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什么问题?”

刘远松脸色低沉,隐隐透露着一股杀意。

慕容罪己淡淡一笑,冷嘲热讽地说道“既然刘大人说那些劳工都是死囚,那我倒想问问,你这晴扬县到底有多少死囚犯?”

“这……”

“本官之事你凭什么过问?”

刘远松明显有些怒了,他狠狠瞪了一眼慕容罪己,目光阴冷。

虽然慕容罪己只是个少年,但他却不敢对他贸然动手,所以他在等张捕头,他让张捕头下去准备招待慕容罪己,便是为了完全。

“呵呵!”

“刘大人,我看你这晴扬县,除了你和府衙这些鹰犬之外,都是死囚犯吧!”

慕容罪己淡淡一笑,看向一脸阴沉的刘远松。

“你……”

“你敢在此诋毁朝廷命官,我看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听到慕容罪己的嘲讽话语,刘远松勃然大怒。

慕容罪己却是一脸风轻云淡,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现刘远松难看的脸色和浓浓的杀意。

他看着刘远松,淡淡一笑说道“刘大人息怒!在下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啦!”

“你……”

刘远松被气的一时无语,竟然不知该说什么好?

虽然他看得出来,慕容罪己分明就是在故意激怒他,但慕容罪己说的这些话却也都是事实。

没错,他让张捕头押送的那些人,以及矿场所有的劳工,都只是晴扬县的普通百姓,他们并不是什么死囚犯,而是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无辜百姓……

“刘大人,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你可以回答我吗?”

慕容奇怪地看了一眼刘远松,笑着说道。

“小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竟敢三番五次从本官口中套话!”

刘远松怒火中烧,强忍着自己的冲动。

他真想宰了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少年不简单,所以他才没有动手。

小不忍则乱大谋,等张捕头等人过来,他一定要把慕容罪己千刀万剐,一泄心头之恨!

“刘大人,我要问的这些问题,相信你一定会很感兴趣的!”

“怎么样,要听吗?”

慕容罪己依旧一脸谈笑自若的样子,丝毫不把刘远松的杀意放在眼里。

“喔?”

“什么问题,你不妨说来听听!”

刘远松心思深沉,再三思虑之下,决定先设法稳住慕容罪己,所以装作一副很好奇的样子……

“第一个问题,你既然不是朝廷所派的采金官员,为何要私自偷采黄金?难道你就不怕事情败露吗?”

慕容罪己看着刘远松,平淡地问道。

“你……”

“我怎么知道对吗?”

“呵呵,刘大人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

慕容罪己打断刘远松的惊讶,冷冷说道。

刘远松沉沉问道“什么话?”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刘大人,你做的那些事儿,真的以为能天衣无缝吗?”

慕容罪己冷嘲热讽地说道。

刘远松按下心中疑惑和惊讶,沉沉说道“小子,有时候知道的越多,活的就越短,这个道理你想必也不懂吧!”

“我当然知道了!”

“我觉得,真正不懂这个道理的人,应该是刘大人你吧?”

慕容罪己淡淡一笑,看了一眼刘远松说道。

“我不懂?”

“小子,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刘远松听到慕容罪己的话,感觉有些奇怪。于是不禁问道。

慕容罪己眸子中闪过一抹奇怪的光芒,不急不忙一字一句淡淡说道“如果按照你的说法,一个人知道的越多,只会活的越短,那你觉得是我知道的多,还是你知道的多呢?”

刘远松听到慕容罪己的话,一脸疑惑,沉沉咆哮道“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并不是装傻,而是真的没有听懂慕容罪己的话的意思。

慕容罪己淡淡一笑,看向刘远松反问道“刘大人,你真的不明白我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吗?”

说完,他没有再说话,而且淡笑着看着刘远松。

刘远松似乎有些不耐烦,愠怒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直说便好!”

“唉,看来刘大人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刘大人,你知道的恐怕远比我知道的多吧,你觉得如果有人想要杀人灭口,应该先杀你,还是先杀我呢?”

慕容罪己淡淡一笑,眸子中自有一股深沉。

“危言耸听!”

“强词夺理!”

刘远松听到慕容罪己的话,第一反应便是直接反驳道。

但他嘴上虽然如此说,但心里却是有些不安了。

他脸色明显低沉了许多,眉头紧锁,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慕容罪己只是简简单单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却让他开始感到不安。

“怎么?”

“刘大人是在想什么呢?”

“如果刘大人认为在下说的话没有道理,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慕容罪己露出一抹得意之色,淡淡说道。

他的目的便是让刘远松的心志动摇,看到刘远松的神色变化,他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刘远道脸色低沉,看向慕容罪己问道“小子,你刚才的话似乎是话中有话,你究竟想说什么?”

他现在更多的是疑惑,而不是怒气。

“刘大人,代行者对你说过什么,想必你比任何人都记得清楚吧!”

“你……”

“你究竟怎么知道代行者?”

“……”

慕容罪己话一出口,便让刘远松惊愕异常。同时,他开始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代行者方才对他所说的那些话……

慕容罪己淡淡一笑,慢慢说道“你不必问我怎么知道代行者的存在,也不必如此惊讶。你只需要记得,代行者对你说的话!待金矿采集完成,让所有知道此事的人闭嘴!你应该比我记得清楚吧?”

刘远松听到慕容罪己说出这句话,心中不禁一凛,一时说不出话来。

而他又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代行者大人对他说那句话的时候眼中莫名露出的杀机。

知道金矿信息最多的人,除了他再没有别人,如果真的像慕容罪己所说的那样,代行者会让他活着吗?

难道代行者真的只是在利用他吗?等他动手处理掉其他知情人之后,代行者会不会对他下手呢?

刘远松想到这些,心里不禁冒出一股冷汗。

而慕容罪己却没有说话,暗暗注意着刘远松的变化。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