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冬天冷咧咧嘴,道:“对于这件事的应对还是要慎重再三的。这里面隐有颇深的算计,我有听长辈提及,很复杂;包括了人间一统的气运之争……让我不要进去掺和。贸然出手,会有陨灭之危。”

“气运之争?陨灭之危?”

春晚风沉思起来。

远方,相隔在数十里之外的树顶的云逍遥,遥遥旁观彼端一幕的他,心下陡然一动。

这句话……貌似大有深意啊。

难道……是这个?

“夏冰川那家伙怎么还没来?”冬天冷不耐烦起来:“说好了一起来给大哥拜拜,然后保护伯父周全;这家伙怎么这么久还没到?要说远近,他可是最近的那个!”

春晚风和秋云山也骂起来。

树顶。

云逍遥的心底突然间升起一股久未有之的暖意,滋润几近干涸的心田。

原来如此。

我说这几个家伙怎么就一股脑的全都来到了这边呢。

“哎,春晚风,你修为咋样了?”冬天冷道:“什么地步了?”

“我?我已经至尊之上了!”春晚风哼了一声:“你呢?”

“我也是。”冬天冷道。

“我也是,但我是后期,也就比你俩稍快了些,不用羡慕我。”秋云山道。

“我们的修为差不多已经是此世顶峰了,想要离开天玄去上界的话,也就只差一步而已。”冬天冷叹口气:“可是老子在这段时间里懈怠了,干劲不足了……偶尔还会生出不想上去的操蛋想法……嗯,主要是不敢上去,爬上去,害怕再从一世顶峰掉成战五渣。”

秋云山苦笑一声:“我也是……想到咱们吃尽了苦头,才终于到了今时今日的地步,登临顶峰,俯瞰天下,若是当真上去了……只怕又要从地底做起,是个人就比咱们强,那感觉岂止是不爽,根本就是……恐怖。”

春晚风唉声叹气:“谁说不是呢……就凭着老大给咱们留下的那些资源,咱们早就可以跨越此世极峰,登临上界……说到底,还是就是一个怕字。”

三人都是一脸纠结。

“你真没出息!”

“你很没出息!”

“你们俩真没出息!”

互相看了一眼,突然间哈哈大笑,笑得肚子疼。

大哥说二哥三哥,二哥又说大哥三哥,三人之间互相说,互相说,竟然辉映成趣!

跟随这哥仨一道前来的三大家族四五十位护卫高手,也是每人一脸唏嘘,是的,飞升到上界,对于此世之人而言,无异神话,至少对于云扬飞升之前而言,就只是传说!

但在云扬飞升之后,还有计灵犀一道飞升之后,这个神话就不再只是传说了,尤其是对自己等人保护的这三位大少爷!

以冬天冷等三人今时今日的修为层次,实力战力,哪里还需要保镖护卫云云,此世哪里哪有什么人能够动得了他们,也就是他们哥们之间的互殴才能留下一点点的痕迹、

但是……有一点仍旧无可否认的:只要登临上界,九成九就是要再从头来过。

传闻中的上界哪哪都好;寿命也能得到大幅度的延长,武道之路更加宽阔绵长;但相对的……危险悉数却也一下子拔到了空前的高度。

事实上,除了那种极端狂热的武道狂人,其他的到了如冬天冷等人目前的境界层次,基本都会迟疑,真的要放弃现在登临顶峰,俯瞰天下的地位,去所谓的上界重新开始,从最底层开始吗?!

这个决定,任谁也是难以抉择的!

更别说冬天冷等人的绝大部分修为都是在短时间内囫囵吞枣的成就,纵然有许多战事磨砺洗礼,不存缺憾,但心境历练方面仍旧跟经历无数打磨,一点点攀升上来的修行中人有相当的差距!

我在此世,可以呼风唤雨,高高在上;当真去了上界,说不定没几天就会被一个不相识的人信手一巴掌给拍死。

我在此世,没人敢不尊敬,不仰视,但是,到了上面,只能抬头看人,或者连人家的看门家丁都比不过。

那还要不要上去?

起码这些护卫们自己扪心自问,若是自己到了这个地步,会不会上去?

只要这么一想,谁还会有勇气去鄙视三个公子的不求上进呢?

大笑声中……

突然,远方轰的一声爆响,遥遥传来。

所有人立即噤声,目光闪烁,看着远方。

“那是战斗的声响?”

冬天冷拔身而起,腾身去到半空,举目看去。

这时,远处又有一声长啸遥遥传来,声音传到这里,音量已经很微弱了,但却依旧能够听出来,声音中满是愤怒与无力。

“这是……是夏冰川的声音!”秋云山耳朵一动。

轰轰轰的战斗声响不绝的传来,身在半空的冬天冷登时一声长啸,身子亦在半空一展,呼的一下子飞了过去:“夏冰川,往这边跑!”

这一声断喝,声如炸雷,震耳欲聋。

几乎在同时,彼端再来一声长啸,却是带着难以言喻的欢喜之情,随即彼端战斗声响越来越是激烈,似乎是敌人也发现了这边的援兵将临,开始尽力攻击,希冀能够在援手到达之前,解决目标。

这边的三家五六十人在三公子的带领下,闪电般往那边飞去。

冬天冷三人在全速疾驰的同时,不禁一点惊疑泛上心头,自己等三人的修为水准跟夏冰川向来是半斤八两,处于同一水平线,并不会有太大的差距,都属此世顶峰强者,那么,又是什么人,什么势力在向夏冰川出手呢,而对方,竟当真拥有逼杀夏冰川的实力,却也是蔚为奇观,叹为观止!

接下来的战斗,半点的马虎不得啊!

漫天黄沙,遮蔽视野中,远远的两条身影,跌跌撞撞的冲将出来,当先一人,正是夏冰川;他脸色惨白,浑身浴血,一条胳膊耷拉着,另一条胳膊还在拖着一个已经昏迷过去的人,正在挣命一般地向着这边跑过来。

后方烟尘弥漫之中,一条凛然黑影急疾而出,便如同魔神降临世间,厉笑一声,诡异地在半空中急掠三十丈,蓦然来到了夏冰川上空位置,悍然一剑如同霹雳闪电的落下!

冬天冷冲在最前面,一声厉吼,手中剑脱手飞出,直如流星赶月,走势无匹。

那人自份必中的绝杀一剑戛然而止,因为他若是不收剑,或者可以灭杀夏冰川,却也绝难避开疾驰而来的脱手一剑,无奈何的一剑格挡,当的一声巨响,那黑衣人瞬退十丈,而冬天冷的剑亦因巨力冲击一闪而没,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随后而来的冬天冷轰然落下,一片黄沙被他顺势铲起,好似大海扬波一般地向着对面扬了过去;双手一伸,已经接住了夏冰川几乎没有了半点力量的身体,身子一旋,急疾倒射而出,落地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等人的包围圈里面。

“怎么样?”

“小夏怎么样?”

众人纷纷围了上来,查看夏冰川的状况。

只见夏冰川脸色死灰一般,两眼不断的泛白,浑身颤抖,浑身身上最少有十七八处地方鲜血横流,连俊俏的脸上也遍布横七竖八的伤痕,后脑勺还有一处伤口,似是被刀剑之类的利器削掉了一层头皮;整个人,已经不成人样!

看到冬天冷秋云山等人,夏冰川眼中露出一丝喜色,想要说什么,但才待开口说话之际,却已经是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他一直拖着的那人,众人认识,正是夏冰川的贴身护卫,现在也已经是一条命去掉了九成多,状况并不比夏冰川稍好。

“戒备!准备迎战!!”

“秋云山,你来给小夏疗伤!”

“春晚风,你后我前!”

冬天冷当机立断的一声大吼,众人随着他的声音动作。

眼见夏冰川状况惨淡如斯,越发可以判断出敌对势力绝非易于之辈,且刚才脱手一剑,可说已经是自己平生修为的极限发挥,不过将对方逼退,在在佐证了对方实力之强悍,竟是生平未遇的大敌。

这时,彼端漫天尘嚣之中,一条条黑衣蒙面身影不断地钻出来,左右两边,也有大批的黑衣蒙面人出现……

不过瞬息之间,就已经形成了合围之势。

对方非止实力强横,人头数竟也如此之多,世上那方势力,竟致如斯?!

在众人身后,山林间一声尖锐的呼啸,喝道:“把他们都堵住了么?”

对面黄沙中一个黑衣蒙面人的大笑:“一个不少,全数包圆了!”

随即便是一声大笑:“好!”

尖锐的呼啸声音旋即四面八方响起,无数的黑衣蒙面人源源不绝地从远方现身,向着这边包围过来。

人影憧憧,密密麻麻,每一个人都是黑衣蒙面。

冬天冷四面看去,心头不禁一震。

这么多的黑衣蒙面人,每一个都不是庸手,而总人数最少也有五千人之众,几乎就是一个小型军队的阵容!

这些人将自己这边的五十六……连同夏冰川两人在内五十八人团团包围!

俨如一个只有四五十丈方圆的大圈子,周围人挨着人,密不透风,水泄不通。

冬天冷长吸一口气,挺身站立,森然说道:“蒙面人?尽皆藏头露尾之辈,可敢报上名来?”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嘿嘿一笑,道:“不敢,面对四大家族的嫡传公子,我等哪里敢报名,哪里经受不起四大家族的报复啊哈哈哈……”

无数的黑衣蒙面人一起大笑:“早听说冬家大公子冬天冷脑子有问题,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们若是能报名,今天还用得着蒙面么?”

冬天冷扬天哈哈大笑:“一群井底之蛙,乌合之众,你以为你们不报名,就能活得了吗?”

纵使敌众我寡,虽然身陷重围,但冬天冷等人可是一点都不怕,反而有些跃跃欲试的意味。须知云扬登临上界之前,可是给四大公子留下了海量的资源,这四个家伙每个人的修为都已经跻身此世顶峰之列,除却之前参与的国战之外,平日里仅止于小打小闹,尚有机会遭遇真正意义上的大战。

三位公子此际都是一样的心思,兴奋的大吼一声:“上!一个不留!”

说罢便即身先士卒的冲了上去。

这架势,倒像是对手被自己围攻一般,充满了居高临下,有我无敌的气势。

冬天冷一边冲一边吼:“哈哈哈……终于轮到我了,当年老大以一敌万,纵横大陆,如今看咱们大杀四方,不让老大专美于前哇哈哈哈哈……”

但一干家族护卫却是面如苦瓜,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油然升起。

情形……貌似是非常不妙才是啊!

对方在这等偏僻地界重兵压境,显然是早有预谋,若是对方没有相当把握,怎么敢贸贸然地袭击夏冰川一行?

四大公子虽然修为暴增,但往昔纨绔性情依旧,外出仍旧惯性的带着大队人马,随从护卫一个不少,虽然以他们现如今的实力,早就不再需要护卫了,冬天冷等三人如是,夏冰川又岂会例外,不带上几十号人充场面就怪了,而刚才接应,除了夏冰川之外,可就仅余一个活口,还要两人都是半死不活,十成性命去了九成有多,那么,其他的护卫都到那里去了?

答案显而易见,全都已经遭了毒手呗。

然后另一个问题随之而来:夏冰川的修为可并不会不逊色于冬天冷几人;而夏冰川的护卫同样不会逊色于冬天冷等人的护卫……

既然对方有能理收拾夏冰川一行,会收拾自己等人不下吗!?

别的不说,就只说冬天冷刚才驰援一剑,端的是竭尽全力,却只是逼退了对方,未能令到对方承受更多,就已经很是说明问题了。

但现在多说无益,不管是要突围还是要歼灭,都需要战斗。

跟随在冬天冷等人身边的护卫,也尽都是曾经参与过当日国战的热血男儿,此际虽然警惕丛生,心底却又殊无恐惧之意,只是更多了三分谨慎。

随着对方一声号角乍响,四面八方同时发动攻势,陷入包围圈中的冬天冷等人,并没有扎堆防御,反而是强势反攻,冬天冷三人更是一马当先的冲了上来。

轰的一声,第一个接触,便即爆出了滔天血浪。

冬天冷三人并排进攻,源自当日国战之时的默契尽皆显露无遗,不过才一接触,对方的十几个黑衣人顿时被三人斩杀;然而冬天冷三人在接战瞬间,心底就是一沉。

对方实力之坚强,竟是大大的出乎预料。

刚才的这一波打击,三人几乎是出尽了全力,虽然看似战果不俗,一口气灭杀了对方十一人,但对方应招者实则共有四五十人之多,同时出手抵御,除却死掉的十一个人之外,而其他的不过是轻伤,犹有再战之力。

更重要的是,自己三人在强势出击之余,居然感受到了强烈的反震劲道,差点被反噬受伤。

这更加证明了,眼前敌人非但战力极强,更对己方了解莫甚,这才刻意布成阵势,专门对阵自己等人。

“三角阵!”

秋云山一声怒吼:“咱们三个,每人负责一个箭头。”

春晚风与冬天冷同声答应,战阵立即扭转。

三人筹谋对策虽然应变伶俐,却是慢了一步,若是他们一开始采用三角阵的打法,虽然未必杀死那十来个人,却一定要比现在要主动的多,后续可操纵的方式也更多,至少不会太被动。

在一字落错,后续应变尽皆迟滞,对方黑衣蒙面人们号令频传,一波一波的进攻连绵不绝;从四面八方展开攻势,无差别的攻击所有护卫,令到三人既定的三角阵战术无法在短时间内成形。

在对方有序,吾方应对维艰的片刻相持之间,惨叫声接连响起,黑衣人们有四五十人横尸在地,然而四大公子这边的家族护卫,也有四个人接连倒下死去了。

等到三角战阵成型,己方的五十六人就只剩下四十九个战力还算完整,犹有七八人受伤,战力大打折扣,就连秋云山,肩膀上也已经不知何时中了一剑,鲜血直流。

“这是……”

冬天冷心念一动:“来人是军队,是军人?!”

启战至今,一众黑衣蒙面人们始终不言不说,便如冰冷的机器一般,全程下来就只有迅速而有效的运转,号角声此起彼伏,而一面面黑旗进进退退,传递信息;一众黑衣人随着指令好似潮水涨落一般的轮番进攻,五千多人围攻四十多人,步调丝毫不乱,俨如层峦叠嶂,一浪高过一浪,俨然地每一个人都有出手,且每一个人的力量都没有形成浪费。

这样的攻击节奏,攻击模式,若非是训练有素的军旅中人,决计无法做到!

其他人也听到了冬天冷的这声叫声,但心中疑惑更甚:军旅中人能够做到令行禁止,群策群力,集众人之力围攻目标,这本不奇怪,大家都参与过当日的铁骨关之役,对于军旅作战方式也是熟稔于心的。

但是,天底下绝对没有如斯战力的军队,竟能够对修为实力如冬天冷三人形成压制的,别的不说,就算是当年纵横天下的黑骑铁骑,也绝对不具备这么多的高层武者战力!

更有甚至,通过这段时间的僵持,对方高端战力渐渐显露,其中好多人的战力竟然已经去到了至尊级数,较之冬天冷等人,不过稍逊而已!

这样的一支军队,纵观整个大陆,谁能组建得起来?

随着时间推移,战况越来越形惨烈。

冬天冷以一己之力挡住了对方的两名统领,睚眦欲裂,绿袍翻飞,出手狠辣,怒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对付我们?”

一个黑衣统领淡淡道:“现在合围之势已成,你们插翅难飞了,告诉你们倒也无妨,就让你冬大公子做个明白鬼。”

他嘿嘿冷笑,压低了声音:“这一次天玄崖行动,主旨自然是要干掉那云逍遥,万事俱备,只待其入局,你们四个纨绔小子冒出头来破坏计划?不杀你们杀谁?冬天冷,若是有来生,千万记得,要搞清楚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事情不能做!”

冬天冷怒吼一声:“放你妈的屁!就凭你也来教训老子?老子哪怕再重新活一次,今天还是要来!你们这帮杂碎想要谋害云伯父,老子坚决不答应!”

他破口大骂:“我知道你们的来历了,除了那个混账小子,别人也弄不出这么大的阵仗!忘恩负义!猪狗不如!你们的皇帝,比狗屎还不如的东西!趴在老子面前给磕头,老子都嫌他脏了老子的眼睛!”

“狗贼!”

“猪狗不如的畜生!也配当皇帝!”

三大公子纷纷破口大骂。

黑衣蒙面人纷纷大怒:“尽速干掉他们!”

一声令下,敌方攻势更形猛烈。

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你们这三个猪猡……谁让你们在这里缠战啊……”

却是夏冰川从昏迷之中醒来,悲愤的叫道:“赶紧突围去通知云伯父……在这里战斗死了也白死……”

冬天冷等人登时醒悟:“突围!”

“突围?忘了!”黑衣蒙面首领一声怪笑:“同归战法!血滴子战阵!”

敌方再开杀戮战阵,攻击力再上层楼,三大公子等压力再增,连招架维系都觉困难,哪里还突得了围。

一时间,所有黑衣蒙面人好似不要命一般的冲了上来,直接将自己的身体当作了武器。其中一小部分黑衣蒙面人,更是只要冲过来就是发动自爆攻势,接二连三的连环自曝下来,轰隆隆声音响成一片。

冬天冷此际正位于在三角战阵最前面的位置,鼓劲全力,往外突围,但面临这种最极端,最恐怖的自爆攻势,只是勉力抵挡了一小会儿就告支撑不住,浑身浴血,口鼻鲜血直流的摔了回去,成了重伤员,即便换成春晚风,也不过只支撑了几个呼吸,亦告不支,然后又是秋云山……

虽然冬天冷等三人修为深湛,气脉悠长,即便重伤在身,犹有一战之力,但形势却越来越见恶劣,己方受伤的,无力再战越来越多。

再过片刻,原本四十九人的阵容,就只剩下不到十五人还能战斗,其他人不是重伤无法动弹,便是已经死了。

冬天冷四人奄奄一息的坐倒在己方中央位置,兄弟四人相对看了一眼,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苦笑。

本想这一次出来威震天下,带得护卫不过阵仗,不想一出来就被这么多恐怖的对手围困在这里,眼看就要变成尸体……

“也好,咱们兄弟四人携手共走黄泉路,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秋云山呛咳着,吐着鲜血喃喃道:“呸,老子可是一点都不想死,什么美事……”

其他三人嘿嘿一笑,再不说话了。

眼看着自己的护卫一个个被砍倒,对方黑衣人越来越近,四人心中只有一个疑惑:对方……到底从哪里召集的这么多的好手?

以往,大陆上随随便便一个天玄高手就能镇守一方,现在这里的五千多人其中最弱的也有接近天玄级数的实力!

那几乎连成片蔚蓝色的光海,让四个人眼睛都花了。

这么多的高手,到底从哪里钻出来的?

就算那玉乾坤已经是此世霸主,但他君临天下才几天,怎么可能栽培出这么多这么强的战力阵容呢?!

就在冬天冷等四人满心绝望,死关照命之际,突然一声长啸骤然响动,那长啸声从远而近,极速到来,随即人群中就响起一片片的惨叫声。

却是一道人影,好似白驹过隙一般强势而来,俨如陨星坠地抢入了黑衣人群中,剑光如同天边飓风一般急剧蔓延,所过之处,人仰马翻,血光冲天。

来人正是云逍遥,放眼此世,大抵也唯有云逍遥,才能以一己之力强攻如此战力构建的战阵!

云逍遥长剑如风,脚下亦是一停不停,身子不断旋转,不断变换方位,绝不会在同一时间内面对超过三个以上的敌人。

这却是以身法速度优势,将需要面对敌人分割处理,令到自己始终处于绝对优势层面……

只是甫一露面的这一手,抛开实力不论单只只是战斗经验,就已经让四大公子叹为观止,自叹弗如!

“云伯父果然厉害!”

冬天冷呲着牙:“这下子有救了。”

话音未落,云逍遥已经带着飞洒的鲜血,卓然降落在了他们人群之中,长剑顺手而出,一道剑气光环豁然而出,登时在冬天冷众人所在地界上画出了一个大圈。

长剑瞬时归鞘,然而凛冽剑气却依然在地上凝而不散。

“进入这个圈子者,死!”云逍遥淡淡的说道。

随即就转头看向冬天冷等人,有些责怪的说道:“你们四个,怎么这么不小心!”

诚然,以冬天冷等四人今时今日的修为级数,若不是太过粗心大意,燥进妄动,就算对方人多势众强悍如斯,也不至于陷入这般濒死之境。

对面,黑衣蒙面人们一时间不知所措,一个个的面面相觑,那剑锋划过沙地的痕迹并没有多深,但却像是一道隔世天堑,阻断了进攻之路,凝然剑气,聚而不散,显见隐蕴有莫大威能。

云逍遥进来的一路上,横七竖八的全都是尸体,足足三丈宽的人胡同,仍旧留在彼端人群之中,地面上的尸体超过了两百人!

反观云逍遥身上,却是毫发无伤,显而易见,这是绝对的实力碾压!

换言之,云逍遥的实力,根本就不是这些黑衣人能够对付的,绝对的实力在前,纵然人头数再多,也不足论。

黑衣蒙面人首领一挥手,止住了部下的蠢蠢欲动,怪笑一声说道:“原来是云王爷亲自赶来了,在下失敬失敬,既然云王爷来了,今天行动就此作罢!撤!”

一挥手之间,无数的黑衣人便如是大海退潮一般,四面里地退了下去。

不过数十息的时间,非但黑衣人尽去,甚至连尸体和折断的兵器,断掉的肢体都收拾走了。

随着他们离开,地面上除了血迹之外,竟然是再无异状。

“呼……”

冬天冷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仰天倒在地上,呻吟道:“不用死啦……哈哈哈……啊!”

却是大笑声引动了身上的伤势,惨叫出声。

云逍遥叹口气,道:“困境还在,赶紧疗伤。”

他仗剑警惕四方;眼下看似暂时安全了,然而自己一个人守着这么多伤患;又岂是容易事情,万一敌人有偷袭,自己未必能够顾得万全。

他皱着眉头沉思着,与冬天冷等人一样的疑惑:小皇帝布下杀手不算意外,但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找出来了这么多的高手?

这件事,岂止奇怪,简直就是惊悚!

半晌之后,众人伤势稍稍恢复一些,勉强能动了;云逍遥催促着,抓紧时间转移,离开这里是正经。

这里四下里尽是空旷,视线一览无余,实在不是一个安心休养的好所在。

将尸体掩埋了起来,冬天冷等人都是满脸悲戚。

己方一行五十八个人,而今只剩下了十九人还活着,即便是侥幸活下来的也都人人重伤,这份伤亡比例,比之当年国战之役犹有过之。

“血海深仇,此生必报!”

冬天冷咬着牙发下毒誓。

云逍遥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只听冬天冷低沉的说道:“云伯父,我们知道您有您的坚持,你也注定不会对那小皇帝出手,但我们,需要了断这段因果。”

他并未转身,依然面朝着坟茔,咬牙切齿说道:“我们跟老大,跟秋老将军,跟您都有交情,但与玉乾坤没有交情,今日的三十九条人命血债,我是一定要讨回来的!”

夏冰川的声音响起:“是五十九条人命!”

他哀伤的说道:“还有我那边,死了二十人……”

秋云山脸色阴沉,用一块白布,静静地擦拭着自己的长剑;目光中全是怒发欲狂:“我出来之前,二叔刚刚回家,还叮嘱我,无论如何莫要对小皇帝出手……嘿嘿……如今,却也顾不得了!”

“等我伤好了,我就去京城。”

秋云山咬着牙道:“潜入皇宫,对我们而言不是什么难事,哪怕拼了一死,也要这忘恩负义的王八蛋付出代价!”

云逍遥沉默了一下,道;“事已至此,你们想做什么都由得你们……此事,我不管了。天玄崖之后,我将寄情山水,再不问此世是非……”

声音之中,全是心灰意冷。

“走吧。”

“走吧。”

众人留恋的再看了这一片坟墓一眼,纷纷跪倒磕头,然后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前行走。

走出十几里,坡上前面乃是一个树林,众人精神一振:“上坡,去树林里修养一阵。”

一路上坡,因为全是伤员,移动速度自然是慢得令人发指。

云逍遥全部神念,全都散溢到山坡之上;若是这个时候有追兵从山坡上居高临下冲下来,己方伤亡必然惨重。

所幸前面并无生息,并没有什么敌人埋伏。

走着走着,走在云逍遥身后的夏冰川突然脚下一软,噗的一声跌坐在地上,骂一声,“特么的!”

用手强撑着就要站起来,不想手臂一个发软,整个人好似西瓜一般的一路翻滚了下去。原本已经走到一半多的缓坡,竟然几乎滚到了底。

冬天冷等人齐声怒骂:“特么的!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

云逍遥大鸟一般从最前面飞掠下来,一手扶住了夏冰川,道:“没事吧?”

夏冰川浑身无力,苦笑:“麻烦云伯父……”

云逍遥点点头,伸手入他肋下,将夏冰川整个人抱了起来,然而就在这个瞬间,原本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夏冰川突然间目光一厉,手中蓦然出现了一把短剑,嗖的一下子正正插在了云逍遥的心窝,直至末柄!

云逍遥正附身想要抱起他,根本就没有怀疑过夏冰川,只感觉心口一凉,长剑已经无视了护体神功,透体而入。

一声大叫,抖手一掌,将夏冰川轰飞在半空,夏冰川哇哇吐血,但在半空中腰背一挺,整副身子平平飞出十丈,远远地落在山坡之下,居然稳稳地站住,却又哇哇的接连吐了几口血,脸色惨白一片,惨然道:“云伯父,得罪了!”

云逍遥身子挺直,短剑还在心口插着,脸色不变,只是淡淡道:“为什么?”

夏冰川摇摇头,挥手之间,手中的一道响箭直飞上天,砰地一声炸裂开来,火光四射,引人注目。

抖手打开响箭之余,夏冰川身子一闪,如飞一般的急疾后退,瞬间已经出去百丈。

山坡上,快要走上山坡的冬天冷等人惊见如斯变生肘腋的一幕,如遭雷击,怔怔回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夏冰川,一时间,心下唯有震惊,居然无人说话。

片刻,冬天冷一声惨叫:“云伯父!”

就要冲下来。

“别下来!”云逍遥深吸一口气,道:“抓紧时间上坡!”

现在处在这不上不下的位置,最是尴尬。

云逍遥一步步上坡,只凭着**力量支撑,却是连半点玄气也用不上了。

他转身,冬天冷等人才看到他心口的短剑柄,一时间睚眦欲裂,浑身发抖,两眼发黑!

“夏冰川!”

秋云山嘶声裂肺的大叫:“我草你祖宗!你这个王八蛋……为什么?!!!”

远方,夏冰川并不回答。

更远的地方,号称已经离去的黑衣人便如潮水一般在地平面上潮涌而出,向着这边包围过来,速度奇快,声势更甚之前。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