自己师傅那愤怒的眼神。古墨气得直接从怪石上跳到了古命面前,一个爆栗狠狠的敲在他的头上。

云枫站在一旁有些目瞪口呆,这是师傅第一次授业,原本他做了十足的准备,有好些问题要问,结果直到现在一个时辰都快过去了,感觉今天还没找到主题啊。

古墨给了二徒弟一阵爆栗之后,也不理他那委屈的眼神,心满意足的走到云枫面前,“长兄如父,看见没,你是大师兄,以后他们两个调皮,你只管上手就是”古墨边说边看小徒弟李香茗,仿佛在说:你大师兄跟我是一伙的。

作为一个刚入门没多久的新人,云枫可不敢拆古墨的台,只能歉意的对着师弟和师妹笑了笑。

“好了,言归正传,今天主要是指导你们修行的,废话就不多说了”闹了一大圈,古墨终于记起今天的正事来了。

“糟老头子,明明一直都是你一个人在说话”李香茗翻了翻白眼,小声的嘀咕道,显然十分鄙视自己的师傅。

古墨老脸一红,也不理小徒弟的嘀咕,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云枫“好徒儿,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首脉就破头脉的人,你能不能告诉师傅,你破脉后有感觉到什么不同吗”

原本云枫是有一堆问题要问古墨的,结果没想到师傅居然先问起自己来,对于师傅说的什么首脉破头脉他更是一头雾水,在他自己的认知里,他还是一个没破脉的人。可是师傅是高人,应该不会弄错,看样子只有先试一试了。

意念一动,云枫也没刻意控制,突然感觉到头脑一阵清明,就仿佛一阵狂风吹散了迷雾,眼前赫然开朗,他脑海里当初被灵气劈出来的那条沟壑此时正源源不断的向外飘散着灵气。当这些灵气汇聚到云枫双耳处的时候,奇迹发生了,近在咫尺的古墨三人心跳声无比清晰的传了过来,稍远一点的水潭里,游鱼甩尾的震动声,甚至水流声也清晰可闻,再远些甚至连山脚下动物们奔跑时的震动声都传到了云枫耳朵里,说是耳听八方的顺风耳也毫不为过。

当这些灵气汇聚到了云枫的双眼,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天地间的灵气本是无色无味,可是此时却如一个个小气泡般呈现在云枫眼前,虽然依旧无色无味,可却能看得分明。灵气越是浓郁的地方气泡就越多,反之亦然,目力所及之处,一清二楚。

虽然古命和香茗的年纪都不大,可是对于师傅所说的首脉破头脉也是十分好奇,此时场上一老两小十分默契,他们都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待着云枫的解惑。

收回思绪,云枫歉意的对着三人笑了笑,思索一番后终于开口:“我脑袋里能感觉到有一条沟壑,应该就是师傅所说的头脉,里面的灵气运行到耳朵上的时候,方圆十里,不论远近高低,所有声音应该都能听见,而运行到眼睛上的时候最是神奇,居然能看见这天地间的灵气,而且能比之前看得更远很多”

两个小的听了之后都是满脸兴奋,想着以后大家破头脉后都能是千里眼顺风耳,而古墨却不然,甚至眉头都深深的皱到了一起,因为他知道除开能看见灵气一条,普通的破了头脉的人都能更加的耳聪目明,就算云枫强一些,可是这远远达不到让师门如此重视的地步,一定有什么是云枫还没发现的。

“嗯···好徒儿,你再仔细检查检查,看有不有什么遗漏的,为师也好因材施教,比如耳朵能不能听见更多的什么声音,或者眼睛除了灵气还能不能看见其他的什么东西”古墨不愿放弃,他很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云枫看师傅收起了嬉皮笑脸,难得摆了个肃穆的表情,知道自己肯定是遗漏了什么。

缓缓的闭上双眼,这一次云枫用心去仔细感受每一个细节,很快他就又有发现,方圆十里内的声音何其多,有尖有细,有高有低,可是不管多么复杂,他居然都能很清楚的听出来各种不同。紧接着,因为他闭着眼,所以应该是什么也看不见的,可是不然,虽然看不见外界,可是他居然看见了自己体内,也就是内视,他能看见自己体内的血流,骨骼,甚至是每一个灵气泡进入体内的轨迹和融合在哪个位置。

听着云枫的话语,古墨的脸上精彩纷呈,别的不说,就是内视一条,那可是需要六脉全通,达到神境的人才能拥有的能力,可是这似乎也达不到师门如此重视的地步吧。突然他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想,这猜想让他有些失控,甚至声音都在颤抖“你尝试一下控制吸收到体内的灵气,看他们能不能受你控制随意的融合吸收”。

云枫还沉浸在内视的神奇世界里,对于古墨的异常并没有注意,他只是按照古墨说的一一照做就是,很快,古墨就从他那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一瞬间,古墨石化在了原地,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师门会找首脉破头脉的人了。这个世间有太多的生物存在,所有生物的血肉都是灵气转化而成,不论动物,植物,当一个生物死去,他们会一点一点腐朽,再次转化为灵气。可以说灵气是一切生物的基础,而这个世上不论是人类还是其他的物种,躯体能吸收多少灵气,能强化到什么地步,从来都不受自己的控制,不管是人类还是其他动物,他们只知道一点,锻炼后的躯体能吸收更多的灵气。

古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云枫将能打造一个完美的躯体,能将肉体开发到极致。传说中上古时期有一些先天生物,他们由天地生养,生而强大,躯体近乎不死不灭,而肉体开发到极致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或许不死不灭才是尽头。

古墨眼神复杂的看着云枫,扪心自问,自己真有资格当这个师傅吗,或许真的应该将他送回师门吧。小时候师傅给他说过师门是怎样的存在,起名“镇世”的意义就是镇守这世间的和平与稳定,可是千年来,似乎镇世门已经走上了另外一条路,门派分裂成了两个阵营,得势的一方都竭尽全力打压另一方,甚至在他们的带领下,这世上的名门大派纷纷站队跟风,分成了两个信念不同的阵营,两者之间虽然还不至于大打出手,可是小摩擦确是不断。

第一次授课对于云枫来说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由于古墨久久无法平息自己激动的内心,又不想在三个徒弟面前落了脸面,只能找个借口暂避了几个徒弟,上千年的阅历在此时显得多么不堪一击。至于面面相觑的三个小家伙,只能不明所以的回了山上那唯一的建筑物里。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