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沉默了许久,刘远松终于沉不住气了,他看向慕容罪己沉沉问道“你究竟都知道些什么?”

慕容罪己问的问题都让他无比惊愕,他很想知道慕容罪己知道多少与他有关的秘密……

慕容罪己淡淡一笑,也看向刘远松,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需要刘大人你替我解惑啊!”

说完,他奇怪地看了一眼刘远松,似乎是在等刘远松的回应。

果然,刘远松被他之前那一番话所动摇,此时已经有些疑神疑鬼了。

他看向慕容罪己,沉沉问道“你为什么觉得代行者大人会杀我灭口?”

他虽然看似是在问慕容罪己,其实心里已经有了同样的预感,他只是想听听慕容罪己的看法而已。

慕容罪己淡淡一笑,说“代行者让你在金矿采集完成之后杀掉所有知道你偷采黄金之人灭口,是因为什么?”

刘远松思虑片刻,说道“因为他们都有可能会给代行者大人带来难以想象的麻烦!”

“那你呢?”

“你觉得自己会不会也被你口中的代行者大人如此想呢?”

慕容罪己淡淡一笑,一针见血地说道。

“我……”

刘远松也不知道代行者心里究竟想什么,但自从听了慕容罪己的那一番话之后,他便不由自主的开始不安,开始去揣测代行者的心思。

他这些年来鞠躬尽瘁地为代行者办事,但除了代行者,他谁也没有见过,所谓的太子殿下,也只是他从代行者口中得知的而已……

代行者会不会从一开始就是在欺骗自己为他们办事呢?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他怕自己终有一天,也会落得个如此下场……

“你如果回答我的问题,便是给自己多留了一条退路,该如何选择,我相信刘大人你是聪明人!”

慕容罪己见局面已经发生变化,于是看向刘远松,郑重地说道。

刘远松沉思许久,终于做出了决定。他看着慕容罪己说“我偷采黄金,只是受人指使而已!”

“喔?”

“我猜这个人,一定就是你口中的代行者吧!”

慕容罪己淡淡一笑,气定神闲的说道。

刘远松点点头“没错,这一切都是代行者大人的命令和计划!”

慕容罪己内心好奇不已,于是问道“你们究竟有什么计划?”

“我……”

“我也不知道!”

但刘远松却是摇摇头,看他的样子应该并没有说谎。

慕容罪己疑问道“你也不知道?”

刘远松说“当初是代行者大人找到我,说需要我帮他做一件事儿,然后他可以保证我这一辈子荣华富贵,功成名就!”

“什么事儿?难道就是偷采黄金之事!”慕容罪己疑惑地问道。

刘远松点点头说“没错,正是此事!”

慕容罪己又问“那代行者所说的荣华富贵和功成名就是什么?”

刘远松沉沉说道,代行者曾经答应我,等黄金采集完成之后,代行者会给他一万两黄金,而且他说他们正在谋划一件大事儿,事成之时一定会对他加官进爵……

人为财死,面对功名富贵的诱惑。刘远松哪里受得了巨大利益和加官进爵的诱惑?

“代行者所说的太子殿下,又究竟是何人,你可知道?”

慕容罪己又看向刘远松问道。

但刘远松却是摇摇头,说道“至今为止,我只见过代行者一个人,我所知道的所有的计划,也都是他告诉我的!”

“原来如此,刘大人,你难道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口中的代行者吗?”

慕容罪己脸色一凝,沉沉问道。

“我当然怀疑过!”

“但是,他拿出一样东西,让我无可置疑!”

刘远松回想着当初的事情,沉沉说道。

慕容罪己有些惊讶“喔?是什么东西?”

慕容罪己心中疑问又好奇,代行者究竟是拿出什么东西,竟然能让刘远松心甘情愿毫无怀疑地买他卖命这么多年呢?

刘远松沉沉道“是一块腰牌!”

“腰牌?”

“什么腰牌!”

慕容罪己看向刘远松,好奇地问道。

刘远松说“是锦衣卫的腰牌!”

“锦衣卫的腰牌?”

慕容罪己听到刘远松说的事情,脸色变得有些凝重。

难怪刘远松会因为一块令牌而无所质疑地为这个神秘的代行者偷采黄金,原来对方竟然是锦衣卫的人。

虽然慕容罪己此刻内心十分疑问,但他知道的太少了,根本没有任何头绪。

于是他又问“刘大人,难道你对代行者之事就只了解这么多吗?”

他感觉刘远松似乎并没有说出全部的事情。

刘远松没有说话,脸色低沉凝重,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慕容罪己正要说话,但这时刘远松却又突然开口了。

他说“我虽然不知道代行者究竟是什么身份,但我曾无意中看到,那块腰牌上面似乎有“司徒”两个字,至于其他的,我真的一无所知了!”

“司徒!”

“司徒!”

慕容罪己一脸凝重,据他了解,锦衣卫中似乎并没有姓“司徒”的人。慕容弘义做了这么多年锦衣卫指挥使,他对锦衣卫也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出于怀疑,他便又问道“刘大人,你确定你没有看错!”

刘远松沉沉说道“我敢肯定我绝对没有看错!”

他说的十分肯定,好像没有一点儿怀疑自己看错的意义。

“司徒……”

慕容罪己又想了许久,却始终想不起来锦衣卫中有姓司徒的人。

“难道此人根本就不是锦衣卫之人?难道刘远松一直被人利用……”

“嗯?司徒……难道是他?”

慕容罪己正在内心作着推测,却忽然想起一个人。

这个人他并没有见过,只是听人说过而已,他是听风远道说的。

他忽然想起风远道曾经说他父亲慕容弘义去塞外捉拿洛无情归案,正是接受了一个人的命令。而这个人的名字,叫司徒昌辉!

据风远道说,司徒昌辉当时说锦衣卫的都指挥同知。但后来慕容弘义坐了锦衣卫指挥使之后,司徒昌辉却离开锦衣卫,再也没有了踪迹……

“司徒昌辉!”

“难道代行者会是当年的司徒昌辉?”

慕容罪己心中暗衬,有些惊骇。说实话,他自己都有些不敢去相信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