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慕容罪己没有说话,却是微微点头,因为这实在是不可思议之事。他无法相信,世上竟然有人中了唐婆婆的七夜绝魂还能活十六年。

“罪己,你的疑问是我十六年前中了七夜绝魂为何能活到现在,对吗?

老者微微一笑,一脸慈祥的说。

慕容罪己点点头。

“你的疑惑没错,世上没有人中了唐婆婆的毒还能活下去!”

“我之所以现在还活着,是因为我有解药?”

老者嘿嘿一笑,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

“什么?您有解药?”

慕容罪己惊愕不已,他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唐婆婆的毒,除了她自己,别人怎么可能会有解药呢?

“没错,我有解药,而解药正是唐婆婆当年送给我的!”

老者一脸淡然的说,似乎没有发现慕容罪己有多惊讶!

“唐婆婆送给您解药?”

慕容罪己惊讶一声,听的一头雾水。

老者于是便向慕容罪己讲了一件小小的往事————

二十年前,他和罪剑途经蜀中剑阁,救了一个被人追杀的小女孩儿,而他们所救的那个小女孩便是唐门唐婆婆的孙女儿唐风月……

唐门以暗器和毒闻名于世,唐婆婆知道刑刀罪剑二人乃正义豪侠,行事光明坦荡,自然不屑用暗器。为了感谢二人救了自己的孙女儿,便向二人各赠了一枚丹药。

唐婆婆告诉两人,这枚丹药能解唐门百毒的“洗髓化毒丹”。希望能在意外之时对二人有所帮助……

救唐风月,虽是出于二人正义之心侠道之行,但唐婆婆盛情难却,他们只好收下了唐婆婆的洗髓化毒丹。

只是没想到,唐婆婆所赠的药,后来真的派上了用场……

“老人家,您是……您就是江湖上人人皆知万家传颂的刑刀?”

慕容罪己听完老者的话,抽丝剥茧,从中判断出了老者的身份!

“没错!老夫正是刑刀,唉……”

老者淡淡一笑,点点头,说完之后不知为何突然长叹一声,似是充满了无奈。

“你真的是刑刀前辈?晚辈眼拙竟然不知前辈身份,前辈见谅!”

慕容罪己又惊又喜,想不到自己竟然遇到了销声匿迹于江湖十多年的刑刀……

“傻小子,你虽见过我,但也是幼时之事,自然不会有记忆,认不得我很正常,老夫怎会怪你!”

老者嘿嘿一笑,一脸满意的看着慕容罪己。

“前辈,我该如何称呼您?”

慕容罪己突然问道,其实江湖中人大多只知道刑刀罪剑,却不知道二人真实姓名,慕容罪己也同样不知。

“老夫名叫风远道,罪己,你叫我风叔叔即可!”

老者淡淡笑着,拍拍慕容罪己的肩膀。

“罪己!你中毒两日,想必体内之毒尚未彻底深入脏腑经脉之中,让我先替你解毒!”

风远道说着,右手食指和中指一并,化现一抹气刃。随即在自己左腕处划破一道口子,殷红的鲜血从伤口流出……

“罪己,快,喝了我的血,你体内的毒便能解除……”

慕容罪己被风远道的举动惊呆了,他完全不明白风远道为何要划破自己的手腕?

但风远道已经将手腕伸到他眼前,他虽然不解,但还是按风远道的话做了……

“风叔叔,你方才为什么要我喝你的血?”

过了大约一刻之后,风远道收回了手腕……

慕容罪己目光疑惑的看向风远道,一脸茫然。

“嘿嘿嘿嘿,傻小子,因为当年我吃了唐婆婆所赠的洗髓化毒丹,所以我的血能解你体内所中的七夜绝魂!”

风远道像个孩子一般笑了,然后自信满满的说。

以血解毒!

这种方法虽然听着十分不可思议,甚至让人觉得荒诞,但这种方法确实行之有效,江湖中不少人更是用血液炼毒和解药……

“多谢您,风叔叔!”

慕容罪己一脸感激,心中涌上一阵暖流。除了父亲,这是他第一次在一个陌生人身上感觉到一抹像极了父爱的温暖。

“傻小子,跟我还客气,你真是太像慕容弘义那家伙了!”

风远道微微一笑。

“风叔叔,你刚才说我幼时见过你,这是真的吗?”

慕容罪己一脸惊讶地看着风远道,其实他刚才便想问,但是风远道要先为他解毒,所以他便暂时压下了疑惑。

“傻小子,你看风叔叔像是会开玩笑的人吗?”

风远道一本正经的样子,拍拍慕容罪己的肩膀……

“风叔叔,为什么我一点儿记忆都没有啊!”

“傻小子,因为那时你不过刚出生数月而已,能记得我就怪了?”

慕容罪己听了风远道的话,一脸呆若木鸡的样子,风远道一会儿严肃一会儿又像个孩子一样,他都不知道风远道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好了罪己,虽然你喝了我的血。但体内的毒素太多,必须运功排除体外,让我先帮你祛毒疗伤吧!”

风远道看着一身惨不忍睹的伤口,眸子中满是心疼。

“好,那便有劳风叔叔了!”

慕容罪己随即屈腿盘坐于火堆旁的地上,放松身体平缓呼吸。

风远道双手运功,将自己的真气和内力缓缓注入慕容罪己后背,帮助慕容罪己恢复体力进行祛毒疗伤……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个时辰,已经到了子夜时分。

两人头上,都挂着豆大的汗珠,慕容罪己身体的毛孔之中也不断往出渗出乌黑粘稠的汗液,他体内的毒素渐渐被逼出体外……

“噗!”

片刻之后,慕容罪己口中突然喷出一口黑色的血液,此时,他整个人虽然依旧十分虚弱,但脸色渐渐恢复了一丝红润。

“好了,九成毒素已经逼出体外,接下来这几天就靠你自己运功调息恢复元气了……”

风远道呼出一口浊气,慢慢收敛了自己的内力和真气。把慕容罪己身上的伤口都包扎了一遍,然后轻轻的说。

“多谢风叔叔!”

慕容罪己脸色微微苍白,激动不已。

“唉!老了,不中用了!不中用了……”

风远道慢慢起身,望着石壁,自言自语,显得无比惆怅!

慕容罪己依然坐在原地调息恢复……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