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阅读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换做平时,这路唐罗绝不会硬拦,可今日不行,因为灵界之门里头,有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

所以只能硬着头皮面对这位战绩彪炳的武技大宗师。

只见唐罗傲立如山岳般巍然不动,微微扬起的高傲头颅四十五度向天,用鼻孔俯视童无邪轻蔑道“让路当然可以,但这还有个规矩,还望无极宗师能够遵守。”

抬起右手划了划两面的山头,唐罗傲然道“无论谁进入灵界得到的宝贝,我都要分一半。但武技大宗师毕竟是前辈,无极府又是宗门,这样吧”

竖起三根手指,唐罗咧嘴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大气笑道“三成!无极府只需要给我三成就可以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大气?”

天欲其亡,必先令其狂。

或许是万族的让步已经让这位少年得志的天骄分不清南北。

或许是童无邪的克制退让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凶境产生了错觉。

亦或是在得到两件神器后,自持战力绝伦的他有了对话宗师的底气。

在唐罗如此嚣张的比出三根手指后,所有心生萧索将要离去的呈州强者都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们明白,真正的好戏开始了

与呈州这头幸灾乐祸的心情不同,王巡这方却是脸色大变,特别是曹子期,他真是想破了脑子都想不到。

这位龙西天骄说的“天塌下来高个扛”竟然是这么个意思,这下的天可真的要塌了。

看着童无邪突变的脸色,曹子期只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但朱无赦还在龙渊中,鬼王罗盘还卡在灵界之门里,就凭这两件事他也不能走。

眼下得要想办法救出无比愚蠢的盟友,这是曹子期心中的如电般划过的念头。

所以在唐罗口出狂言的第一时间,他便以闪现般的速度来到灵界之门前,朝童无邪连声道“误会,大宗师,这绝对是个误会,唐罗只是不想规矩被破坏,绝对没有针对大宗师和无极府的意思,收成数更是一句戏言。对!戏言,就是玩笑,啊哈哈哈哈,唐兄这人特别喜欢开玩笑!”

又一次,本公子扶大厦于将倾,挽狂澜于倾覆。

再一次为自己机智点赞的曹子期扭头,朝依旧高昂着头的唐罗狂使眼色“是吧唐兄,刚刚的只是笑话对吧,只是为了活跃下气氛,没错吧?”

只要不是瞎子,一定能看见本公子使得眼色的对吧!?

‘想不到龙谷鳞宗的二公子与唐罗竟也有交情?’

从绯红神甲看出曹子期来历的童无邪心中暗道,脸上笑笑。

年少轻狂不肯低头的岁月谁都有过。

以他的阅历和年岁,早就过了与少年动气的时候。

相反,他还特别“欣赏”唐罗刚刚的表现。

如此张狂不可一世的少年,即便天资绝伦傲世,最后取得的成就也有极限,且易生心魔。

这不管对世家和圣地来说,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毕竟,西贺的高级资源已经被宗派和圣地垄断,没有人希望再看到一个草根世家崛起圣王。

那意味着很多资源需要被重新洗牌,而既得利益者最讨厌的,就是不可预知的变化!

相比一个天资绝伦又谦逊的唐罗,童无邪更希望看到一个飞扬跋扈到不可一世的天骄。

并且希望这份飞扬跋扈,能够一直一直持续下去,就跟曾经那位觉醒天级血脉噬魂的大宗师一样。

所以即便曹子期的找补如此拙劣,童无邪也不愿追究,而是顺应着点头微笑道“原来天骄刚刚是在与本宗开玩笑,有趣,真是有趣。”

语气平静,神色淡然,毫无怒意的无极大宗师好像全盘接受了曹子期那漏洞百出的说辞,这让密切关注中心战场的武者们尤为愤怒。

“这位大宗师是不是年纪大了糊涂了,唐罗刚刚那种说法,哪里是开玩笑,分明就是没有把无极府放在眼里啊!”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龙西天骄本就是凶境中的绝顶战力,加上两件从云家得到的神器,童大宗师没有必胜的把握,自然借坡下驴。”

“不应该啊这可是无极大宗师啊,唐罗有神器,他也有啊,没道理会害怕啊”

“这些成名百年的强者,自然无比爱惜羽毛,哪里肯轻易动手。况且一会儿邪王宫的人还得来,他若是与唐罗放对被伤到了,一会儿邪王宫的高手该怎么对付?”

“原来如此只是没想到堂堂无极大宗师,也会这般瞻前顾后的嘛”

自以为看透世情的“智者”哪里都有,窃窃的私语哪里能瞒过童无邪的耳目,只是不屑于辩解罢了。

他人的猜测和意见,对这位来说从不重要,这百余年来,他唯一信奉的道,便是自行我道。

坦荡行走天地间的大宗师,只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他认可的仁义才是仁义,他认可的正确才是正确,除此之外,一切皆虚!

童无邪第二次想要越过唐罗步入灵界之门,这次连让路的话都不说了,而是想绕过拦路的壮汉,直接进入灵界之门。

这忍让克制的姿态,让留下看好戏的众人大失所望,纷纷扭头,只把童无邪当成宗师之耻。

这种迁怒与其说是愤恨,倒更像是不甘,因为他们明白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不管是唐罗还是童无邪都太强了,超出他们理解的强大。

正是因为无法匹敌,才会希望两强能够相争,最好闹个两败俱伤。

可眼下的情况是,有了曹子期的调停,童无邪的克制,他俩绝对打不起来。

即便唐罗的嚣张跋扈所有人都见识过了,但要说这家伙是个傻子,怕是没有人愿意相信的。

而只要不是傻子,就绝不会对一个已经表现出忍让克制的大宗师步步紧逼。

不,傻子也不会这样做,得要又疯又傻才可以。

心知没戏看的观众又准备离席,然后就听见了某个熟悉的声音。

那样的张狂,那样的愚蠢且不可一世。

“曹子期,你是不是脑子有病,裆下没鸟?”

抱着胸的唐罗揶揄道“堂堂御兽宗的弟子,对一个无极府的宗师低声下气,把御兽宗的脸都丢光了!活该你名声不显,莫说曹道臣,连那个曹长青都比不上!”

指了指自己的脸,唐罗认真道“你仔细看看老子这张脸,英俊中带着几分认真,像是喜欢开玩笑的模样么!?规矩,就是规矩,已经看在宗派面上让了两成了,再得寸进尺,可别怪本少爷不客气了昂!”

“疯子,疯子!”

被气得浑身发抖的曹子期指着唐罗,喝骂道“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混蛋!”

“嗯?”

唐罗眉毛一挑,不悦道“竟敢骂我,忘了当时在龙渊里头是怎样摇尾乞怜,怎样苦苦哀求才换得一条生路的么?看来你的记性很差,需要我帮你回忆回忆啊!”

打人不打脸,对于曹子期来说,龙渊里头的事情是他此生中最大的污点。

只是那时候他为了活命,自然会谗言相媚,但这并不代表出了龙渊,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能接受唐罗将这事翻出来,并在大庭广众宣扬。

对于体面的曹家公子来说,文不成武不就的他唯一能够招揽手下的东西,就是气度和名望。

但随着唐罗几句话的出口,还有周遭若有似无的嗤笑声,曹子期知道,今日之后,他在龙州的风评,彻底毁了。

就连王巡那头的已有三分归意的镇抚使,在听完唐罗的话后,吃惊中也带着几分鄙夷。

重荣誉,轻生死,试问天下武者哪个愿意投效一个贪生怕死的主公。

曹子期心中那引以为豪的权谋手段,因为唐罗的几句话而彻底成了泡影。

这种人生被彻底折毁的情形,让这位风度翩翩的曹家公子彻底失去了理智。

“毁我前程,混账受死!”

低呼绯红神甲真名,一对烈焰凤翼在背后展开,红了眼的曹子期御诀一凝,绯红神翼便化作两道火轮,朝唐罗当头斩下。

激活不灭战体,本就铜头铁臂的异能在完成灵质化后更显神威,面对神甲超越玄级灵技的一击。

唐罗不闪不避,直接伸出双手去抓,想要凭暴力硬拿凤羽,就像两根冲天而起的玄色图腾。

“咚、咚”两声,天龙虚影缠绕的右臂与玄蛇虚影缠绕的左臂与两道凤羽相撞,当头斩下的绯红羽刃被挡住。

竟然真的有人用肉身将神器的进攻拦下来了!

可还不等惊呼声起,异变再生,被架住的两道炎羽自巨人手刀部位断裂,断裂的炎羽化作两团爆裂炸碎了神兽虚影天赐神甲,灵力的激荡更弹开了双臂。

而被拦住的凤羽去势不减,断口处喷出凤炎,那烈焰瞬间融化巨人胸前的天赐神甲,却被八宝袈裟的天龙护体格挡,但神器因为没有得到主人注入的灵力支撑,所以护身天龙光芒黯淡得极快。

但这也为唐罗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巨人左臂一甩,鬼氤流云锁从一个刁钻的角度破孔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住了曹子期的腰身。

向前一拽,曹家公子就像是瞬移般消失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是巨人弓臂极限的拳路上。

肉身完美控制、阴阳同根的四重劲力加上不灭战体的力量增强,这拳的威力虽强,但还不足以轰碎神甲。

但唐罗有绝对的把握,这拳可以重伤神甲里的曹子期,并震散对方体内所有的灵力路径。

说得直白点,就是一拳打断曹子期所有行功运气的经络,到时即便神甲在身,他也毫无抵抗之力。

之所以下手这样重,表现得这样疯狂,当然不是他临时改变主意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曹子期打成残废然后惹怒龙谷的鳞宗。

而是他知道,有些人绝不会容许他的逞凶,这样这个剧本才能顺利地演下去。

拳出如龙,特别是以巨人右臂挥出的拳路,那种泰山压顶般的霸道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

面对这样一拳,曹子期识海一片空白,就连控制神甲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拳头越来越近。

“吾命休矣!”

悲鸣一声,曹子期满脸惨然,觉得自己毫无幸理,却突然发现轰击过来的拳头变做旋涡,更是调转了九十度的方向。

然后就是一连串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那是天地元气的烈性震荡,爆裂开来的元气变得无比凶猛。

唐罗不得不放开对曹子期的控制,将双臂都化作旋涡,用以抵挡这足以致死的攻击。

与以往所有灵技的形式都不相同,这位无极大宗师的攻击方式,根本不是以灵技模型组成固定的攻击序列或是融合形态意念,而是最本源,最粗暴的手段。

以精炼过的特殊灵力种子建成域场,并在域场中混乱元气的平衡,让它们产生最烈性的爆炸,在这域场中的灵力元气越多,这轰鸣爆破就越剧烈。

一开始只是堪堪超过一万灵伤,与低品玄级灵技威能仿佛的烈性反应,而只是过了一会儿,就已经达到了中品玄级灵技的程度,现在更有往高级攀升的趋势。

看到周围天地元气浓度越来越高,唐罗明白,要是不能破坏童无邪的域场,他就必然会在连续不断并且无比剧烈的元气反应下败北。

因为这种烈性反应太快太急,他吸收了,也只是把爆炸反应导入虚空之胃,根本无法如同灵技般再次导出反击。

重现出来的黑商绝学在这位无极大宗师面前,根本没有一点儿用武之地。

轰轰轰轰轰轰

又是一连串精准的爆轰,将巨人炸得连连退败,余波却将曹子期退出唐罗的攻击范围。

童无邪这才停了手,朝着死里逃生的曹子期打趣道“看来二公子好像并不太了解唐天骄。”

死里逃生的曹子期没有作声,只是怨毒地望了唐罗一眼,伸手朝灵界之门轻招,一道金光入手。

拿回鬼王金盘曹子期低着头,将外轮刻度轻转,挪移阵法瞬间覆盖,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原地。

不堪受辱的鳞宗二公子没有与任何人打招呼,便利用罗盘上刻绘的阵法,离开了点苍山。

童无邪失笑地摇了摇头,扭头朝唐罗道“唐天骄修为果然不凡,西贺能在本宗三轮“灵轰术”下毫发无伤的凶境屈指可数,这般年岁这般战力,实在难得。”

散去不灭战体,唐罗面色平淡地再次进入童无邪的界域,淡淡道“老人家大话不要说得太忙,刚刚只是没有适应,现在想想,什么“灵轰术”,不过是小孩把戏。”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