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易阅读 >  第二元界 >   第七章 击毙

强盗头领喊完话等了一会,车里却没有传来任何响动,他眉头一皱将肩上的那把大枪的枪口对准了车子:“我再说一次,马上从车里出来!早点出来兴许还能少受点苦,要是惹得老子不耐烦了,老子手里的家伙可不认人!”

同时头领意手下加强警戒,眼前这辆车子的车窗全部都是黑色,包括挡风玻璃也是,从外面看不到车内的情况,难保车里的家伙会耍什么花样。

像是被头领的话吓到了,一个弱弱的女人声音从车里传出:“别……别开枪!我……我马上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头领脸上一喜:“哟呵,又是个小娘们!看来今天还真是中大奖了啊!”他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哈哈笑道,“小姑娘你别怕,哥哥们都是好人,只要你从车里出来,哥哥们是不会伤害你的!。”

听到这话,车身晃动了几下,接着就没有了动静。

“大……大哥……不是我不想下去,实在是刚才那一下把车子给撞坏了,车门开不了啊!”车里女人的声音因为害怕而不住得颤抖。

“车门开不了?”头领眼睛一瞪,“你以为老子是白痴啊,赶紧给我从车里出来,不然老子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真的不是啊大哥,刚才我的车子撞上了石墙,安全系统撞坏了,车门全部被锁死了,真的开不了!”车里的声音已经带着明显的哭腔了。

头领端详了那辆车一会,这车的款式自己没有见过,但看这外形和车牌,应该是塞恩斯那边的新型车辆。据自己所知,像这种车辆的确都有着高级的自动防卫系统,遇到危险时会就可以变成一个坚固的堡垒,搞不好这个女人说得是真的。

头领犹豫了一会,示意旁边的一个小弟过去开车门,他仍然谨慎的把枪口对准车子:“我可告诉你,最好别给老子玩什么花样,不然老子把你连人带车一起扔到沟里去!”

那个小弟走到驾驶室旁边,试了试车门,车门被紧紧地锁着。他绕着车身检查了一圈,其它车门也同样打不开。眼前这辆车浑然一体,连一点缝都看不到,就算自己想把这车子撬开,也根本找不到突破口。他试着用枪狠狠砸了几下玻璃,自己手都被震麻了,结果那玻璃别说被打碎了,连个裂缝都没有!

小弟没有办法,只能回头对着头领摇了摇头:“头儿,这车门……它确实是打不开啊!”

“废物!”头领瞪了那个小弟一眼,“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他走到车子副驾驶的门旁边一边拉动那把大枪的枪栓,一边对着车里说:“小娘子,你可要躲远点,老子这子弹可不长眼。要是不小心伤到了你,可就不能怪哥哥了。”

头领说完把枪对准了副驾驶的车门,对着门锁的位置就是“嘭”地一枪,整个车门也被打得凹陷下去,引得车身猛得一颤。

车里的人也被这一声枪响吓得尖叫起来,也许是怕惹怒了头领,这声尖叫刚发出来,车里的人就自己把嘴捂住了,生生把这声尖叫给压了下去。

听到车内女人的反应,头领哈哈一笑,知道害怕就好。他一边打开车门,一边将枪伸到了车内,脸上还挂着猥琐的笑容:“小娘子你别害怕,哥哥这就来好好安慰安慰你!”

谁知他刚把枪伸到车里,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将他连人带枪往车里扯,一瞬间他手里的枪就脱手了。他暗道不好,赶紧一手把住车门框想要止住身体前倒的趋势,就在这时,一个冰冷而又坚硬的东西就抵在了他的下颚上,一个清冷的男声响起:“别动。”

这冰冷的东西是一把手枪,顺着手枪向内看,头领看清楚车内的情况。

在这车内有个屁的美女,有的只是两个大男人。驾驶座上的是一个橘黄头发的青年,他用头领那把刚上过膛的大枪抵着头领的额头,眼里满是怒火。而另一个黑发的男子坐在副驾驶座上,用一把手枪抵着头领的下巴,他俯视着头领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感情。

无论从武器还是眼神来看,都应该是橘黄头发的男子更加吓人。但不知为什么,直觉却告诉他,这个黑发男子更加危险。看着黑发男子的眼睛,头领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冷汗慢慢浸湿了他的衣衫。

洛小天看着头领,咬牙切齿的地说:“惊不惊喜?本少爷的声音听着还挺甜地吧!”

刚刚车里的女声就是他发出的,没办法,石头剪刀布他输了。而最后的那声尖叫也是他发出的,不过那一声可不是演的,是发自内心的反应。

洛小天这辆车可是塞恩斯最新款车子,整个塞恩斯都不超过十辆。平时洛小天对这辆车可宝贝得很,生怕刮了碰了,可是这个王八蛋居然对着车门直接开了一枪。这可着实把洛小天给吓了一跳,还好凌冬及时捂住了他的嘴,他才没有叫出来,如果不是有凌冬接着,洛小天已经把这头领给活扒了。

“慢慢举起双手。”凌冬说道。

头领咬了咬牙照做了。

凌冬把枪从头领下巴移到了他的脑门上:“转过身去,往前走。记得,动作一定要慢。”

在强盗头领把身子探入车里时,周围的手就发现有点不对劲,得到凌冬用枪指着头领走出车子时,这些强盗才发现老大被挟持,于是围了上来纷纷把枪口对准了凌冬。

凌冬却好像没有看到他们,用枪指着头领的后脑勺远离了车子停放的地方。

等到离车子已经很远时,凌冬停下了脚步,对头领说:“让他们把枪都放下。”

头领却没有照做,他冷哼一声对凌冬说:“你可要想清楚了,就算你杀了我,你们也离不开这里。我劝你还是把我放了,咱们各走各路,就当从来没有见过怎么样?”

“是吗?”凌冬手腕一转,对着头领的腿就是一枪。

头领闷哼一声,身体失去重心向一侧倒去。但是还没等他倒下凌冬就把他拎了起来:“我的话不想再说第二次。”

头领疼得冷汗直冒,但他却还是没有听凌冬的话,反而对着手下喊道:“你们给我听清楚了,全都给我把枪对准这小子,只要有机会,你们就马上开枪!要是我死了,这小子就必须给我陪葬!”他心里知道,要是真的听了凌冬的话,自己一伙人就真的完了!

凌冬笑了笑:“没想到你还是个硬骨头啊。”

远处的峡谷上方,一个狙击手睁着一只眼睛从瞄准镜里死死的盯着凌冬。他知道头领那句“有机会马上开枪”是说给他听得。事实上,自从发现头领被挟持以后他就一直都在寻找机会。但是让他凌冬的身形一直在头领身后,虽然没有完全隐藏,但也从来没有把要害真正暴露在他视野里,他始终找不到下手的时机。

“唉,哥们,你这枪法可真得好好练练了!”一声叹息在狙击手耳边响起,狙击手顿时感觉像掉进了冰窟里,全身寒冷刺骨。他本能的把手伸向腰间的手枪,但他还没把手伸到腰间,就感觉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真不知道是谁教你的,瞄准还敢闭一只眼。”洛小天一边嘟囔着,一边从狙击手身上摸出了一副手铐。他把狙击手双手反铐以后,捡起了地上的***。

洛小天趴在了地上架好枪,他睁着两只眼看向前方,嘴里也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对晕过去的狙击手说话:“你瞧瞧,老大身上这破绽,啧啧,我要是你,他早就被打成筛子了!”

说到这里,洛小天好像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他坏笑着把瞄准镜准心对准了凌冬,然后扣动了板机。

“啪!”随着一声枪响,头领面前的一个手下惨叫一声,手中的枪也随之掉在了地上。

“饭桶!”头领心中暗骂了声,这个狙击手怎么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这怎么还能打到自己人?等事情结束非得把他一起处理了!

“啪、啪、啪、啪。”紧接着又传来了四声枪响,随着这几声枪响过后,自己另外四个手下的武器全都掉到了地上。

头领顿时心中一紧,不是自己的人!只打枪不伤人,如此精准的枪法,哪怕是自己也做不到!他想起了刚才车上那个橘黄头发的男子,这才发现自从下车以后,自己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凌冬咂咂嘴:“头领,要我说反正你这些小弟也派不上用场了,不如让他们把自己铐来吧,你觉得呢?”

“啪!”又是一声枪响,头领的一个手下本来想趁着凌冬和头领说话,偷偷地去捡枪,谁知刚一伸手,一颗子弹就擦着他的手打在了头领脚边,溅起的灰尘落在了头领鞋上。

头领见状赶紧朝着周围的强盗大声吼道:“你们聋啦?没听到这位大哥的话吗?还不敢紧把自己铐上!都tm等什么呢!”

一众小弟面面相觑,但是头领已经发话了,远处还有一杆***架在他们脑门上,他们只能等等听话。

等到这些强盗都乖乖把自己铐好以后,头领开口对凌冬笑道:“兄弟,山门朝哪开?今天大风迷了眼,冲撞家里人,吐点血是应该的,他日旭日帮必定进屋上香。”

旭日帮是这一带比较出名的一个职业强盗团,以行事以不择手段而闻名,换个词说就叫臭名昭著。头领这话番黑话一来向凌冬探听身份,二来是借道歉之名,用旭日帮威胁凌冬。凌冬听懂了他的话,但却丝毫没有答理他。

“哎哟……”见凌冬没有反应,头领捂着腿**起来,“英雄,你看你这枪也下了,人也铐上了,先让我休息一下行吗,我这腿疼得实在厉害!”

凌冬看了看头领的腿,那一枪是擦着他的腿打过去的,此刻他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不过那种疼痛仍然是一般人无法忍耐的。

“好啊。”凌冬说着头上了手枪保险,将枪收了下来。

听到身后手枪关上保险的声音,头领舒了一口气,将举着的双手放了下来,谁知他这一放松,身体一个踉跄向着一旁倒去。眼看头领马上就要摔倒,凌冬急忙向他伸出了手,谁知头领却突然一扭身体,微曲的双腿配合全身发力,一记上勾拳打向凌冬的下巴。

这一刻头领已经等待了许久,他腿上的一点伤口其实早就好了,他一直装作不敌就是在等待机会,只要制服眼前的这个家伙,远处的那个根本不足为惧!

他这一记上勾拳夹杂着炙热的拳风,整个拳头的颜色都变得像黑炭一样却又散发着金属光泽,只要这一拳打中,哪怕是厚钢板也得穿个洞,更别说眼前的人只是一个人类。

但是,不知为什么,头领总觉得哪里存在那么一点违和感。就在头领的拳头快要打中凌冬时,他终于发现凌冬的嘴角居然始终挂着一丝冷笑。

“啊!!!”伴随着一声惨叫,一个人影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但是这个飞出去的人并不是凌冬,而是出手偷袭的头领。此刻他右手小臂已经不见,大量的鲜血不停从断口喷出,剧烈的疼痛使得他不停的在地上翻滚,片刻就染红了大片的空地。

凌冬冷眼看着地上的头领:“魂武?你到底还是藏了一手啊!”他甩了甩手上的弯刀,将上面的血渍甩掉。

原来凌冬刚刚伸手根本不是去扶头领,只是去取头领腰间的这把弯刀而已。从一开始,头领身上的杀气就没有瞒住凌冬。

“嗯?”凌冬突然发现了什么,他拿着弯刀仔细把玩了一会,笑了。他抬起眼皮看着地上的头领说道:“这把刀还不错,我就收下了,就当是你偷袭我的赔礼了。”

地上的头领慢慢停止了翻滚,他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扎住了手臂断口,勉强止住了血。

头领半跪在地上捂着断臂,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凌冬:“技不如人,我认栽了,但是你也不要得意,我们旭日帮可不是好惹的,得罪了我们,你以后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旭日帮?”凌冬冷笑一声,拾起地上的一把枪,指着上面的一个图标对头领说:“据我所知旭日帮跟猛山城的关系可不怎么好啊!你们这统一制式的猛山城枪械似乎不太对吧?”

听到凌冬的话,头领一副疑惑的样子:“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凌冬只是冷眼看着头领,没有说话。刚刚提到猛山城时,头领脸上表情的微妙变化可没有逃过凌冬的眼睛。

看到凌冬的样子,头领的脸色慢慢沉了下来,他那一双血红的眼睛中逐渐露出了杀气,他沾满血污的脸在这双眼睛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狰狞:“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我还想问问你呢。”

头领冷哼一声,低头不再说话,凌冬向着头领走了几步:“你都这样了还不忘嫁祸于人,也算是有骨气了。如果你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就放了你,怎么样?”

头领低头一声不吭,凌冬又向前走了一步:“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一步,只要凌冬再往前走一步,头领就有足够的把握给予凌冬致命一击!

头领还想再等待一下,却听到凌冬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我送你上路吧。”

不能再等了!头领突然抬头,全身爆发出肉眼可见的红色气浪,他的左手更是变得像岩浆一样赤红。这是他压箱底的绝招,哪怕今天死在这里,他也绝对不能让凌冬离开!

然而就在头领的气势即将到达临界点之时,他周身的红色气浪却突然消散,拳头也变回了普通的样子。带着一丝疑惑,头领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惊讶的发现,不知何时,胸口处多了一个小指大小的洞。那个位置正是魂气聚集的核心位置,自己积蓄多时的魂气正不断得这个洞口逸散。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